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原东风农场七营三连上海知青裴丽娟、喻家霖、黄裕茂、曹迪林
  上传:2009-05-12 

 

 

  弹指一挥间,知青“上山下乡”已有40余载,朱梅华的失踪案也过了35周年。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就这样悄然无声地消失在茫茫无边的热带雨林中,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凭心而论,当年的我们随着岁月的流逝,已升级成了父辈或祖父母辈,如果我们的子女或孙辈也遭遇失踪,而且这个“失踪”也拖了这么久,毫无音信,更没有任何的说法,那么对朱梅华年迈的母亲陶妈妈来讲是极不公平!我们的心情和其一样变的无奈和愤怒。
  朱梅华失踪了,这个压抑了陶妈妈及知青们35年的梗结,始终得不到释解。虽然失踪案的疑点层出不穷,但案发后,在以阶段斗争为纲的岁月里,吓晕了的知青们,显得那么的无所适从和人人自危。依据当时的专案资料,确实做了大量的内查外调以及拉网式排查,但当时也确实始终未将原三连指导员蒋井杉纳入嫌疑的视线。这压抑了35年的心结,在2009年春节长假后的第二天,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连续二天播出35年前发生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中上海知青朱梅华失踪案,又一次将这一悬案撕裂在陶妈妈和知青们的面前。视片中有当时的专案组成员孙向荣和原三连指导员裴丽娟及喻家霖对“失踪”案情的表述,就在电视台播出后,渐步入花甲之年的知青们多次被原七营三连指导员裴丽娟召集在一起,回忆、分析、点评当时发生的案情,查找当时疏忽的可疑线索,恰如《谜案记》翻版的再现。
  众说纷纭,这个35年前的失踪案,在35年后被众多知青们一口咬定是原三连指导员蒋井杉作的案,着实让我们吃惊,如果不逐一认定知青们对蒋井杉怀疑的论点,也有违对案情后续的侦别。2005年12月,周公正主编的《勐龙记忆》记载了上海知青孙向荣和重庆知青阴良云关于朱梅华失踪案的调查,好像就缺失35年后的今天七营三连多数知青们指认蒋井杉作案的部分疑点。是否当时的政治生活环境的压抑,查案指向的误导,以及作案人不同寻常的资历,而导致至今案情的“失踪”,不得而知。
  怀疑者说:朱梅华失踪案的真凶就是蒋井杉,无论其当时的职务、体魄、人品、时间和政治气候及对周边环境的熟悉程度都给其作案提供了可能。还记得连队有个小个子退伍兵吗?一个人都可以把一头水牛陡手翻个个,蒋井杉的体力不逊于此人。
  部分知青模拟了1974年4月2日夜晚的场景,“……指导员蒋井杉所居住的房屋,有一间摆放着写字桌,临窗正对着上排知青们的宿舍,从纸糊窗户的细缝中,即可窥视到上排知青们的动静,包括各间房门出来的知青走向,其中也包括朱梅华居住的宿舍……,这晚朱梅华走出房门,呼唤某一女知青一同如厕的声音,骚动了从细缝中窥视的眼神……”。


  蒋井杉做过节育手术,其表象和色迷的眼神,记载着他的两面性,根本不担心女知青怀孕,何况蒋井杉正值壮年,年龄40出头。


  蒋井杉和某人说过,沼泽地深不可测,淹进一头牛也不会被人发觉。案发后,满山遍野地寻找,唯独那片沼泽地却静静地躺着。


  某知青和蒋井杉谈论朱梅华失踪案问题,却被蒋井杉用胳膊挽住某女知青的头,使其透不过气来。


  朱梅华第一次探亲回沪,哭泣着死也不肯回连队,曾和其母陶妈妈说,回去就没命了,是否在此之前,受到过侵害?


  知青们认定:朱梅华是个爱美,但又是个倔犟的女孩。


 “失踪”事发的当天,知青们急不可耐,可蒋井杉却神态依然,不亲自带领知青们查找,却蹲在自家门口,抽着水烟筒,指向八营十三连小路即七营三连厕所方向去让知青去查看,一看即中,刘桂花在小路上发现了朱梅华的一双布鞋。


  朱梅华留在厕所边上的一双鞋子,离沼泽地不远,厕所边是否有短暂的搏斗?沼泽地会否成为埋尸的现场?


  1974年11月某日,蒋井杉因奸淫其侄女案发,于是就朱梅华失踪案对蒋加以续侦已事隔半年多,蒋井杉了解当年朱梅华失踪案的严重性,也积累了反侦的能力,重庆知青阴良云文中略有记载。


 蒋井杉案发后,据部分知青回忆,当时三连的老工人对蒋井杉可能是朱梅华失踪案的始蛹者也有过怀疑云云…….


  在当时以“阶段斗争一抓就灵”的高压政治氛围中,被失踪案吓蒙的知青们不知所措,气氛极其紧张,加上自身处事能力的限制,而形成人人自危,明哲保身的态势。

  在失踪案调查期间,案情的指向被误导,诸雷鸣在整个案件中被重点隔离审查,受到了非人逼供的刑讯,虽然他早于我们步入天堂,但知青们明白,诸雷鸣是清白的,失踪案如成为“永远的迷”,那么作案者将成为下地狱的罪人。

  朱梅华失踪了,这一失踪案如再等35年,陶妈妈、知青们以及“失踪案”的始蛹者,都将看不到扬眉吐气、天下大白或真凶绳之以法的一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35年后再谈朱梅华失踪案,已物是人非,如果仅靠陶妈妈和朱梅华二个弟弟望眼欲穿地等待一直没有回复的诉求,深感无奈和悲愤,本着“天下知青是一家“的宗旨,我们恳请原云南东风农场上海知青网 《勐龙在线》能够在这一问题上发挥点作用,并恳请沪滇两地政府和曾经参与侦破工作的当地相关领导及知青干部能够对原七营三连部份知青所提供的疑点予以重视,回忆排查疑点的缺失。如果在原七营三连附近的沼泽地里能寻找到朱梅华的尸骨,即使查不出真凶,也可将朱梅华失踪案划上个句号,无奈地宣布其死亡,给其立一墓碑,这样多少也宽慰了陶妈妈和知青们复杂的心情。

  (写在上海市新会中学69届84名上海知青赴西双版纳39周年、朱梅华失踪35周年之际)

2009年5月5日 上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