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雨林清籁(返回目录)

    文/芮纪大(本文原载于《橡胶树》博客)   上传日期::2009-10-17 


  这是我保存了将近四十年的一张老照片!

  前排右二为《吉言言》、后排左二为芮纪大。

  这两天来,接到知青朋友的来电,询问〝吉言言〞的病情以及我是如何认识她的?考虑了一下午,决定用发博文的方式在网上公开解答!

  1970年3月20日,我随着上山下乡的浪潮离开了上海。3月30日来到了云南东风农场红卫十一队、即〔一分场十一队〕。我当时人长得矮小,生就一张娃娃脸。在男女知青中,我算是小罗卜头。奇怪的是我的连长〔现役军人,腰佩手枪〕长的比我还要矮小。请见上述照片:后排左一为连长李志新,左二为博主芮纪大。后排右一为政治指导员朱大华。后排右二是北京知青孙继明,我的班长。

  照片中的二十位女士都是上海知青。前排右二就是〔吉言言〕

  说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我和吉言言在云南农场时是一个连队的队友。

  1970年年底,我莫名其妙被评为〝五好战士〞,我的班被评为〝四好班〞。上级一纸调令、把我们这个〝四好班〞调去组建十五分场四队。〝吉言言〞被领导按排去一分场工程队担任文书工作。

 

  我在一分场十一队待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却为大家留下了许多笑话!因为我人长得矮小,知青们都称呼我为〝小人〞。记得刚到农场时,因思念家乡,我们知青住的一排草房内不知是谁先哭了起来,紧接着整排草房的知青都放声大哭,唯独我感觉这很好玩,拿起洗脸盆拼命敲起来。知青的哭声引来了指导员朱大华,他带了几个班排长前来敲门,挨个训斥:农场不苦要你们来干啥?当他带人快到我屋时,我突然放声高唱〝地主闯进了我的家,狗腿子一大帮〞。至此大祸临头的我还不知深浅,嘻皮笑脸的为指导员做了一个弯腰〝请〞的手势,一排长丁继标上前一把抓住我的后衣领,使我两脚腾空,〝你说、谁是地主?谁是狗腿子?〞此时的我才感觉坏事了,他们已不把我当小孩看了。只见指导员朱大华铁青着脸,吩呼班长去敲钟全连紧急集合,召开现场批判会!

                  

   记得刚到农场时,我在连队因为是〝小人〞,所以,我比其他人要自由得多,我可以在连队随意走动。他人都上山干活,我只要喊吃不消,连队就会照顾我,让我待在连队剥花生〔种花生的种子〕,因为整天都是和一些老弱病残的人在一起剥花生,我感到没劲,总借机会溜出去在连队东转转,西看看。......

  在连队文化室,我看到一个女知青在写黑板报,上前一看,我惊呆了,〝她写的粉笔字太好看了!〞你们知道她是谁?这就是我们一营十一连的笔杆子〝吉言言〞。


  〝吉言言〞在黑板报上留给我印像最深的那句〝友谊需要用忠诚去播种、热情去灌慨、原则去培养、谅解去护理!〞的词句至今我还记得。她还特喜欢老职工的小孩。只见她经常在连队托儿所用特好听的普通话为小朋友唱歌讲故事,不知为啥,我总喜欢有事没事站在托儿所门口听她为小朋友说话!

  我们连队的副指导员李志华有一辆旧的自行车很是惹人眼红,好多知青都想借来骑骑玩玩,可谁也骑不成,唯独〝吉言言〞可借出骑着它在连队球场四周飞速转圈、时而左托手,时而右托手。这在当时的连队来说,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连队知青的心目中,〝吉言言〞给人的印像是〝聪明、有气质、有修养;但也有点孤傲,不愿睬人、有些娇气、有点矜持、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儿;她还有些架子,自以为了不起。我曾好几次想与她搭话,谁知她白我一眼,转身就走。气的我干瞪眼。想想也没法,谁让我长得又矮又小,.......

  有一次,我在连长李志新屋中玩。连长解下带枪的皮带随手扔在床上,我乘连长不注意,拿起他的手枪玩了起来,〔枪中没子弹〕抬手东瞄瞄,西瞄瞄,然后一步跨出屋,正好看到〝吉言言〞迎面走来,我举起枪向她瞄准,吓的她脸色发白,抱着头边跑边大喊〝救命啊,小人要杀人啦!〞,见她这模样,我乐的哈哈大笑.......

