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沈瑾瑾  摄影:潘沪生      上传日期:2009-03-31

 


  一九七六年四月二十六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瞬间夺走了两个年轻的生命。他们就是当年东风农场八分场四队的副连长重庆知青康庆渝及上海知青张庭华。

三十二年过去了,当我再次回到东风农场,来到龙泉公墓,面对昔日知青战友的墓碑,我那颗紧缩的心猛地颤抖起来。那年不堪回首的悲惨场景顿时浮现在眼前:


  记得那天下午五点左右,广播里刚通知完今晚场部放映电影,总机突然接到四队打来的电话,说出大事了,出人命了!地点在四队到十一队半山腰的公路上,具体情况也说不清。场长朱长明立刻与我简单交代几句。我马上和场部,卫生所,还有架线班的同志直奔事故现场。

一路心情很沉重,不知情况到底如何?一到现场,首先看到的是张庭华仰天躺在公路内侧,上身赤露,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就像在战场上被机枪扫射过一样,惨不忍睹。再往前走十来步,就看到一个无首的身躯,当场确认他就是康庆渝。我一下子懵了,太残忍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正当大家强忍悲痛分头寻找康庆渝头颅时,王副团长带着团部的同志也赶到了现场,简单听取情况后,立即下令:组织人员,全力搜索,一定要把康庆渝头颅找到。爆炸点在公路上方的斜坡上,公路下面是陡坡,覆盖着大片灌木林。连队同志拿着砍刀纷纷赶来参与寻找,遗憾的是从路边直砍到沟底,也未能找见,只有一位知青在砍坝中发现并取下了一棵树枝上挂着一小块类似舌头的肉块。这时天已渐渐黑了,大家赶紧用就地取材扎的二副临时担架,四人一组把两位战友的遗体慢慢往山下抬。说是公路,其实也就是推拖机推出的二米多宽的土路,高高低低,坑坑洼洼。天黑路滑,大家相互搀扶着,借助手电筒小心翼翼地抬着往山下走。到了山脚是条小河,当时在八分场工作组组长张祖英已随手扶拖拉机在河边等候。随即用带来的毯子分别给他们包好,直奔场部。


  场长在场部已组织人员烧好了热水并为他俩清洗了遗体,工程队连夜赶制了两口棺材。为使康庆渝能有一个完整的遗体,工程队还为他特制了一个木质的头颅,并用纱布缠好。当天晚上他俩遗体被停放在会议室内。我和几位知青一起静静地守侯在他俩身旁,满含泪水不停地扎着小黄花,以此来缓解心中的悲痛,寄托我们的哀思。


  事后才了解到:这天下午,康庆渝带着张庭华,还有北京知青吴雨生三人一起上山炸石头。第一次因雷管受潮,爆破没能成功。他们就去十一连借了两只雷管再次实施爆破。点燃导火索后,稍等片刻,未见动静,以为又是哑炮,康庆渝与张庭华就上去想探个究竟。但就在他俩接近炮眼时,爆炸发生了…… 吴雨生因没上去,幸免遇难。


  那年,他俩才二十二,三岁,真值朝气蓬勃,风华正茂的年龄。为了连队建设,为了祖国的橡胶事业,他们曾经风餐露宿,艰苦创业。尤其是康庆渝,他吃苦耐劳,为人耿直,干起活来像只小老虎。当了连队领导后,他更是处处以身作则,为人师表。谁会想到,一起意外事故,使他们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如今,我站在他俩墓碑前,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悲伤,痛惜,内疚,自责,痛定思痛,如果当初能多重视些安全生产方面的知识教育,多加强些技术操作上的指导,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然而,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他们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安息吧,我们的知青朋友,安息吧,我们的好战友,我们永远怀念你们。




 
 

康青云是重庆知青,墓碑有误,农场将予以更正。
张庭华是上海知青,墓碑有误,农场将予以更正。
 
上海知青沈瑾瑾和重庆知青王昌义
中间两位是康青云的亲属,左一是重庆知青舒玲娟,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