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原云南东风农场上海知青吴鹤翔  日期:2008-02-11

  在西双版纳当了九年知青,在那里过了九次春节,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九六九年过的第一个春节。

  我们到西双版纳农场安家不久,已临近春节。开始大家还怀有青年人特有的那种憧憬和理想,因此并不那么想家,感觉上就像是一次时间稍长的下乡劳动。再说,无论是西双版纳的自然景色,当地傣家的民族风情,还是对原始森林充满的神秘感,以及知青们集体开荒的新鲜感和热闹劲儿,都还充实着我们的精神世界。在山上劳动时,大家还会愉快地交流各家春节前的迎新准备,诸如水磨糯米粉,做蛋饺,以及畅谈各家的特色菜肴,来一顿丰盛的“精神聚餐”。

  一天收工回宿舍,队里大多知青都收到了第一封家信,大家顾不得一身尘土,丢下手中的劳动工具,迫不及待地拆看起来。开始,整个连队悄然无声,瞬间,不知哪个女生首先一声号啕,顿时引发了整幢女生宿舍的一片哭喊声,不少还喊妈叫娘的。也难怪,大多是才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只身远离父母,不容易啊。男同胞们虽说没加入哭喊的队伍,但也被哭声搅得心里怪难受的。妹妹在写给我的信中说:“快过春节了,家里第一次缺了你,感到心里很难受……”。妹妹是个不善用文字表达的,这么实实在在的几句话,看得我鼻子酸酸的。那天晚上,往日的说笑声没了,各人都在一遍遍地重温着家信,或在写回信,想赶在春节前寄到父母手中。于是,当再说起春节时,大家的脸色凝重,不再洋溢出喜悦和期待了。西双版纳的美丽风光在大家的眼中也成了“远看青山绿水,近看牛屎成堆”,心情不爽,风景也走了形。

  年三十那天,连队宣布晚上聚餐过年。我们凤光八队(后来改为八分场一队)是个新建连队,可谓一无所有。分场部专门给调来了一头猪和一些豆腐、花生。白天,伙房里忙忙碌碌,大家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特别是听到杀猪时传出的嚎叫声,真是觉得比世上任何音乐都美妙,快两个月没沾一点荤腥了,谁能不对年夜饭抱有美好的期待呢。
 
  终于等到了晚上的年夜饭。按连队聚餐的要求,八人一桌,自由结合。说“一桌”,其实哪有什么桌子,就是八个人用脸盆、大搪瓷碗盛了菜,往地上一放,八人围蹲一圈,就算“一桌”了。我和同屋的老牛、温东,加上邻屋的“小滑头”等凑满八人,拿着用肥皂擦洗过的脸盆,拿着用肥皂擦洗过的脸盆,兴冲冲地到伙房排队领取年夜饭。伙房门口早就等着一帮知青,大家手里拿的都是洗脸盆和搪瓷碗,没过一会儿,不知谁用筷子敲打起手中的脸盆,于是不论手中拿的是筷还是汤勺,都不约而同、有节奏地敲响了手中的碗盆,有的干脆用手拍打起来,而且节奏越来越快,既表达着知青们内心的喜悦之情,也表达着大家对伙房的催促之意。菜还没出锅,伙房外已是一片热气腾腾的节日气象。终于开始分菜了,记得共有四个菜:用干辣椒爆炒的回锅肉(没有酱油和香葱)、猪杂煮豆腐、炒花生,还有一个云南特色菜:炒木瓜片。四个人端着四盆菜,喜气洋洋地走在前,另四人紧跟在后,两手甩得象仪仗队似的。“宴席”摆定后,“小滑头”又去伙房领回一茶缸自制的苞谷酒。其实,除了“小滑头”有点酒量外,其他人都不会喝酒,这天却都放胆喝了起来。年夜饭开吃,大家也不讲那么多的客套和礼仪,八双筷子便齐刷刷地伸往大家的首选目标——回锅肉,不一会儿,那盆回锅肉已见盆底。几块肉下肚,酒量上来了;几口酒下肚,说话上劲了。老牛平时就话多,此时越说越动情,意思是大家离家在外,应是兄弟一场,劳动很累,生活很苦,更要互相多多照应。边喝边说,渐渐地眼也红了,搞不清是酒精所致,还是伤心所致。其他人也都互相称兄道弟地祝愿,一片从没有过的亲近和温馨。

  过了会儿,老牛开始跟大家赌起自己的酒量,反复说自己没醉,还用数数和背乘法口诀来证明。忙于声明自己没醉的,常常是醉酒的先兆。果然,不久他便悄悄回屋上床了,还断断续续地吐了好几回,每吐一次,都赌咒似地连声发着狠话:“今后再不喝酒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当时大家都处于似醉似醒状态,每逢佳节倍思亲,各人胸中都堵着想家的心结,只是谁都不愿挑起这个话题而已。大家围拢来安慰老牛,知青吴华和“小滑头”忙着帮老牛清理呕吐物。温东是个常有浪漫思绪的人,这时点燃了赶集时买来的松枝,向大家招呼:让我们点起松枝,一起来跳舞吧。大家嘴上热情附和着,腿脚却没舞动起来。吴华拿出口琴,用颤音吹起了平时拿手的“洪湖水浪打浪”,但怎么听,都觉得比往日吹奏时多了一份凄切之感。然而不管怎么说,因为有了松枝燃起的火光,有了舒缓的琴声,大家还是感受到了知青团队中特有的暖意。老牛讲的“互相照应”,此时在精神层面还真有点立竿见影了。

  这是我和知青朋友在西双版纳度过的第一个春节。以后,随着物质条件的逐渐好转,每年春节,知青们都会聚在一起过年,大家一起筹办年夜饭,各献佳肴,以同享共乐;互诉衷肠,作心灵交流,每次的氛围都被营造得暖暖的。

  我想,正是因为有那段曾经一起度过的艰苦岁月,知青们不仅增强了对艰难困苦的承受能力,学会了苦中作乐,更懂得了珍惜:珍惜知青们在那段生活中结下的手足情。难怪现在人们都说,知青是聚会最多的一个人群,他们总能找出各种理由组织起一次次的聚会,深情的回忆,真诚的交流,永远温暖着曾经创伤的心。大家都真正懂得:人间真情是伴随人生最宝贵的财富呵。



                            
              右起吴鹤翔、张剑、温东
            池塘边: 右起老牛、温东、吴鹤翔
                 小滑头
                  老牛
                 小滑头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