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原东风农场八分场四连知青 梁志敏  上传日期:2008-09-15

  知青返城转眼已经三十年了,大多数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年代。相聚相会的幸福笑意,荡漾在每张脸上,如此灿烂,让人感慨万千,但往事并不多是如烟云散,十年的农场生活在记忆中却是如此的深刻。

  远在南疆的一片墓园里,躺着七十一名知识青年,他们曾经是那样的朝气蓬勃,充满青春活力,满怀抱负战斗在高原青山上,为了祖国的橡胶事业付出了青春和生命。如今他们默默无闻的长眠在它乡,怎不叫人唏嘘,怎能叫人忘怀。

  墓园中有三个知识青年属于东风农场,八分场,四队的。一个是四川知识青年“康庆渝”(墓碑上刻的是康青云),曾经是四队的副队长,后被追认为预备党员,一个是上海知青“杨继庭”,曾经是四队的文书,再有一个也是上海知青“张庭华”,普通职工,在与“康庆渝”一起上山采石时,排哑炮时炸死,青春年华从此消失。

  尤其是康庆渝,原来是我们的班长,平时话语不多,干活很塌实,我那时因是小女生,连长将我分在他班上,他一直带着我干活,当然重活他分担掉,轻活让给我,一般情况下他是很严肃的。有时搭不上话,要在他那儿请点病假或是想偷偷懒都是比较困难的。觉得难以融洽。但时间长了,渐渐的就会感受到他内心其实还是很热情的。

  在那个战天斗地百年代里,干活决定了你的人生。个人的努力颇有成果,就会得到领导干部的赞赏,你就有机会入团,入党,事实的证明了一张党票的含金量。决定了你的一生也是“康庆渝”那时的目标,他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我有时也开玩笑的讥讽他,但他一点也不生气,还不断的做我思想工作,希望我也能争取入团,可依我的能力,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反过来也证明了我的短视。而“康庆渝”逐渐的被提升到了副连长的级别,他打了入党申请书,做事也更加勤奋了。

  在农场时,最匮乏的要算文学作品了,我记得在读初中时已接触到了《茶花女》、《静静的顿河》、《艰难时事》还有国内的什么《平原游击队》、《铁道游击队》、《林海雪原》、《红岩》等等书籍。受益非浅,因此在农场的平乏生活中就希望多弄点书籍来阅读,于是就有了手抄本《第二次握手》、《少女的心》视若珍品。在煤油灯下,夜以继日的抄,抄得手指酸疼,还不能让领导看见,那都是要批判的禁书啊!况且后面还有很多人排着队等着抄呢!现在想想真是太“悲惨”了。

  随着知青返城探亲,书籍渐渐的多起来,出现了《水浒传》、《红楼梦》等精品书,各连队悄悄的流传,我那时也借了一套“水浒”,规定好几天时间内要归还,于是挖空心思托病在家,将书匆匆过目,也算是一饱眼福。最让我不能忘的是,连队里正好搞基建,挑土坯,一个也不准请假,我也是在次时恰恰借了一套《莫泊桑短篇集》,厚厚的一本,说好二天要还的,为了对我的承诺负责,信誉第一啊!我向“康庆渝”请了二天病假,他说不行,于是我说那就二天事假吧,随你批不批准。说完溜进寝室将门一关,躲进帐子看得饭也顾不上吃,到了晚上,“康庆渝”来了,一脸严肃,先是将我狠狠的批评了一顿,随后问我有什么事要请事假,说不出原因明天还得出工,我只有放软档,将实情与他说了,他说:“拿书来我看看。”。我心里很害怕,求他千万不要没收,也不能声张,否则我是不会给他看的。他点了头,于是我才肯把书递给他过目,他拿着书看了一会,又看了看我,抛出一句话:“明天再批你一天事假,后天一定要出工。”说完背着手走了出去,我当时激动啊!看着他的背影,知道他对我的政策是再宽大不以了。我从心里感激他,同是知识青年,或是同样的感受,他理解了我。只是他所在位置不允许他接触此类书籍,没过几天,“康庆渝”为了连队建房,在一次采石中碰到了哑炮,排炮时光荣牺牲,但这件事在我的脑海中却成为了一段永远也抹不掉的记忆!

  今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四十周年了,写出来是为了纪念逝去的战友,愿他们安息吧!

 

                         2008年9月12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