 

                  


  凡是云南农场的知青、都知道〝新建营〞是最苦的地方、一般大多数人都不愿去!而我却亲身经历了组建十五分场四队和七队。其中的酸、甜、苦、辣滋味不是每个知青都能体会的。

  我们〝四好班〞全体成员要离开一分场十一队了。临行前,连队召开了欢送会,〝吉言言〞在黑板报上写道〝大力发展橡胶事业,满足全国人民需要〞。

  我们一行人背着行李,捧着毛主席像,举着一面〝向荒山老林开战〞的红旗出发了。......

  充满孩子气一脸天真的我来到十五分场四队后,面对座座荒山老林感到了恐慌,〝这算什么连队啊?没房子、没菜地、没猪圈、甚至连脚下站的一块平地也没有。〞带队的头儿说:你们要牢记毛主席的教导〝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在上面好写最新最美的图画〞等等!就这样,我们拼命苦干了四个多月,盖起了草房、开出了菜地、搭起了猪圈。迎来了一帮退伍兵和上海龙华县的农民知青。他们的到来使连队一下子热闹起来......

  还没享受到自己亲手组建四连带来的欢乐,上级一纸调令又把我们班调去组建十五分场七队。我们没日没夜的大干苦干三个多月后、连队的基本框架搭起来了。一个蒙蒙细雨天,我们迎来了重庆知青。也就是后来通一称呼为〝小四川〞。小四川的到来使十五分场各队人气猛增。

  这就是我亲手参加组建的十五分场七队(1971年)。请看照片中的男女青年,〝娃娃脸〞实在太多了。我由原来的〝小人〞变为大哥了!

  在以后的学习工作中,我与重庆知青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79年,云南知青在丁惠民的带动下,顺利大返城了。从此,我结束了将近九年的知青生涯。

  回到上海后,开始了新的生活。先是帮人做木工活,打家俱,每天通常做得很晚,为的是多赚些钱。后进针织内衣厂当车工,再后、长期出差在外,为单位追讨债务。一个偶然的机会进了公交公司当驾驶员。在2005年因身体健康状况不舒原因,我从公交公司退休至今。

  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早已从申新九厂退休。女儿经营着自己创办的公司。我的外孙女今年四岁了。相当讨人喜欢。这一切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享受天伦之乐吧!

  退休了、有的是时间、为了了却想念同连队的北京、重庆知青之苦、我先后去了北京、重庆、云南东风农场。.......


                 

 

  1970年底到2008年底、整整38年之久。我再也没见过〝吉言言〞、更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去年四月中旬、我去重庆和〝小四川〞们聚会、临别前、我和这些重庆知青朋友相约:农场五十大庆时东风农场见。年底、我和这帮重庆知青又在农场见面了。亲眼目睹农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心中感慨多多。回到上海后、我以写日记形式在博客上发表了【云南行】共十九篇短文。受到了众多网友的欢迎。我在回复他人的点评中、发现有一个叫〝吉言言〞的网友留言说:〝向你学习、祝元旦快乐!我们曾经在一个连队〔一分场十一队〕呆过。〞

  当时因为给我留言的太多、我又急于写【云南行】日记、这个〝吉言言〞没引起我的重视。第二天我上网、又见〝吉言言〞留言〝辛苦啦!你的美文是为我们知青写的、也是为我们第二故乡写的、不容易啊!注意身体、别太累了!〞看到这条留言、我到她博去看了一下、没弄清楚这个〝吉言言〞到底是谁?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通过不断给她发纸条联系才搞明白、原来这个〝吉言言〞就是我在38年前用手枪吓唬她的那个可爱的〝吉言言〞!.......

  网络真神奇、我感谢网络让我和分别了38之久的〝吉言言〞又联系上了。

  当我决定要和〝吉言言〞见一面时、遭到了她的拒绝。我从她的博客中得知她重病在身、住了好几回医院。由于整天吃药、激素使她浑身浮重。看到病魔如此凶恶摧残〝吉言言〞、我的心在滴血、整夜失眠的我决定立即去她家探望、送上一份知青的关怀。〝吉言言〞在我去她家前上传两张病前病后的照片、我看到照片后、痛苦的泪水不停的流、.......

             2007年的吉言言

  分别三十八年、在网上奇遇、当我第一次去〝吉言言〞家后、心中难以平静、提笔写了篇〝可伶的吉言言〞博文。见我博【可伶的吉言言】。我在文中呼吁我的博友及东风知青都去关心一下〝吉言言〞!........

  吉言言本来很平静的博客突然间热闹非凡,众多网友纷纷前去探望,送去许多滚烫的慰问语。其中也有一些是我们东风知青网友。面对网友们的慰问,吉言言不顾身体劳累,逐一进行回访。吉言言有礼貌的回访及充满智慧的点评、获得众多网友的好评。吉言言写博始终坚持〝有访必回〞的姿态!

  我的〝一张老照片的故事〞到此搁笔。



[返回]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