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北京知青 田心若      上传:2009-06-19 

 

 

 

  5月16日,在北京知青赴滇四十周年聚会上,记忆的闸门打开,不由得使我想起了一些很平凡的往事……。

  有一天晚上,队里领导还在职工大会上宣布了一项决定:调整各班组之间的人员配置,我的工作也有变动,被分到菜地里种菜。早饭后,开班务会。班长普国富同志向我介绍了班里的情况,认识了几位在菜地工作的老师傅:第一位是李茹宝,外号叫:“大笑官”云南大姚县人,据说参加过西藏平叛战役,人长得长长的脸庞,平常他的下巴总好像是耷拉着,似乎给人一种大笑不止的感觉,此时,他正蹲在地上,呼噜呼噜的吸着竹筒子烟,听到班长说到他,就抬起头来张着嘴憨憨的冲我笑了笑,算是认识了,接着就又埋下头吸起烟来。另一位叫马彩光,云南景谷县人,马师傅人花白的头发,据说还是个“单干户”。马师傅也冲我点了点头。还有两位老婆娘,一位叫刘美英,她是司务长冯德福的老婆,个子矮矮的,人长的黑黑的,一副老实厚道的样子。另外一位是前任书记李云布的老婆,叫王克英,她瘦高的个子,梳着短发,很爱讲话,她当时就把班里的记工簿交给我,让我抽空做一下考勤和用工记录。

  第一天的劳动就是挑大粪,老李和老马带着我从厕所旁边的化粪池里用长长的粪勺舀出肉蛆涌动的大粪,盛在两个木制的粪桶里,二位师傅各自挑起满满的一担,颤颤悠悠,稳稳当当的朝菜地走去。他们俩担心我挑不动,还一再叮嘱我不要装的太满,我回头看看他们俩渐渐远去的身影,就很要强的装了大半担。当我第一次将扁担压在自己稚嫩的肩上,却只恨自己力气太小,怎么也直不起腰来,于是我又咬着牙,慢慢的挺直了酸酸的腰杆,也就在此时,我想起了掏粪工人时传祥,人家掏了几十年大粪,还当上了全国劳动模范。我现在受的这点累,又算什么呢?

  这时,我已是大汗淋漓,浸透了衣衫,嘴里还默念者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终于可以晃晃悠悠的向菜地的方向挪动脚步了。可是,刚走了几步,两只粪桶就像失去节拍似的乱晃起来,里面的大粪就像翻滚的浪花汹涌澎湃的溅了出来,顿时搞得我劈头盖脸,一塌糊涂。只见粪水混合着汗水,一路走来,一路流淌着。好不容易来到菜地里只剩下少半担了。几位老师傅看到我,放下手里的活儿,赶紧迎上来说:“先放下吧,倒在这个肥坑里沤着,咱们先去挖地吧”……。

  这就是我当菜农第一天的日子,也应该是很平凡的一天。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