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雨林清籁(返回目录)

    文/梁光瑛     上传日期::2009-12-03 

 

  1970年至2009年,时光流逝了整整的三十九年。在西双版纳生产建设兵团时期,我所经历的那些艰苦繁杂的劳动往事,象砍坝啊,挖树坑啊,大会战啊,砍竹子啊,打土坯啊,自己一直在强迫自己,象摆脱梦魇一般的摆脱遗忘。经过多年的争斗,这些往事已大多象飘散的轻烟,无影无踪了。

  惟独一次背米的经历,象光线下追随自己的影子,紧紧相随,挥之不去。
  ……。

  1970年6月9日,我随着一群不知愁滋味的少年离开上海,经过10来天的长途跋涉,抵达了目的地——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二团九营三连。

  三连,新组建的连队。大概是为了安置如潮水般涌来的知青,在荒山野岭中仓促组建的。

  几间四面透风的竹笆屋,晚上睡觉,透过稀疏的草排,隐约可以看见星光。一块不大的土操场,还散发着原始森林腐朽的味道。一条蜿蜒曲折的土路,盘旋在起伏的地面,不长,很快就消失在视野之中。

  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一切生活必须的物资,都得从20多公里外的小街运来。

  我们到三连没多长时间,就进入了西双版纳的雨季。那雨,下得铺天盖地,哗哗的,天和地被一道雨的帘幕连接在一起,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雨水把原本就不坚固的土路泡成了泥浆路,运输车辆无法通行。三连,成了雨水包围的孤岛。

  炊事班告急,米没有了!

  下雨天不出工,是农耕社会的必然。乐得休息一下酸痛疲惫的身体。可是,工可以不出,饭不能不吃。要吃饭,就得解决米的问题。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只要有了人,就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造出来。”

  连队紧急动员:全体步行到小街背米!男生五十斤,女生四十斤,自己解决包装器具。

  在家乡,在上海,出门就有无轨电车、公共汽车。最不济,也有辆自行车。学校组织个春游,到长风公园、西郊公园,才几步路啊,必然是车去车回。长这么大,谁走过这么远的路?还要背着分量不轻的米!

  倒退回去了。谁让我们来到了这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的地方呢。

  走又怕什么?中国革命不就是走出来的吗?红军两万五千里,还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呢!解放大军从北到南,双脚可是赛过了蒋介石的汽车轮子的。

  有什么活思想,有什么崇高的精神,当时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解决米的问题。吃饭,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要自己解决装米的东西,还真的难住了我。40斤米究竟有多少,头脑里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但不管怎样,还是得准备。也算急中生智吧,我把枕头里的枕芯拿出来拆开,倒去充填的谷壳,就是一个现成的口袋了。(背米回来,枕芯里的谷壳再也无法原样装回,只好随便填进几件衣服了事。——这是后话了。)

  第二天一大早,全连集合,冒雨向小街进发。

  三连的上海知青战友大概谁也忘不了!那天,是中国共产党成立49周年纪念日——1970年7月1日。

  开始,队伍还有说有笑,有的战友还轻轻哼唱着歌曲。很快,队伍沉默了,耳畔只有呼呼的喘气声伴奏着时而淅沥时而瓢泼的雨声。

  路,完全没有了,全是泥浆。一脚踩下去,小腿肚立即被泥浆淹没。穿鞋上路的同伴最惨,没几步路,鞋就被泥浆吞没了,摸半天摸出来,还得提着走。

  跌跌撞撞,不知摔了多少跤,总算走到了小街。在粮食局的门市买好米,水都没喝一口,又往回走。

  一看装米的东东,大家都笑了,手提包、挎包、包袱皮……应有尽有。最搞笑的是几位男生,把运动裤裤脚一扎,开始装米。装好米后,把裤腰扎紧,往脖子上一骑,还朝大家直做鬼脸,把大家逗得前仰后合。这一下,好象精神和力气又回到身体里来了。

  可惜好景不长,笑声很快就被雨声淹盖了。为了不让米淋湿,大家的雨衣都用来包米了,自己只有硬挺着在雨里挣扎着走。

  雨,时断时续,湿透了的衣服全部紧紧贴在身体上。风也肆虐起来,挟着大颗的雨点,向脸上、身上使劲地抽打,象锋利的刀子,一寸寸撕裂着潮湿衣服紧裹的娇嫩肌肤。泪水不知不觉的流出来了,无助的、委屈的、伤心的。和着饥饿逼出的冷汗、雨水,从脸颊向大地滚落。

  还没走到三分之二,天就黑了。黑暗象一个巨大的笼子,一眨眼就罩住了大地,伸手不见五指。队伍已经不是移动而是在挪动,无比缓慢的挪动。摔跤、爬起,再摔跤、再爬起……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只是机械麻木的重复着。

  好不容易,看到了连队矗立在黑夜中的竹笆屋的影子。鼓起最后的勇气,把身上背负的米甩在伙房,冲回宿舍,人,完全瘫了……

  随即,爆发了一场大哭。

  那天,正好文书从营部带回了信件,几位同伴幸运的收到了家里的来信。哭声是从他们的宿舍传出来的。开始,还有些压抑,怯怯的。后来,一间间宿舍都传出了哭声,越来越大胆,越来越大声,越来越肆无忌惮。压过了哗哗的雨声,呼啸的风声。

  雨,下得更猛烈了!

  ……。

  三十九年过去了,往事如烟,逐渐飘散。

  三十九年的岁月,当年一起背米的同伴,都稳稳地背负起了生活的重担。谁说不是得力于哪次背米练出的肩膀?

  三十九年的岁月,当年一起背米的战友,都稳稳地走在崎岖坎坷满布荆棘的人生道路上。谁说不是得力于那条凹凸蜿蜒的泥浆土路!

  ——感谢我的好战友珍珍、扣洪为我提供了若干细节

                         2009-09-12

                   

 
[返回]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zjie[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