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 原八分场上海知青张涛      上传:2010-01-07 

 

 

 

  我这里讲的普洱,现在已被称为云南省宁洱县。我们在版纳当知青时,这里叫作普洱,因此,我现在仍然习惯于这样称呼它。

  普洱这个古滇小镇,虽然地处边陲,但我想一定还是有不少的人听说过它,这当然要归功于那闻名遐迩的普洱茶。只是,当年能亲临此地的人终究不多,这是因为那时的交通实在太闭塞了。从昆明坐长途汽车到这里,要在险峻的盘山公路上,整整地颠簸三天。

  我们却因为上山下乡的原因,因祸得福,多次途经这里,领略了它那幽静、醇厚、古朴的人文自然风貌。

  这地方离滇南重镇思茅很近,或许因为它太小的原因,当时这里没有汽车站。

  我们每次途经这里,客车总是停在靠近公路边的一家饭馆前,旅客们纷纷下车吃饭,饭馆座落在路边一个小小的山坡上,上饭馆就得走一小段青石板铺成的台阶路。

  有时,有些山民会在附近卖些自家的土产,因为当时的极端政策,这种行为是不被认同的。那时当地的农民非常穷,所卖的东西大都是些本地产的水果,与版纳产的相比,不仅质量差得多,而且还要贵一些。因此,我们不到饥渴难忍时,一般很少会去买。偶尔也能看到有些鸡蛋在出售,按当时的工资水平看,价格是绝对不便宜的。当地的山民将出售的鸡蛋用稻草巧妙地捆扎起来,成了著名的云南十八怪之一。

  路边的这家饭馆,主要的服务对象是过往的驾驶员和旅客,平时也不会有其他的食客光临。只有在客车到来时,饭馆的生意才会突然地兴隆起来,客人一到,厨房才匆匆忙忙地起锅炒菜,一炒就是一大锅,卖饭的窗口前挤满了等着吃饭的旅客,等那锅菜炒好以后,卖饭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从那窗口挤出来的旅客,每人手里一碗饭一碗菜。人手一份,品种单一,那情景有点像如今的快餐。因为旅途中的饥渴,那时,我们大多胃口都会很好。

  这里离开普洱街有一段距离,有时客车到这里,驾驶员停好车后,大声地说道:“吃饭,过两个小时开车。”话音刚落,大家便分头自行解决午餐。

  那时我们年轻好动,就会结伴到普洱街上去吃饭,街上的饭菜要比公路边的丰富一些,还能有些挑选的余地。

  从一条垂直于公路的丁字路口进去,穿过一片小小的农田,沿着蜿蜒曲折的石板路转了几个弯,走过一段上坡的青石台阶,就能看到那条狭窄而热闹的普洱老街。

  这是一条不长的街道,也是当时普洱唯一的一条商业街。沿街有不少商店,其中有饭馆、小食铺、茶馆、烟杂铺、土产店,还能看到新华书店和邮局。

  街道的两边也有一些民居,门口蹲着一些脸色黝黑面容消瘦的老人,双手抱着一个比胳膊还粗的竹烟筒。他们歪着脑袋,不时地将嘴和腮帮凑紧油光锃亮的竹烟筒,用力地吸着烟,发出“噗噜噜……”的声响。

  路旁的茶馆里,烟雾缭绕,热气腾腾。里面坐满了茶客,看他们的衣着,其中有些还是周围的山民,他们的身边还搁着箩筐、扁担、斗笠等杂物。这些山民们一大早翻山越岭,从周边的大山上下来,在镇上刚办完了事,在这小茶馆里泡上一碗茶,在浓郁的普洱茶香里,与同伴们悠闲地交谈着,享受着他们难得的请闲。

  小饭馆里迎面扑来一阵热哄哄的烧酒夹着饭菜的香味。街上的这家饭馆,远没有公路边的那家拥挤,但客人还是络绎不绝的。

  当地的食客,坐在桌子边的条凳上,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潇洒地踏在凳面上,要上一碗辣子炒肉之类的菜,再加上一大碗土烧酒,津津有味地慢悠悠地喝着。

  当时,全国正在进行着一场疯狂的政治运动,人性被极大的扭曲,一切美好的东西被冲击得支离破碎。当年,我们却在这大山的深处,窥见了仍然顽强地部分保留着的,那么原始、淳朴、可爱的民风!

  普洱留给我不能忘却的印象,原因还不仅仅在于此。我在农场时曾经有过一个很好的朋友,75年初她离开农场到普洱,投靠在那里当教师的哥哥,那年,我们在场部无言分手以后,再也没有了联系。

  从那一年以后,我每次探亲经过普洱,对它就更加留意,因为那里曾留下我心中一段朦胧的友情。普洱镇那古朴、破旧的街头,那曲曲弯弯的石板路,在我心眼里更有了一种别样的风韵。

  如今,那幽远的古镇,还时常会出现在我的梦中。
 
               2009年12月27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