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原二团十营工程连上海知青 王新建  上传日期:2008-12-03

  耳熟能详的俗语是“煮熟的鸭子,飞了”,这个故事是“没煮熟的鸭子,吃了”。

  70年代初的困难时期,上海的家长也不容易,但对回家探亲的孩子总是倾其所有,知青探亲大包小包,带的基本上都是吃的。

  大概是72年底73年初,工程连一排长任源昌回沪探亲回连队。当天晚上,煤油灯下一帮人围着任源昌,关心着上海的变化,家里的情况(按惯例回沪探亲要走访弟兄们的家)。任源昌从家里带来一只板鸭,行李里拿出来油腻腻的挂在草棚营房的椽子上。一帮常年伙食没油水的弟兄们,这只板鸭无疑是一块吸引力巨大的磁铁,总引得大家抬头望它。

  熬不住了,一班(木工班)的一个叫什么我记不清了,拿来一把木工斧。“牛鼻头(任源昌的绰号),拨我一个鸭腿,不好意思了。”没等任源昌同意,斧锋一闪,一只鸭腿已经下来,煤油灯光中,斧头上泛着油光。

  没好久,又有个弟兄“牛鼻头,我弄只翅膀……,”斧锋光一闪,一只翅膀也没了。

  其他弟兄看着油腻腻的缺胳膊少腿的残鸭,想开口又不好意思,任源昌显得无可奈何,“勿来赛了,今朝夜里我要为这只鸭子站岗了。吃脱,吃脱!现在吃脱。”哇!一篇欢呼。

  小小的一只板鸭,那么多条“饿狼”,怎么吃法?有人从床底下翻出了两个木瓜,和鸭子一起剁碎。锅子,说起来兵团知青多有印象,那就是钢精脸盆,那时知青的铝脸盆没几个不是熏得黑黑的;炉灶,就是屋外的3块土坯架起来;柴火,木工棚里多的是。

  三、四个弟兄在屋外煮鸭子,屋里的弟兄一边不停地大声问“好了伐?”一边找调羹、抢饭勺。没想到的是外面的“伙夫”没一个老实的,一边回答“还没好”,一边已等不及的先下手为强的吃起半生不熟的鸭子,屋里的弟兄发现后,“狼口夺食”地赶快把没煮熟的吃剩半盆的木瓜炖板鸭端进来丢地上。天哪!那场景我至今历历在目,就像小时候看斗蟋蟀的景象,俯视下去,十来个脑袋挤成一堆,十来个屁股呈放射状撅着。秋风扫落叶,顷刻之间盆底朝天。可怜任源昌父母给儿子准备的慢慢改善伙食的板鸭,没煮熟就被弟兄们吃了,估计当时他自己连根鸭骨头都没啃上。

  故事讲完了。这种故事只能发生在当时、当地那种状况,现代的知青后代们会感到不可思议,但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zjieguo@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