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 原云南东风农场上海知青  余杰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一)
                
   
               1970年4月24日

  1970年4月24日,这是我人生道路上难忘的一天。这一天,不到18岁的我第一次离开了我的父母,我的家乡,到云南建设兵团去上山下乡。

    因为是第一次,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

    从上海到云南,路上走了十天。这十天是我人生道路上难忘的十天。我看见了田野,看见了村庄,看见了大山,看见了大江,看见了我的祖国。在那个年代,现实与梦想在冲撞,我的信念在怀疑和动摇。哦,我的祖国,我那多难的祖国!在我走上人生道路的时候,就是这样在告诉我,这就是我的祖国。

    今天,打开封存的记忆,(对那时的日记作了一些文字上的修改)回首那段往事,我真诚的祝愿我的祖国昌盛、繁荣!
                                       
                         记于2007年11月22日

  
  毛主席教导我们:“知青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毛主席教导我们:“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汽笛一声长鸣,列车从上海的火车站出发了。

    我不愿再向窗口探望。父亲和母亲早已哭成了泪人。弟弟一直拉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叔叔和舅舅、一大帮亲朋好友、同学都来送行。挥挥手道别了。这个场景永生难忘。

    不是说是去干革命吗?还是建设兵团,是解放军,我们哭啥?!

    再见了,上海。

    再见了,我的故乡。

    何年何月我才能回到你的怀抱!  

  1970年4月24日,我就是拿着这张乘车证上了 去云南的列车。

   
   (一起去云南的知青,今天已经相聚了好几 次。说起那一天的情景,还有许多人会掉泪。当 年,我们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走出了人生的第一 步。上山下乡的功过是非一直是我们知青的议论 焦点。真是不堪回首的往事。至今,我们还有不 少知青的朋友生活在贫困线上。我们这一代人, 该读书时,遭遇了“文革”;该长身体时,遇上 了“自然灾害”,该工作时,碰上了“上山下乡
 ”,该成家立业时,赶上了“下岗待业”。真是 多灾多难的一代啊!----记于2007年11月22日)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二)


              1970年4月25日


  我们离开上海的日子是值得纪念的。

  从昨天晚上的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中,我们得知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了。广播中不断传来“东方红”的乐曲声。我们在火车上不断的听着广播,为我们伟大的祖国感到自豪。

  在这个“东方红”的乐曲声中,车厢里不断的传来不和谐的声音,我们的一些知青伙伴还在不停的哭泣。毕竟是离开家的第一天嘛。

  我的几个好友在一起议论,中心的话题是干嘛要我们上山下乡?当然,这种议论只是局限于我们的小范围。谁都知道,传出去的话,是要挨批判的。


 
  “东方红”的乐谈话曲还在响着,而车厢
里却是很沉静。

  (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了,这是我们民族的骄傲。特别是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意义就更加特别。卫星是上天了,可我们多难的祖国还深陷在“文化大革命”的漩涡中,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于是,我们这些出生于五十年代的孩子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上山下乡。是毛泽东的无奈之举,还是“文革”的必然结果,
  到今天还是众说纷云。卫星是上天了,刘少奇下去了,成千上万的知青下乡了,后人会对此作出公正的评价。少奇同志有一句名言:“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于2007年11月24日记)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三)


1970年4月26日

  护送我们的老师找我谈话----

  注意,不要随便议论上山下乡。

  我很惊讶,谁透露了我们的议论?

  老师说,你真的不懂事。不要去问谁告诉我的。唉,孩子,路还很长呢,要小心。可能你们现在还不懂,等你们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老师说,许多事要心里多想想,但不要轻易说出来。我在前两年挨过批斗。要说敢讲,你们还差的远了。在学校里,你们是革命的动力,现在,你们是去接受再教育。不同啊。

  老师说,我何尝不想在教室里传授知识。这辈子没想到会干起护送学生送到农村的事。唉!我看你啊,到了那里还是要好好学一点东西,不要荒废了自己。

  老师说,我相信你,我的话供你参考。你也不会告诉别人。我是为你们好,为你们担忧。也不怕了,大不了就是挨斗。不会吧!

  我一直低着头,默默的听着这位素不相识的老师的话。我的心在颤抖! 

   (这位护送我们去云南的老师,在那个年代讲的话,我至今还深深的记在脑海中。那个时候有这样的想法的人不多,但能用来教育一位素不相识的学生实在是不易。我一直没有问他是那个学校的。在我人生道路刚刚起步的时候,能遇到这样一位老师,真的是受益匪浅。----2007年11月26日记)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四)

              1970年4月27日
    
  列车停靠在贵阳车站。

    我们纷纷下车,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忽然,一群衣着破烂的孩子向我们蜂拥而来。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她左手牵着一个头发很长、满脸污垢的小男孩,身上还背着一个小男孩。女孩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那张脸好像有许多天没有洗过。她的右手向我伸来,乞讨的目光注视着我。

   我们一下子惊呆了。
    从小,我们就知道“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动人民”受苦受难;“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可眼前的情景一下子在无情的撕碎我们的思想。
    这就是我的祖国?这就是我们的人民?这就是我们的革命?
    我们连忙跑上车厢,把从上海带来的饼干、水果糖取出来。跑下车去给这些孩子们。
    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把我们给的零食吃掉的时候,我们许多同学都哭了。
    列车启动了。望着车窗外的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车厢里一片寂静。
    哦,我的祖国,我们的孩子。

  这难道就是我们的祖国?
    第一次远离家门,第一次看见的世界就是如此令人震惊。
    老师来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书本上是没有的!
  
