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原东风农场十分场工程连上海知青 王新建     上传日期 :2008-12-10

  

  前已有吴鹤翔的《在西双版纳的第一个春节》、余杰的《在西双版纳的最后一个春节》,两位大手笔,文中已领教,应该不能在此造次,但忍不住也想写写我们原二团十营工程连的《在西双版纳的第一个春节》。班门弄斧了!

  十营及工程连是70年新组建的,底子薄,没什么物质基础。当初的口号又是“先生产,后生活”,几个月下来,草棚刚盖好,竹巴床刚搭好,知青从上海带来的那点副食品也早已“弹尽粮绝”,连队里刚养的猪比狗还瘦。转眼到71年春节了,这顿年夜饭怎么办?我们可没有吴鹤翔所写的“分场部专门给调来了一头猪和一些豆腐、花生。……”,“记得共有四个菜:用干辣椒爆炒的回锅肉(没有酱油和香葱)、猪杂煮豆腐、炒花生,还有一个云南特色菜:炒木瓜片……”那么好的条件。

  记得我当时已参加政边(政治边防)工作队,生活在老傣寨子里。年关前一天,连长解大林到寨子找到我,想在寨子里买头猪,我跟老傣熟,要我想想办法看。“快过年了,连里上海娃娃锅里不能没点荤腥啊”我至今清晰的记得解连长的这句话。

  可是,那时寨子里也在大搞阶级斗争的极左运动,再加上老傣喂的猪有上交任务,自己寨子里也难得杀头猪改善伙食,记得那时老傣家里一点猪油也是很宝贵,不够吃的。我跟着解连长转了几个寨子,一无所获,解连长急了“走,上哈尼寨子去看看”。我俩沿着勐龙河上溯,来到一个哈尼族寨子。嘿!哈尼人喂的猪好比野猪,比狗还灵活,满山坡地跑,解连长、哈尼人、我等几个忙活半天没法逮住。天快黑了,没办法,好不容易逮住了一条黑狗将就了,讲了价,付了钱,用绳子拴着拖着走。记得这条狗很不老实,死活不肯跟着走,我和解连长摸着黑,一个人在前面拖,一个人在后面用棍子赶,死拉活拽地拖着这条黑狗沿着勐龙河下了山,……。

  就这样,71年的春节,在西双版纳的第一个春节,工程连六七十号人的锅里就靠杀的这条黑狗才有了一点荤腥。

  至于“翻阅家信、女宿舍里会传染的凄厉哭声、男知青们无奈的沉默……”不多说了。印象中,年三十的夜晚,在一轮明月和漫天繁星下,连队的气氛是凄凉悲切的。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