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原东风农场七营三连上海知青黄裕茂     上传日期:2009-04-22

 

  

2009年春节,阴历正月初八,长假后的第二天,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连续二天播出35年前发生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中上海知青朱梅华失踪案。这两天早早吃了晚饭,洗漱后神情严肃地端坐在电视机前,视片中虽然有当时的专案组成员孙向荣和原三连指导员裴丽娟及喻家霖对“失踪”案情的表述,但看完两集后,还是觉得云里雾里,好像案情的结局,如同自己也“失踪”了一般。

乘热打铁,就在电视台播出后,渐步入花甲之年的知青们如同疯狂年代的弄潮儿,又一次被原三连指导员召集在一起,回忆、分析、重现案情的来笼去脉,鼓动知青们点评当时发生的案情,查找当时疏忽的可疑线索,恰如《谜案记》翻版的再现。

众说纷纭,这个35年前的失踪案,在35年后被众多知青们一口咬定是原三连指导员蒋井杉作的案,着实让我吃惊,使我的记忆又回到了“三忠于”活动室批斗蒋井杉那一场“乱棍打死老师傅”的情景,如果不逐一认定知青们对蒋井杉怀疑的论点,我想事情并非这么简单。2005年12月,周公正主编的《勐龙记忆》记载了上海知青孙向荣和重庆知青阴良云关于朱梅华失踪案的调查,好像就缺失35年后的今天七营三连多数知青们指认蒋井杉作案的部分疑点。是否当时的政治生活环境的压抑,查案指向的误导,以及作案人不同寻常的资历,而导致至今案情的“失踪”,不得而知。

怀疑者说:朱梅华失踪案的真凶就是蒋井杉,无论其当时的职务、体魄、人品、时间和政治气候及对周边的环境的熟悉程度都给其作案提供了可能。还记得连队有个小个子退伍兵吗?一个人都可以把一头水牛陡手翻个个,蒋井杉的体力不逊于此人。

蒋井杉做过节育手术,其表象和色迷的眼神,记载着他的两面性,根本不担心女知青怀孕,何况蒋井杉正值壮年,年龄40出头。

蒋井杉和某人说过,沼泽地深不可测,淹进一头牛也不会被人发觉。案发后,满山遍野地寻找,唯独那片沼泽地却静静地躺着。

蒋井杉曾用胳膊挽住某女知青的头,使其透不过气来。

朱梅华第一次探亲回沪,哭泣着死也不肯回连队,曾和其母陶妈妈说,回去就没命了,是否在此之前,受到过侵害?

知青们认定:朱梅华是个爱美,但又是个倔犟的女孩。

“失踪”事发的当天,知青们急不可耐,蒋井杉神态依然,不亲自带领知青们查找,却蹲在自家门口,抽着水烟筒,指向八营十三连小路即七营三连厕所方向去看看。一看即中。同时还安排报案女知青到营部开个无关紧要的会议。

朱梅华留在厕所边上的一双鞋子,不一定是案发的第一现场,其鞋子的摆放是否是人为的?

1976年3月某日,蒋井杉因奸淫其侄女案发,再就朱梅华失踪案加以续侦,已事隔两年,蒋井杉了解当年朱梅华失踪案的轰动和严重性,也积累了反侦的能力,重庆知青阴良云文中略有记载。

在大革文化命的年代,学历充其量只有小学水平,年龄17岁,同是一个学校,又是街坊邻居,乳毛未干的有“知识”青年,愣头愣脑共同奔赴三连,去进行那场与年龄、阅历、背景极不对称且劳命伤财的“阶级斗争”。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和一起“革命”的周公正、孙向荣那些67、68届高中生大哥大姐们的资历是有差距的。在当时以“阶段斗争一抓就灵”的高压政治氛围中,被失踪案吓着的知青们不知所惜,气氛极其紧张,加上自身处事能力的限制,而形成人人自危,明哲保身的态势。

在失踪案调查期间,案情的指向被误导,诸雷鸣在整个案件中被重点隔离审查,受到了非人逼供的刑讯,虽然他早于我们步入天堂,但知青们明白,诸雷鸣是清白的,失踪案如成为“永远的迷”,那么作案者将成为下地狱的罪人。

35年后再谈失踪案,已物事人非,仅凭三连的上海知青们七嘴八舌的怀疑,不引起两地政府和参与侦破人员的高度重视,组建强有力班子,着力配备一定的人力、财力去挖掘“永远的迷”,我想请美籍华人著名侦探家李昌珏来也无能为力。

陶妈妈和朱梅华的两个弟弟还健在,让我们保存他们的DNA,以备日后起点作用吧。

 

                   2009年4月10日


 
   相关链接: 《永远的谜——关于“朱梅华失踪案”》《朱梅华西双版纳失踪调查纪实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