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红土跋行(目录)
 素材|奚建秀   整理|诸炳兴    上传: 2014-10-03


 

  1970年6月,我响应号召,从上海来到西双版纳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二团五营三连。1973年认识了从三营调来我连队的上海知青何安平,分到我一个班,朝夕相处,日积月累,俩人走到一起,后导致了怀孕,在1974年3月21日,产下了女儿。当时兵团对此是非常紧的,也是影响极其严重的事件。那时,我还受到劝取退团(实为开除团籍)。何安平受到记大过的处分。
  上海的亲人们得知此事,恨铁不成钢,更受不了打击,,怕我从此永久留在边疆不能回城,急忙打来电报哾"母病危速回沪"(这是事后我才知道)孩子是肯定不敢带回去了,孩子太小,又要吃奶,边疆物质匮乏,根本买不到奶粉。我又要赶回家,怕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正好营部卫生所的王家融(现在东风农场医院,巳退休。)正在西双版纳小勐养解放军142医院实习时,医院里有人托他领养知青孩子,经介绍后,就这样孩子被抱走了。当时怕我伤心,走的匆忙,沒留下任何信息,只知道领养孩子的叫"许美云", 是该医院外科护士长,当时年龄在30岁左右,身高有170左右。当时,她说好我们以后做亲戚,可以随时看望,我也就放心了。
  从上海回云南后,我们去小勐养看望,孩子长的白白胖胖的,许美云给了我几张相片,让我放心。但那时邻居的几句话,我又开始担忧了,许美云和我们说丈夫姓李,但邻居告诉我们说姓扬,孩子可能叫"杨静",又说孩子的养父在河南:甸县。我心里隐约感到不安,但无计可施,主要还是无从启齿.
  1978年底,当知青大返城,我们回到上海,安定下来后,我们四处打听孩子的消息,才了解到孩子早巳离开云南。从此,我们踏上了寻找孩子的旅程,2009年去小勐养医院人事科,才知道了医院早已迁移。从此杳无音讯。
  如今我的爱人,孩子她爹没能等到找到女儿的那一天,已于2010年因突发脑炎,不幸过世,临死前还惦念着离别40年的女儿.
  我失去丈夫后,把更大的爱放在了寻找女儿的身上,如今我虽然有一对子女陪伴,但无时不刻地想着被送人的孩子,如今我也巳年过六十了,但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今生只想与亲生女儿见上一面,每每想到孩子,我心如刀割,至今我仍然不能原谅自己在那个年代犯下的错误。我朝思暮想能与孩子见上一面,如需要,更愿意付出作为一个母亲给她的帮助,我期待通过中央一台《等着我》栏目组,能帮我完成这个夙愿,让我给孩子一个"母亲的拥抱"。

 

我的孩子"杨静" 的唯一照片

孩子由保母抱着在小勐养木瓜树下的照片


1973年奚建秀在西双版纳当知青时的些片


回到上海后奚建秀

2009年奚建秀与丈夫何安平赴云南寻找女儿在丽江留影(最后合影)

                       奚建秀本人提供素材 诸炳兴整理

                     2014年9月30日凌晨于西双版纳景洪市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