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永远的谜——关于“朱梅华失踪案”
作者:原东风农场七营三连上海知青 曹迪林        上传日期:2009-03-31

 


  1974年4月2日,我永远铭记的日子,如同自己的生日。之前,谁能够想到,谁会想到,一个活生生的人会从人间蒸发掉,现场只留下一双布鞋,一双破烂不堪的只能拖不能穿的布鞋和靠近山壁边的浮土上印着的几个硕大无比的胶鞋印。朱梅华似乎有太多的话要说,她用奋力甩出的布鞋在说啊,说啊:你,听明白了吗?再说一遍,你听明白了吗??

21岁的青春啊!我老在固执地想:朱梅华,你会想到五年后,1979年,你的新会中学69届的同学,你的云南农场七营三连的知青战友,都一个不漏地返回上海故乡,报上上海户口吗?


  我还傻傻地在想:你知道会有国家的改革开放吗?你知道今天不用粮票、油票、布票,只用钞票啥都买得到吗?

朱梅华,你来参加我们的知青聚会吧——抱你、吵你、大声骂你、恶狠狠地骂你……别害怕,我们可以鸦雀无声,我们只要听你说一句话。


  我抽空一定要问你:那天,没停电啊,土坯房,四面通风,夜里又那么静,我与祝为鸣(音)的宿舍又离厕所最近,你大声咳嗽我们肯定能听到,怎么你就不喊,不惊叫呢?!


  你不瘦弱,几年的下乡,你有力气。你也知道,男知青个个不是吃素的料,省油的灯。以前,一只迷路的穿山甲刨土钻出,出现在你的床下,你大声惊叫,周围的男知青争先恐后,有的拽穿山甲的尾巴,有的拿锄头挖,片刻之间逮住那灵物就煮吃了。那身鳞片连皮还带回上海卖给中药店,19块钱,再加9块就是我们一个月的工资了。


  你再喊一声啊,看我们不活剥了这小子的皮!就像之前穿山甲一样。他再是个擒拿格斗高手,我们也会演出个“乱棍打死老师傅”!


  妈的,他妈的!厕所原来是有灯的,反正没电表,用电免费。当地老百姓太穷,按上就偷。知青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买个马灯,几块十几块的马灯,风吹不熄,保你平安无事。你用火柴,看得清那色胆包天的恶棍吗?




  你也够倒霉的。人长得漂亮,喜欢跟异性说说话,几个男知青轮着一转,引起领导注意,就成了“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批斗对象。从没好吃好喝不说,没得罪过人,却站到台上挨批斗。忽然间,几个四川男知青发一声喊,为首的将你推倒在桌上,几个对着你背上一顿瘟捶暴打,有个四川女知青还一剪刀剪了你的留海,当下你漂亮的脸庞象只褪掉毛的鸡一样。之后在工地上,几个月没见你说过一句话。而大吃一惊的上海知青,不哼也不哈,木头人一般,我也一个熊样。



  你知道吗?你爸妈从上海赶来,上面指示知青不准多说话。但是剪你留海的四川女知青勇敢真诚地向你爸妈道歉,为自己的年轻无知。天长日久,你爸太想你,受不了要跳滚烫的呛人的温泉,给素不相识的外连知青拦住,说你还有希望找回来,不能一死死两个,你爸给惊醒了。



  西双版纳的茅草长的奇快,前面锄掉后面长,你聪明地将竹棍比照茅草,发现一个科学数据,一场大雨后,一棵茅草能长二分,约五分之一寸。



  现场,案发现场,布鞋,几个魔鬼般的脚印,我发现不远处真还窜出几根嫩青色的茅草。今天,35年了,见到你的黑白照片,就像见到你的身影,如此之清晰。



  这布鞋,这脚印,这几根嫩青黄的茅草,又成了永远的谜——在我的脑中,有时在我的梦中。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