   (当年在贵阳车站的那一幕,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是我人生的第一课。它使我开始认识了社会,认识了我们的祖国。现实的一切在教育我们,落后与贫苦是我们社会主义吗。不是!我们是怀揣着理想到农村去的,而理想的实现又是多么的艰难。那时,真不知道自己的思想是如何转过弯来的。年青,还是有点稀里糊涂的。现在想想,我们要实现理想还有许多事要做。我们不少的知青朋友生活还很艰难。这里选用的照片,是现在个别农村地区的一个缩影。总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2007年11月26日记)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五)



             1970年4月28日
   
  在昆明,我们成了“革命的对象。”

  事情的起因是我们几位同学上街买香烟,与营业员吵了起来,最后发展到打了起来。一位知青把水果刀捅向一位路人。

    马上,大批佩戴“工人造反队”袖章、头戴藤帽、手持铁棍的工人们把我们的临时宿营地包围起来。为首的对着我们的老师说,把凶手交出来。

    谁是凶手?
  我们被团团包围在学校的操场中。好几个同学被铁棍打了几下。女生们吓得哭了起来。就在僵持时,带队的老师来了。我们好像看见了救星。
  老师说,上山下乡是毛主席的指示,破坏上山下乡就是破坏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老师说,我是带队的,有啥事请对我讲。
    老师说,都是爹妈生的,何必这样兴师动众。就是几个孩子的事,怪我没有教育好
    老师说,行了吧,解散吧。
    工人们散了。
    老师笑了笑对我们说,你们啊,还不懂事。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一个个成了孬种。真不争气。
    那天,我们的带队老师就好像我们的“守护神”,就像父母一般在呵护我们。可我们要走向广阔天地了,这样行吗?

    (从“革命动力”到“革命对象”,我们知青在“文革”岁月里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接受再教育”的本身就是这个角色转换的过程。这多少带有些讽刺的意味。轰轰烈烈的一场大革命的“主力”,结果是这样的“流放”。“文革”真是一场闹剧。回过头去看当年的历史,我们确实要感谢邓小平同志。是他,改变了历史。----2007年11月28日记)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六)




              1970年4月29日

  今天云南省的有关部门召开大会,欢迎我们上海知青。我们这一批知青中,我和闸北区六十中学的一位女生余静是知青的代表。我作为知青的代表在大会上发言。一番豪言壮语以后,我和领导们一起合影留念。



  
  明天就要启程到西双版纳了。据说要走四、五天的路程。真没想到路会这么远。云南省的领导说,现在我们的国家在海南有一个橡胶基地,西双版纳是建设中的第二个橡胶基地。我们感到很光荣。为了祖国第二个橡胶基地的建成,我们充满了信心。

  
  

  (那时,我们是一腔热血!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才是改天换地的一代。“文革”中被煽起的狂热的激情,对于毛泽东思想的狂热的崇拜,真的有点目空一切的精神状态。好在上山下乡的实践使我们渐渐的清醒起来。从到军垦后的第二年发生的林彪事件开始,理性逐渐代替了狂热。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我们就是这样成长起来了。------2007年11月28日



(未完待续)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七)




              1970年4月30日


  一路的颠簸,到了玉溪。
  我的父亲原来是在上海华美烟厂工作的。听他讲起过,解放后华美烟厂有一部分人支内到云南玉溪。今天我到了玉溪,真远啊。



 在接待站的大通铺里,许多人在打扑克。我闲的无聊,就把带来的契可夫的小说拿出来看了起来。当我看得很入神的时候,忽然有人把我的书抽走了。我抬头一看,是带队的老师。他叫我出去一趟。

  在一棵大树下,老师又骂我了:“你就是不懂事。这书能这样看吗。那里来的?”
“家里带来的。”

  “封、资、修的书都要批判的。你懂不懂?”
  “我是带着批判的眼光看的。”

  “批判的眼光?就你这点文化还批判的眼光。”老师说:“好了,快收好。就是喜欢看,不要在这样的场合下看。少给自己找麻烦。”
我点点头,接过书。

  老师说:“多读点书不错的。可是,现在不行。到了兵团以后,小心点。我看你爱看书,在火车上就想说你了。注意一点。”
  我很感激老师!

