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 原八分场上海知青张涛      上传:2009-12-27 

 

 

 

  从昆明通向滇南的公路,在崇山峻岭间蜿蜒曲折地伸展,一路总是爬坡,到了通关,好像才爬到了最高点,这也许是我的心理感受。但是,过了通关以后,再往南,公路整体上一路下坡,这似乎是确切的。

  我们在当知青的时候,从昆明到景洪,客车在路上要走四天,我们每次回上海探亲后,在返回农场时,常常要在通关过一夜。从农场回上海的路上,我们所乘的客车,一般也会在这里停车吃午饭。

  那时所谓的通关,它只是在山顶公路边上一块小小的平地。平地上盖有几座零星的房屋,其中最大的是一家带有饭馆的旅店,其余的好像都是些类似养路工的住房。山顶上,有一段公路利用地形被拓宽了一些,当作了停车场。当时,这个地方偏僻异常,我们途经这里,有时晚上站在山顶的停车场边,看夜色中群山苍茫,一阵凄厉的山风吹过,山坡上粗大的马尾松随风摇摆,发出阵阵松涛。

  这家旅馆就是这里的中心,走进旅馆的大门,里面有一个不小的院子,围绕这院子的三面,是带有回廊的两层楼的客房。依稀的记得,在院子靠围墙的一面,还有几个拴骡马的桩柱。现在回想起来,那旅馆的整体环境与如今影视片里所展现的深山马帮的驿站无异。当时,这里的公路路况较差,等级也较低,但公路网还是能通向很多地方,因此,我们好像也从未见到有马帮在此歇脚。

  这里晚上没有电,每间客房发一支照明用的蜡烛,夜深,万籁俱寂。有时我一时又睡不着,实在百般无聊,只能找出一本随身携带的闲书,在摇曳的烛光下,秉烛夜读。在那离乱的年头,那时的这个情景,时隔几十年以后的今天想起,反而觉得别有一番情趣。

  旅馆的边上有一家饭馆,在云南当地,它应该算一个不小的饭馆,此地好像也仅此一家。平时,很大的一个店堂,里面空荡荡的,只有遇到客车到来时,才有挤成一堆的买饭的人群。客人一到,厨房开始炒菜,这里只卖大锅菜,卖完一锅,再炒一锅。

  饭馆里装饭菜的碗都是粗瓷的,黑乎乎、油腻腻、脏兮兮的。在这里吃饭,有时饭桌下会摇摇摆摆地走过来一头猪,在你的脚下直拱,能把你吓得一跳。

  沿着饭馆旁边的一条小路走进去,不远处就有一个村庄,那里好像是一个公社的所在地。

  有一次,我回上海探亲返回云南的途中在这里投宿,晚上实在寂寞,走出旅馆的门,站在停满汽车的公路旁,看着群山渐渐地被夜色吞噬。突然听人说,这里附近晚上放电影,这可是消磨时间的最好方式。

  于是,我就随着同车的旅客,从那条小路走进去,路两边都是用土基垒起来的土房子,有些房顶上还盖着茅草,有三五成群的孩子在房前屋后玩耍。放电影是在一个四面用土墙围起来的露天场子里,凡是看电影的人都要买五分钱的门票。等我们赶到时,场子里已非常热闹,当地人还用凳子占好了地方,几乎没有我们的插足之地。

  我还记得当天放的电影是个50年代的片子,反映的是城市里的姑娘到内地支援建设,内容又松又散,时间有两个多小时。我紧紧地挤在当地山民们中间,忍受着他们身上特有的强烈的体味,硬着头皮,将电影看完。然后随着人群走回旅馆,到旅馆时,夜已很深了。

  通关这个地方虽然偏僻,但是途经这里的汽车确实是非常的多,几乎是彻夜不停的,到了半夜还能听到汽车从公路上隆隆开过的声音,尖利的气喇叭声,在深夜非常刺耳,那些连夜赶路的有不少还是军车,即使停在通关过夜的车子里,也会有一些是军车。

  有一次,我看到一辆军车要驶进停车场,那个驾车的军人,满身大汗,背上的衣服结满了白花花的盐渍。他心急慌忙地想把车子倒进车位里,不小心将一辆停在那里的卡车前灯撞坏了。那辆前灯被撞坏的车的驾驶员是个云南人,讲着一口硬帮帮的云南话,骂骂咧咧地发着火,还一定要将军车上的灯拆下来赔他。

  那当兵的是个北方人,年纪很青,不停地打着招呼,陪着不是,说他在这里吃了饭以后,有任务马上就要赶路,军车上的灯是不能拆的,并告诉那个卡车司机,后面他们的给养车马上就会上来,他留下个字条,让给养车上的人拿个灯赔他。

  那个卡车司机执意不肯一定要拆,惹得那个当兵的发了火,大声地说道:“我看你敢拆!这是军事任务,你敢破坏!”

  于是,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刚才还是气势汹汹的那位,一下子就给镇住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马上就没有了火气。这是我几十年前回家探亲的路上,在通关亲眼看到的一场喜剧性的争吵。

  通关地处哀牢山腹地,四周都是一座连着这一座的大山,望也望不到边。盘山公路在大山里盘旋缠绕、蜿蜒曲折,一路上的悬崖峭壁令人胆颤心惊,我们年轻的时候在这条险路上来来回回地走过好多次。

  通关这个地名确实也起得有意思,通过这里以后再往南,公路就一路下坡,再走一段路程就到思茅那个大坝子了,离西双版纳也就不远了。

  通关,在我心里始终将它当作通向艰难的关口,因为过了这里,几乎就象征着快到了我在其中苦苦挣扎过的农场,那个充满着人生艰难的地方。

 
               2009年12月20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