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原云南东风农场七分场上海知青  汪应平

 

  相距东风农场七分场场部不到半里地处,有一个聚集着几百人的傣族寨子“曼蚌”,寨子边有一条宽约 30 米的河流淌而过。在劳累了一天后,知青们很喜欢走到河边去散步,并将这条河称之谓大沙河。

  大沙河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每年雨季,浑浊的河水携带着上游的泥沙奔腾而下,在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沙金闪烁。而在旱季,河水缓流逐渐变得清澈见底,高拔的椰子树倒映在河面上,鱼儿在卵石的间隙中穿梭,悠然自得,犹如傣族人的那种平淡生活和心态。

  有一天晚上,场部放映露天电影《广阔的地平线》,这是文化大革命时期难得一见的一部外国影片。消息很快传到了“曼蚌”寨子,夜幕还未降临,清秀的傣族姑娘带着毯子和凳子,小伙子们拿着手电筒推着自行车尾随而来了。

  各连队也提早收工了,知青们从各个方向有的结伴而行,有的成双成对地涌进了场部。在那个文娱活动极其枯燥乏味的年代,一部外国影片所产生的吸引力是多么令人亢奋。

  天色暗下来了。随着放映机的转动,阿尔巴尼亚故事片的情节也随之引人入胜,银幕上出现了一对青年男女接吻的画面。观众群里立即有人开始躁动了,有人“啪”的点燃了嘴角上衔着的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缓慢地吐了出来,那样儿真有点欲飘欲仙的感觉。后排的人堆里传出了一阵叽叽喳喳声音,突然一个傣族姑娘捂住脸叫道“害羞,害羞死了”,尽管声音很轻,但我估计全场有不少人都听到了。于是,知青们开怀大笑了,有人甚至笑得有点太过放肆了。

  这种欢乐的情绪一直延续到电影放映结束。傣族姑娘三五成群地朝大沙河边走去,傣族小伙子则骑着自行车,不停地用手电照着漂亮姑娘的脸。据说,这是傣族人找对象的风俗。只要姑娘用手电回照小伙子的脸,那么小伙子即可带领姑娘沿着大沙河另觅幽会处了。

  我真正走近大沙河,是一次有趣的“炸鱼”经历。

  为了改善伙食,同寝室的重庆知青小 Z 约我在周末一起去大沙河炸鱼。我俩找了几个大口罐头瓶,又找来了少量的炸药、雷管和导火索,然后往罐头瓶里填塞炸药,塞入雷管和导火索,一个个“手雷”秘密制造完成了。

  那天下午,我俩来到大沙河边选择“水下爆破”点。经验丰富的小 Z 告诉我,投掷点必须选择河流的弯道深水处,最好河边有大树遮荫,一般在大热天里鱼儿喜好在河水较深的弯道,从这些地方下手就有机会捕捉到大鱼。一切搞定了,我俩分别朝大沙河的一个弯道里扔下了几颗“手雷”。一瞬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河道里顿时溅起了几个十多米高的水柱,满天的水珠、碎石腾空而起,大大小小的鱼儿昏昏沉沉地一片浮现在河面上,那个“战斗”场面真是蔚为壮观。

  可是,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一群三四十个老少皆有的傣族女人,突然赤裸着身子从河的上游对着我们直奔而来。她们嘴巴不停地叫嚷着,手上挥动着塑料水盆和水桶。
… …

  太突然了。面对如此的“裸遇”,我目瞪口呆,紧接着就是惶恐不安,脑子一片空白,真不知会有怎样的后果在等待。

  然而,事情又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一群傣族女人在河面上迅速地打捞起“死鱼”,然后交到一个老年女人的水桶里,她们一丝不挂,来回跑动,全然不顾河边那二个战战兢兢、瞠目结舌的知青小伙子。

  重庆知青小 Z 不愧为镇静自若,经验丰富,他悄悄地对我说:快走!我俩立马抱头鼠窜了。事后我才搞清楚,傣族女人有一个在太阳落山前下河洗澡的习俗,那天我俩只顾着选择有利地形,而忽略了傣家人千年来的民风民俗。况且,“曼蚌”的傣家人自古以来一直把流经寨子前的大沙河,看作是他们不可侵犯的领土,河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鱼都是集体财产,我们到那里炸鱼,无疑是侵犯了傣族人的利益。于是,她们奋不顾“身”地保卫寨子的共同利益也就义不容辞了。

  一场劳而无获的“战斗”结束了。我们教会了傣家人在大沙河里怎样捕鱼,除了可以垂钓,可以拉网,还可以“爆炸”。当然,这种捕捉手段似乎太残酷,有一点灭绝人性,现在我们一想起来就很后悔。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有时真的非常想念大沙河,但愿它早已恢复了昔日的和谐与宁静。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zjieguo@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