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原云南东风农场八分场机务队上海知青 符玉章   上传日期:2008-07-27

  三十八年前,我来到了东风农场八分场机务队。在以后驾驶东风红-75推土机的工作中,给我留下影响较深的是参加云南省景谷县凤岗盐矿的一次防洪抗险工作,虽然时间过去了30多年,但它留给我的印象一直很深刻,久久不能忘记。

  一辆黄河牌大型载重车,载着推土机,我和另一位驾驶员蔡卫东,也是上海籍知青,两人同车前往目的地。

  经过了一天翻山越岭,我们由大勐龙来到了盐矿,当大黄河牌载着推土机,来到矿区整个厂矿都沸腾了。人们纷纷涌上前来,围着推土机指指点点,当小蔡师傅用拉绳发动机器,启动推土机的时候,机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许多人都用双手捂住耳朵,远离而去。

  盐矿的干部和工人们,对东风农场派来的推土机支援矿区建设十分高兴,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详细地介绍整个矿区情况,并要求在雨季来临之前完成填平废旧的坑道口,防止山洪暴发,危及整个矿区。听了介绍,我们感到压力很大任务也很艰巨,我们现在的工作不仅仅关系到整个矿区的安危,更直接的影响到云南省多个地区人们日常生活的需求,盐矿每天生产的锅盐和精制盐量都很大,生产,供应一天都不能停下来。

  第二天,我们两人也不顾上休息,天一亮就启动了推土机。矿上领导积极配合,安排了十几个工人,用炸药及人工等方法,将山顶的山土层层剥落下来,我们用推土机不断地将这些山土推向废旧的矿洞口,挖了多年的盐矿,废旧坑洞口好似一个无底洞,这么填也填不满。

  为了配合我们的工作,矿上还专门安排了一位昆明籍青年工人,与我们随车工作,帮我们每天一起加油加水。记得有一次,推土机驱动轮跳出链轨板外,我们成为跳轨。这位矿工和我们一起想办法,搞的满头大汗,排除机车故障,保证推土机填洞工作的顺利进行。

  在七十年代的初期,矿区的生活条件还是十分困难的。但是矿里还是千方百计地改善我们的生活,想法设法地搞点肉给我们吃,闻着肉香味,我们很高兴,再看看大食堂里工人们吃的很艰苦,我们又很过意不去,我们就对总务科的领导说:“师傅,我们在农场习惯了,伙食上简单地,只要饭吃饱就行了。”但领导却说:“不行,你们是东风农场派来的,农场老大哥我们应该招待好.”想当年,知青的我们两人却被真正的工人老大哥,尊称为”农场老大哥“心中很不是个滋味,酸、甜、苦、辣一起涌上了心头。

  在支援盐矿的防洪抗险工作间隙,矿上的领导还专门陪我们到矿井下去参观,详细地讲解矿上的情况,矿井很深,有几个工作层面,底下很大,也很长,每到一处时,无论是在作业的还是已经在休息的矿工都向我们热情地打招呼,表示问候,我们心中感到很温暖。

  矿下的工作是很艰苦的,矿石车间里的工作也是很繁重,在制作锅盐的车间里,将近一、二百口的大铁锅,在熬制锅盐热气腾腾,有些工人还赤膊满头大汗的,温度也很高。矿上领导说在熬制一段时间后就形成了一块锅盐。我们接着说:“我们在大勐龙每天吃的就是你们矿上的锅盐吧,领导笑了笑回答说“是的”。

  参观了锅盐熬制车间,矿领导又带我们去参观了精制盐生产车间,一台制盐机不停地在工作,在机器的终端出口处,雪白雪白的精制盐缓缓地流了出来,装进了包装袋内。

  这次我们大开了眼界,当初我们在农场吃的锅盐竟是这么艰难地生产出来的。盐,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真是来之不易啊。

  经过近半个月的连续工作,在盐矿的积极配合下,我们终于顺利完成了预定的工作任务,离别时候大家依依不舍,矿领导对东风农场的无私援助,对我俩的努力工作表示很满意,为此矿里还专门派人带着锦旗和感谢信专程到景洪县表示致意。

  离开农场,回到上海工作后,一别已经有了30年了,但我们在农场特别是当年和矿工们共同防洪抗险的情景,一直历历在目。一段难忘的经历时时勾起我们对云南的思念。

  我们当年的知青,昔日的东风农场人,永远怀念,我们的第二故乡----云南。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