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 上海知青杨松年      上传:2009-7-18 

 

 

  我们的连队云南建设兵团一师二团五营七连在大勐龙以南,是靠中缅边境最近的一个新连队,步行三个小时,翻过山头就是缅甸。连队前面流过的是版纳沟和贺管沟汇集的一条小溪。三面环山。贺管山上是一个边防部队.当时这支边防部队又称是火光部队。一九七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山下乡来到东风农场6连。1971年3月场部通知我到七连和彭连长组建新连队时从六连调入。当时我和老彭二人勘测建队地基确定下来,叫推土机推出一块平地建营房,我们一个班一起调来新建连队,以后陆续从各连调来干部组建新七连,当时有20多人,一排竹芭草房住房,我们连队位置在贺管山脚下。 71年4月,营部通知四川知青要分到我们七连,要我们做好生活及住房准备。当时留守一些人在住地做准备,其他人在大勐龙北面十几公里外的原始森林伐木伐竹,准备造房用的一切材料,我们带着被子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步行到原始森林小路口,在那边找到了一个傣族住过的一间茅草房,我们大家整理后就住在那里。第一天晚上,已经是10点多了,但是大伙没有办法入睡,我们蚊帐已经不起作用了,蚊子声特响不用说,蚊子会钻进蚊帐,我们没法睡觉,这时老车说,我们只有到房子外面去用草烟薰,薰上一段时间,我们就能睡了。以后的日子,几乎都是这样。第二天,我们进森林里伐木、伐竹,在山沟里行走根本没有路。我们砍刀开路,去寻找我们需要的造房材料。我们脚踩着腐烂的树叶,踏下去就一个很深的脚印,就这样一步步地向深山行进。在伐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我的脚下是一片片的山蚂蟥,仰起头在寻找所要的目标。我再看着我的两只脚已经是爬满了山蚂蟥,大概有几十条叮着我的双脚。我当时混身冷汗,汗毛也坚起来了,眼前这种情景我束手无策,先是一条条的拉下来,但是不济于事,其他几个人也是如此,怎么办?我用砍刀在腿肚子上铲,虽然能铲掉一些,山蚂蟥还是前赴后继的爬上来。后来我用泥巴涂在腿上,这样总算解决了一个难题。这天回到住地,大家谈到这事,心总是扑通扑通的跳,这种事,听也没听说过,居然遇上了。

  在伐竹过程中,发生了一桩极危险的事,还好没有出人命。这事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一个战士在伐竹时没有经验,首先是要看好这个竹上面不能有藤盘绕着竹子,如果盘绕着竹子时,竹子弯了,像弹弓一样,如果你在砍的时候,不能站在弓的前面,如你砍竹砍到一半时,竹子自动弹开,会打到你的身体或着肚子上,像开刀一样,打开你的肚皮。这是有生命危险的。这天收工后,开会说了这件事,说清伐竹的要领,要注意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事故。在伐木伐竹最后的日子里,我们带来的东西吃了也差不多了,我们边干活看到野生的蘑菇、木耳等能吃的尽力带回来,补充。有时肚子饿了找野果子充饥。原始森林有好多东西能吃,但我们不认识,只能吃知道的东西,像蘑菇,有的有毒,有的没毒,要区分开来才能吃。经过大家艰苦奋斗,刻苦努力,克服了很多困难以后,终于采集到造房需要的足够的材料,圆满完成任务。

      四川知青就要到了,我们要尽一切努力把房子盖好。新建连队吃住条件已经很艰苦了,我们在艰苦的连续强体力劳动下,克服了种种困难,在四川知青到来时,大部分已经盖好了草房。我记得,四川知青到来的这天,还有四间房顶,茅草没有盖好,当天晚上是下雨的,有一小部分四川知青没有睡好,我们用各种塑料布等东西,庶挡了一夜,我们几个班长,这天晚上也没睡好觉,把四川知青安排妥当了以后,才回去休息,时间已经是下半夜了。第二天上午,把房顶全部盖好。我们新建七连有了四川知青的加入,已经达到完整连队的建制。后来又建造了开大会的会堂,还建造了一排泥胚砖瓦房。一晃39年过去了,在那艰苦的日子里,回忆这段经历,还历历在目。



链接勐龙播客视频:
   《记录三十九年前的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二团五营七连》

 

                       


 
 
 
 
 
 
 
 
 
 
 
 
 
 
 
 
 
 
 
 
 
 
 
 
 
 
 
 
 
 
链接勐龙播客视频:
   《记录三十九年前的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二团五营七连》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