 (多少年过去了,老师的话我一直记载心里。好在到了西双版纳以后,我在工作之余的唯一爱好就是看书。我们那时在农场,知青们经常互相借书看,也没有发生“意外”。可惜的是没有好书看。“文革”把人类的一切先进的文明都扫地出门了。这真是我们国家的最大的悲哀。真有点愚弄老百姓的味道。我一直认为,毛泽东晚年错误对我们的祖国造成的危害是无法弥补的。后人自由评说。-----2007年11月29日)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八)



              1970年5月1日


      (到处是“一片红”,可还有许多人没饭吃!)
   
   路过墨江是中午。我们停车吃饭。我再一次还看见了这样的一幕:当我们手捧起饭碗的时候,我们都周围是一大群的孩子。他们衣着破烂,一脸的乞讨的目光。伸出的小手上沾满了泥巴。我们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一个个把自己碗里的饭扒出一些给他们。也许是一路上看得多了,心里反而平静了。就是我们接待站的几个工作人员一个劲的驱赶这些孩子。我们几位同学看不下去了,和他们吵了起来,还差一点打了起来。

    唉,我的祖国啊!

    这真是一个难忘的五一节。

    (多少年以后,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女儿,她竟然说我是在瞎讲。我们的下一代确实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可这是事实啊。就说现在,我们的国家还是有这样的情景,当然这已经是少数地区的事。每年我们还要捐助贫困地区,向贫困的家庭伸出帮困之手。我们的知青中也有不少的人,生活很贫困。为了这些,我们还要好好干啊,为了使我们的国家尽快富裕起来。-----2007年12月1日)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九)



              1970年5月2日

    我们到了思茅(今天已经改名为普洱市)。

    老师来找我,说是有三位知青找不到了。听同车的知青说,在墨江的时候就没有上车。这下急坏了带队的老师们。于是我们立即赶往邮局打电话。电话是那种摇把式的,这可是我在电影里看见的抗战时期的电话。一句“鬼子进村了”,就可以勾起我们对那种摇把式电话的回忆。唉,真的是落后。

    联系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得知这三位知青已经搭乘路过的卡车往思茅赶来。

    于是带队的老师们决定,留下我和老师等他们,大部队继续向西双版纳前进。

    一直到晚上十点,这三位老兄才赶到思茅。老师也没有过多责备。安排好住宿后,老师又去联系明天的车辆。

    一路从昆明下来,我感到所谓的县城,就是一条街。一家商店,一家邮局,一家小饭馆。在对于我们从上海来的知青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加上今天看见的摇把式电话,我真的感到,这就是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繁荣富强”、“地大物博”的祖国?这难道是可以“支援世界革命”了?苍天啊!

    (这部摇把式的电话机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那时,我们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从小又是在毛泽东思想的灌输下成长起来的。而在这里所见所闻的反差太大了。饥饿、荒凉、原始、愚昧、落后充斥着我们的眼眶。使我们不得不对自己的信念发生怀疑。已经这样落后了,干嘛还要瞎折腾呢?现在看来,我们的国家在那个时候没有民主,谈不上和谐。好在有了十一届三中全会,有了邓小平! -----2007年12月3日记)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十)



              1970年5月3日

   

   我们的大部队已经到二团去了。我和三位知青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师部住下。

    美丽的西双版纳,这里是周总理当年过泼水节的地方。来到县城的大街上,看到了亚热带的风光,高大的油棕树格外醒目。大街上竟然有水牛在慢慢悠地行走,这是在大城市里看不到的。第一次看见了傣族、爱尼族等少数民族模样,很好奇。路上很少见到车辆,有时有一辆大卡车经过,路上就扬起一片灰尘。好像手扶拖拉机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

    师部的人告诉我们,二团在大勐龙,离这里还要有70多公里。明天就要到目的地了。

   
    (今天,我从许多渠道看见了西双版纳,这与我们在1970年看见的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是我们的祖国一块不可多得的宝地。衷心祝愿我的第二故乡发展的更好更快。------2007年12月4日记)

上山下乡旅途见闻录(十一)



              1970年5月4日

    今天到了二团团部,就是大勐龙。

    老师把我们交给团部的一个参谋。他对我说,他要向领导上去汇报工作,过几天再到连队来看我们。说完就匆匆走了。

    我被安排到五营六连。可我的同学大部分是在三连。我对那位参谋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一口答应了。

    傍晚,我到了五营三连。

    终于到了。

    新的生活开始了。

  (完)
   
    (从1970年4月24日离开上海,一直到1979年2月14日回到上海,我把青春交给了我的版纳。哦,那块至今使我无法忘怀的土地。真想再来看看你,我的版纳!岁月如歌,岁月留痕。知青,作为那个特殊年代的历史产物,将会永远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宝贵的精神财富。流过汗、流过血,还有那些长眠在那块土地上的知青战友,我思念你们。----2007年12月5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