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原云南东风农场六分场一队
重庆知青 江明仿   上传日期:2008-04-05

  在南疆的红土地下,长眠着我的战友。那是一起不该发生的触电事故,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

  假如我们出工准时一点;

  假如架线班的晚走一步;

  假如指导员把信带到,王华通就不会这样枉死!

  一九七五年深秋,我正在二团七营参加团里组织的兽医学习班。就在学习行将结束时的那天傍晚,突然,我听到一则令我震惊的消息“六营一连的一名知青触电身亡”。这一夜,我真的难以入睡,周围又没有电话,无法与连队联系。我只能预测着的是连队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容颜。第二天一早,我急忙搭乘便车赶往连队,途经营部一打听,才知道是与我朝夕相处、老实厚道且活泼可爱的上海知青王华通触电身亡。

  回到连队,连队里已沉浸在一派悲痛之中。大家都为死者深深的惋惜。此刻,我能见到的是他曾用过的一张床、一口装衣物的木箱和一个床头柜以及工程连后面坡上新堆起的一座坟包。

  王华通大概长我一岁,个子矮矮的,相貌颇有点滑稽,是乎很像美国总统尼克松,连队知青就这样称呼他。我和连队的重庆知青同他相处得很好,算得上是好哥们了。
原来,一九七五年十一月的一天,位于二连边上的一个叫曼弄角寨子的水稻田边,通往一连的三棵电杆被一阵狂风暴雨刮倒。连队的电灯熄了,电话也不通。连队领导派人去架线班与发电站联系,约好次日早上九点到现场竖电杆,重新架线。

  问题就出在这该死的“九点”,九点钟以前,架线班的人已赶到了现场。由于不见我们连队的人去,于是,他们就收拾好工具就回去了。而我们连队清一色的男子汉在副连长的率领下,九点多钟才赶到现场。那天,王华通本已安排休息,见连队空无一人,也踏了双拖鞋,披上一件衣服,扛起一把“凿铲”,哼着那个年代的流行歌曲,一步三摇地跟在大伙后面赶到了现场。

  电杆倒在水稻田边,大伙踩着难走的田坎,逐一来到了电杆旁,准备将电杆重新竖起来。走在前面的王华通,刚到悬着的电线边上时,脚下不慎一滑,出于本能地用手抓了一下电线,即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大家遂声望去,还以为他又在出什么洋相呢!然而,叫声之恐怖,又见他的脸色也不对,矮小的身躯已在下滑。“不好,是触电了!”说时迟,那时快,重庆知青“小兵”(曹成贵)一个箭步就冲过去,欲从背后将王华通扶起,但手还未到,强大的电流已将“小兵”的双手也紧紧地贴在了王华通的两臂上。机灵的“小兵”借助自己的身体重心向后一坐,便一屁股坐在了稻田里,真的好悬啊!“小兵”来不及想那个多了,爬起来就拎起“凿铲”狠狠地砸向王华通的左手。咣!手表砸飞了,但王华通的手还紧紧地抓着电线。“小兵”又是死命一砸。王华通已完全没有知觉地倒在了稻田里。就在这短短的十几秒里,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只见王华通倒在稻田,大家便一涌而上,大声地叫着“王华通!”“王华通!”

  “快!往干处抬!”不知谁叫了一声。大家七手八脚地将王华通抬上了路边。经过一阵压胸后,王华通苍白的脸渐渐出现了红晕,眼角也流出了一些泪水。大伙感到他有救了,这时有人已找来了一块木板,大家一起抬着王华通一溜烟地直奔营部卫生所而去。
  从出事地点到卫生所大概才一里多路,路上一阵颠簸,待我们将王华通送到卫生所时,已经晚了!王华通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大家再三请求任所长一定要救活他。还有人小声地说到,刚才王华通的脸色还红润着,流过些眼泪呐!……我们后来回想,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回光反照吧!”好象是王华通在离开我们的最后一刻,向大家救他,尤其是对不顾个人生命安危的“小兵”表示出由衷的感激吧!

  王华通真的是这样枉死的呀!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如今长眠在南疆的红土地之下!?

                              2004年11月12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