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雨林清籁(返回目录)
 

文/ 山那边来博客      上传日期:2008-07-25



  还记得这三样食品吗?版纳东风知青战友。

  七0年,来到版纳东风农场。在上海时开大会,听农场的领导讲得我们都入神了。

“西双版纳风光美丽。农场住的是瓦房。吃饭有食堂,菜肉都有。橡胶树已经割胶了。

”我们十七岁的小孩子,听了后,都开始做梦了。纷纷报名,要求去西双版纳东风农场

上山下乡。

  到了东风农场,并没有把我们分到老的分场去。而是把我们分到了新建分场九营。

那时的九营,通往营部的山路,刚刚用拖拉机推出来。营部也只有几间刚刚造好的茅草

房。更不要说连队了。我们连队连茅草房都没有,要靠我们知青自己去建。九营的状况

完全和农场领导在上海时介绍的农场情况,截然相反。当时只有老的分场,情况和他们

介绍得差不多。

  连住房都没有,更不要说是下饭的菜了。种菜的地都还没有开垦出来呢。由于在上

海听说样样有,我们也没带什么食品。初来乍到,天天顿顿吃白饭,米汤加盐当菜。吃

得我们都反胃。于是,小孩子也不懂事,也不知上海父母的难处。身上有一点点文化,

写信是不成问题的。于是就纷纷写信回家,要求家里寄一点吃饭的菜来。从小到大,还

没有吃过白饭。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呢?

  七0年,上海的父母其实也很困难,每家穷得哪有什么钱啊。但听说自己的子女在

边疆吃苦,除了流泪,拼了命也要赶快寄包裹去。于是父母们就东凑西挪,举债购物,

邮寄包裹。因此,一只只包裹从上海飞来版纳。弄得农场邮递员连连叫苦。这么多的包

裹,怎么送啊?

  从上海飞来的包裹中,其实内容都差不多。大概肉松、香肠、腊肉、罐头是最好的

食品了。大部分都是些最便宜的,最能保存的,最能下饭的食品。其中卷子面、酱油、

酱菜是最多的。

  卷子面是很方便的食品。点上煤油炉,用水煮煮。然后放点酱油来调味,就可以吃

了。小孩子长身体,肚子会经常饿。有了它,就不怕了。酱油是固体的,用多少就拿多

少来化开。从伙房打饭回来,在碗里放点固体酱油拌一下,一大碗饭也就吃得下去了。

如果再有点油辣子来拌一下,饭的味道就更好了。酱菜的品种很多,但以上海大头菜居

多。因为这种酱菜干燥,容易保存。

  有了这三样秘密武器,版纳东风农场的知青吃起饭来,也就可以应付了。只是苦了

上海的父母们。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要给远在版纳的孩子寄一只包裹去。平时,他们

在上海的日子就更苦了。平时。他们要千方百计地抠,要千方百计地省,要千方百计地

饿。才能挤出一些钱来寄包裹。

  慢慢地,对这三样食品,我们也吃得习惯了。也就吃上瘾了。对这三样食品,是丢

也丢不开,忘也忘不掉。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还是喜欢吃浓油赤酱的菜,喜欢吃稍咸一

点的菜。喜欢吃上海制面厂生产的味都牌强力卷子面。这些生活习惯,都是在版纳养成

的,都是那个环境造就的。改也改不掉。

  我们的身上有一种情结,叫知青情结。

  我们的身上有一种习惯,叫知青习惯。

  我们的身上有一种风格,叫知青风格。


                             2008年7月12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