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作者: 张涛         上传:2010-05-13       

 

 



  墨江镇地处云南中南部,是哀牢山腹地的一个小县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在云南当知青的时候,有好多次曾从它身边走过,有时还会在那里住一晚,当时它的偏僻闭塞和极端穷困,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大巴沿着高速公路的下匝道,缓缓地驶入墨江休息区。时隔了三十多年,我再一次踏上了墨江的大地。抬头向四周贪婪地张望,极力地想捕捉当年的印象,四周除了连绵不断的大山依旧,很少再能找到当年的痕迹。只见墨江天文台球形的穹顶,在附近的山顶上高高地耸立着,给这绵绵的大山深处带来了强烈的现代化气息。

  休息区占地面积很大,显得有些空旷。餐馆、商店的旁边还有不少当地人设摊做着买卖,走近一看,他们出售的商品除了点心、泡面、水果外,还有一些煮熟的鸡蛋和玉米。长长的一溜摊位,其上商品也能算琳琅满目,并且货源充足,再也没有当年物质极端匮乏的痕迹。从中也能看出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尤其是农民身上的勤劳和入世精神,只要给他们安定与宽松的环境,要不了多少时间,他们一定能使自己的日子逐渐过得滋润起来。现在看来,过去的穷困,完全是因为长时间的人为折腾造成的。关于这一点,我们的国人一定得长记性,万不可好了伤疤忘了痛。

  摊主们说,他们曾是这里的农民。这块休息区,原来就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大田,在山区这可是一块不小的坝子。国家搞建设征了地,他们就失去了土地,国家给了他们一定的补偿,至于以后的生计,那就得自行解决了。

  我问一个摊位的业主, “ 拿了多少钱? ”

  “ 每亩一万多点, ” 他说, “ 大约拿到4~5万元钱。 ”

  我想,当时这些农民刚拿到这些补偿款时,一定会非常高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物价的变化,慢慢的这些钱就难以维持正常生活了。

  饭馆里正在营业,进去一看,15元一份自助餐,第一感觉,物价真是便宜,但其实是错觉,说是自助餐,实际上就是可以有点自选的盒饭,能选的基本是极普通的蔬菜,而且质量较差。这样的饭菜,即使在今天的上海市场上,售价决不会超过十元。在垄断经营的前提下,此时这里的物价,要高于大城市。其实,如今这也并不算太离谱。只是现在这里物质丰富,再也看不到当年的穷困,但是当年那憨厚的民风,好像正在逐渐地远去,我心中不免有点失落。


墨江天文台球形的穹顶,在附近的山顶上高高地耸立着,给这绵绵的大山深处带来了强烈的现代化气息。

 

 

  在版纳逗留了一段时间,从那里返回昆明时,我决定再次在墨江停留,吸引我这么做的原因,除了浓郁的怀旧情结,还有那现在已被逐渐炒热的北回归园。

  中午时分,大巴到了墨江,一下高速公路马上就进了汽车站。我拿着简单的行李下车出站,车站边就有一个不小的旅馆 —— 哈尼大酒店。我匆匆地办好住宿手续,标间80元一天,房间很大,设施很好也较新,这几乎是我在这一路上所住的最好的房间,只是不带早餐。

  今天早上,我从宁洱乘车出发,到这里路程并不远,也没有消耗多少体力。在客房里稍作休整,我觉得精力还很充沛,就打算去游北回归园。

  出了房间,下楼,我站在宾馆大门口。外面阳光灿烂,酷暑逼人,路上行人稀少,我想找人问路,也没有合适的对象。宾馆的底层开着一家脚摩房,看上去还算正规,里面坐着几个女服务员,我跨步走了进去,她们以为来了生意,热情地起身招呼。这时,我也想到向她们问路是不是合适?但还是忍不住用半生的云南话问了她们。

  “ 磕(去)北回归园匝个走? ”

  她们的热心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 从这点磕(去)还是有一节路,嘎,你在门口叫张摩托带你磕啰,才两块钱, ” 其中一位女服务员热心地说, “ 叫他带你到小路口,还不消买票,你自己磕,就找不着唦。 ”

  这时,我突然感到,纯朴的民风好像还在!

  于是,我就在宾馆门口叫了辆摩托,车主顺手塞给我一顶安全帽,我随手就将其扣在头上,乘势跨上摩托车后座,路上行人稀少,头上烈日似火,地下暑气蒸腾,车主将车开的飞快,我不免心里害怕,不停地叫他开得慢点。在一座山脚下的一些民居前,摩托车停了下来,车主指着房屋间一条上山的小路,告诉我从这里上去就是回归园。

  沿着陡峭的小路上山,不多远,就看到一垛顺着山势高低起伏的围墙,其低的地方高度还不及我的腰际,墙上留着人们频繁翻越的痕迹,使这里几乎成了一条山间便道,我没有多想,跨过围墙进入园区。上帝知道,我确实不是蓄意为之。

  整个北回归园就建在一座山上,园中有一条线从下而上贯穿整个园区,这就是神奇的北回归线 —— 太阳转身的地方。园里有一些标志性的建筑,还有极富哈尼风格的雕塑,回归线从中穿过,将其连成一串。远处的山头上,还建有器宇轩昂的墨江天文馆。园区占地面积不小,但游人不多,我想即使不卖票,当地人也不会经常来这里游玩。

