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原云南东风农场七分场上海知青  汪应平

 

  在农场新建的生产连队里见得最多的建筑就是茅草屋。不论是职工宿舍,还是伙房、猪圈、厕所,无一不是用茅草盖房的。盖房前,知青们在老职工带领下,男男女女都要上山砍竹子和树木来备料。连队周边的山峦经过几年的开垦,都是种植橡胶的梯田,盖房备料就必须到很远的深山老林里去。

  西双版纳的雨季往往是一连几天阴雨绵绵,菲菲淫雨将上山的路浸泡得十分泥泞。一不小心,人就会在下坡路上摔得仰面朝天,轻的被摔成浑身是泥,重的就会折了胳膊扭伤了腰。不少男女知青就是在那时落下了病根。不堪回首啊,在泥泞稀滑的山路上扛着碗口粗的竹子或树杆,一百五六十斤的重量压在一个个稚嫩的肩膀上,还要翻山越岭,涉水淌河,那是多么艰辛的劳动啊。不少人肩胛磨破了,手心脚底磨出了血泡,稍使力就一阵钻心的疼痛。有时经过灌木林区和沼泽地,一不留神又遭遇了麻蜂、红蚂蚁、毒蛇、蚂蝗的攻击。被蜇被咬后,有的浑身剌痛红肿,有的血流不止,山上山下,屋里屋外,到处是鬼哭狼嚎,这种惨不忍睹的凄惨嗞味,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的。

  受伤挂彩的可以暂时不上山,待伤势稍有好转,均要在连队里编织草排。编织草排就是将割来的茅草一束一束地扎在一根竹条上,这也不是省心省力的轻松活儿。据查,茅草为禾本科多年生常绿草本植物,广泛生长于热带及亚热带地区,单株叶长约 1.5 米 ,叶边呈锯齿状。就是这锯齿般的茅草叶,让不少男女知青吃尽了苦头。为了完成当天的定额指标,大家手脚不停地劳作着,任凭茅草叶在手指上、手臂上、脸庞上划出一条条的血痕。

  经过半个多月的砍伐备料,茅草房开工了。一根根留着枝丫的树杆被竖起在红泥地上,架房梁、钉房檐、上草排、夹竹片,不过三天的时间,一幢散发着茅草和竹子清香的房子盖好了。人群里顿时爆发出了充满成就感的欢呼声。

  按照原定的分房方案,知青们开始陆陆续续地乔迁新居了,有的女生立即叫来男朋友帮助“装修”新房。他们在竹片墙上糊了报纸,在墙角的地上支起了小锅,在小床后面挂上了布帘,在房檐下拉了凉晒衣服的绳子……,在苦涩的生活里,他们为营造一块简单温馨的小天地而忙碌。

  三十多年过去了,茅草屋已成了农场知青的记忆。不管是苦涩,还是甜蜜,毕竟它曾经为我们遮风挡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zjieguo@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