  从园里下来,在附近一家回民开的清真饭馆里吃饭,看厨房里有野生菌类,这当然是我的首选。在等着上菜的时候,旁边有两个当地的男子在用餐,看到他们的餐桌有个菜很特别,我好奇地问他们: “ 这是什么菜? ”

  “ 臭菜炒鸡蛋, ” 他们很认真地告诉我, “ 很好吃!不知你可吃得惯? ”

  并且一再邀请我尝尝味道,我几次婉言谢绝,他们仍然相邀不止,其中一位竟然到边上拿来一双一次性筷子给我,这样,我就尝了一口,味道很特殊,口味浓重,我个人觉得还是可以接受。

  从这么一件小事就能看到,山里人的憨厚、纯真、热心,直到今天仍然与所谓的城里人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顿饭,让我领略了当地的真实物价。一份炒野生菌8元,一份苦瓜炒鸡蛋才6元,饭是免费的。物质的丰富,生活的改善,与三、四十年相比,已是沧海桑田了!


墨江北回归园大门,中间那条线就是神奇的北回归线,沿着楼梯折返而上,就能看见园内一些标志性建筑。

  极富哈尼风格的雕塑。

  台阶上透明的部分就是回归线,从雕塑中间穿过。

  北回归线从标志性建筑中间穿过,一直延伸到山头上的墨江天文馆。

  能看到回归线一直从山下上来。

 

 

 

  从回归园回来,我就在宾馆里睡觉,直到晚饭时才醒。饭后,天气逐渐凉爽,我出宾馆大门,沿着宽阔的回归大道,走到太阳广场。广场周边有一些非常现代化的建筑,中央还矗立着有关太阳图腾的雕塑,如今的墨江已把北回归线、太阳转身的地方当着营销自己的品牌,因此,墨江的街头路边都会有类似的装饰。

  广场边有一条流过城区的小河,河边上有一条宽阔的人工种植的绿化带,其间还竖着一些雕塑作品,悠闲自在的人们徜徉在红花绿树丛中。绿化带的另一边是一条宽阔的马路,路的那边有不少繁华的商店。

  太阳下山后,商店内外,门前、路边,人来人往,人气兴旺。这就是墨江所谓的 “ 步行街 ” 。不过它只是徒有虚名,路上不仅有自行车、机动车驶过,有时还会发现,一匹高头大马拉着板车堂而皇之地健步走过,发出音色清脆、节奏明快的声响。

  突然,有一长列崭新的摩托车,排着整齐的纵队,一辆接着一辆慢慢地驶过步行街。领头的几辆还打着彩旗,原来是日产摩托在做广告。

  这次来云南,发现这里的山区、农村,已经很少有自行车了,取而代之的就是摩托车。连版纳的傣族上山砍柴,都是借助于摩托,再也看不到肩挑牛拉了。从中你就能看到我国农村摩托车市场有多大。

  我一路打探着找到了原来那个唯一的十字路口,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的模样。向路人打听,这是不是原来的那个路口?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感觉上路面变窄了许多,询问路人,路面是否改建过,得到的回答却是否定的。

  原来旅馆的位置上,现在开着一家超市,店门口正坐着一位当地的老人。

  我向他打听, “ 这里原来是不是一家旅馆? ”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后,连声说道: “ 是,是! ”

  顺着原来旅馆的位置向前走,路两边有些房子明显年代久远,破旧的木质门窗敞开着。房顶上那些饱经风霜的瓦片,尽管已经歪歪扭扭,但仍然顽强地排列着,瓦缝间枯萎的衰草,还在风中摇曳。我抬头看着它们,心想:曾记否?四十几年前,有过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从你们身边走过,今天我又前来看你们,你们是否还能认识我?!

  三、四十年前墨江的贫穷,即使在云南当地也是出类拔萃的。当年,这个唯一的十字路口也是不完整的,两条相交的土路形成了这个十字路。

  其中一条土路的一边就是这个简陋的旅社,另一边,要走一段路,才有一个停车场,四十几年前,我们第一次在这个旅馆过了一夜以后,第二天一早,就在这里排着队走向停车场,然后再上车出发,继续前行的。

  当年,另一条土路的一边有这里唯一的一家两层楼的百货商店,隐约记得,其中除了有一些简陋的农具、本地的茶叶出售外,没有任何其他商品,商场里洋溢的气息,也像当年山民身上的气味。这条路的另一边,当年没有什么像样的房屋,过往的客车倒是常常在这里停靠。说来还真有点不可思议,当年这里就有类似上海黄牛一样的人物,应该还是当地的农民,他们经常在这里从知青手里收购全国粮票,每斤五角钱,当年我们每月工资28元,还可用粮票从他们手上换来上海紧俏的布票。当年这里缺粮,从中可见一斑。

  今天,我站在这个有点陌生的路口,在昏黄的街灯下,看着街上过往的行人,心里真切地感受到:岁月易逝,往事不堪回首!

  在墨江回归园里,俯瞰如今的墨江的城区。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