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雨林清籁(返回目录)
 
文/叶铁淳      上传:10-02-05
 

  第一次见到“少傣”(傣族姑娘)玉娣,并不是在露天电影场上用手电照着(当年西双版纳傣族是用手电照着找对象的)认识的,而是在大勐龙新华书店略有坡度的门口。星期天熙熙攘攘的人流后面,一位少女倚门而立,别有一番韵味。头上自然地搭着上海产的,有流苏的提花大毛巾(上海人叫浴巾),粉色的紧身衣佩着大红色的琵琶钮,一对大眼睛,眼神正夸张地向四周移动,眼球白的部分雪白,黑的地方乌黑,没有一点多余的颜色(的确她的眼睛在大勐龙是独具魅力的)。晨光拂在她的身上,宛然一道风景,给人过目不忘的感觉。平心而论,谁都想驻目一瞅,现在的人叫回头率高。

  数日后,我和朋友到小街去玩,骑着单车,因颠簸,书包架折断了。转而我们骑到公社的拖拉机站,欲借工具修理。车间里有一位长得眉目清秀的少傣正在开车床。这时对面屋里传来一个声音:“比郎香,马来进干弯考了”(香大姐,过来吃午饭)。我顺势看到屋里叫的人,真是那天新华书店门口的大眼睛,我大胆地和她搭讪起来,发现她并不忌讳我,便试着跨进她们的门槛,在她们的招呼下抓了一团糯米饭,一支烟没抽完,我们的话题已展开了。噢!原来大眼睛叫玉娣,初中毕业后在站里做修理工,家住景龙寨。开车床的叫玉南香,是曼飞龙人,她们同住在拖拉机站,是好姐妹。我们厚着脸皮,半开玩笑似地问她们愿不愿意嫁给汉族,她们只是笑着说:你们不会要我们。其实她们心里很愿意嫁给知青,尤其是上海人。问为什么,她们说上海城市大,不用爬山,男人很会做事,衣服穿得又好看。但若出嫁,得有个条件,必须给她们一块上海牌女式手表,的确良朝阳格衬衫,腰鼓形女包配丁字形皮鞋,还有什么结婚时要多少手牌丝线,多少酒,以及要学会养猪等等(当地傣族的风俗是结婚后男的先住进女方家,两年后由生产队划地给他们造竹楼,完了再分家)。其实我和她们交往真正的目的是喜欢当地淳朴的风情,当然她们的袅娜身段和细软的声线也很吸引我。傣族质朴的语言,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她们身上的美就像多姿的凤尾竹,经得起看,耐得住推敲。在她们身上能看到审美情趣的延伸,给我产生一种簇新的想象空间,耐人寻味。摸熟了她们的脾气后,按她们的逻辑思维,我们必须要表白一下,我和朋友作出傻乎乎的样子:“少傣,尚个笃立了,立尚门了(你们人品十全十美了)。”“奥少傣进巴隆了,进莫隆呀”(和傣族结婚能吃到大鱼大肉)。我们的话逗得她们忍不住羞涩,扑哧扑哧笑出声来。她们笑得越甜,我们之间的距离越近。

  几个寒暑,我们互相都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好像蜜蜂离不开鲜花,彩云缠绕着山峦,渐渐地成了“槟榔”(朋友,自己人)了。这时我的朋友对玉南香有了特别的感觉,而我没什么企图,对傣族的探究始终是唯美主义的。傣族性格内羞,要一对一叫她们出来比什么都难。玉南香出来必须要玉娣陪同,而玉娣也表示想和我交往,我却不能越过心中的底线。朋友叫我帮他一把,为了成全他,我只好勉为其难,也“谈情说爱”起来。感情的变化相当敏感,不久我的朋友和玉南香已形影难离,看他们徜徉在橡胶林里每前进一步,我却似乎要放慢两步,因为前面是我不敢到达的终点。每次相约,玉娣总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等我能说出什么关键词。我却犹如踩着窄窄的田脊一擦而过,总是用含糊其辞,风马牛不相及的故事来迎合她。虽说避重就轻,但也走过了那段充满情趣的日子。月光朗照,把凤尾竹打得斑闪斑闪的,我们常在米兰熏香的小路上留下轻盈的脚步。朋友和玉南香走在前面,缠缠绵绵,我和玉娣跟在后面,弯弯绕绕,大家相视无语,任凭脚下踩着的树叶沙沙作响。隐约的寨子似乎多情起来,远处不时飘来赞哈催人生情的吟唱,就这样,多少美丽的夜晚,多少甜言蜜语遗留在了林间的小路上。

  79年1月31日,版纳还被寒意紧锁着,知青返城的热潮已很热烈。再好的芦笙也难吹好恋歌了。我们受邀去她们那里,看到桌子上整齐地摆着镜子,木梳,胭脂,和刚采来的依兰香,看着这一切,我的心却像灌过铅一样沉重。忽然她们两个坐在床边,照镜梳妆起来,把发髻盘得服服帖帖的,然后依次插上五朵依兰香,顿时整个屋子芬芳起来。玉娣告诉我,为了今天的约会,这是她下班后在山上刚采来的。傣族姑娘在男人面前打扮,是最“碍”(害羞)的。今天她们把最“碍”的东西变成最爱的礼物送给了我们。于是我们最后一次走入树林,直到露水沁人,心里的结系了一个又一个,要我们开口和她们道别,比用锄头挖个树桩还难,我伺机轻柔地采下玉娣头上的五朵依兰香,放在她的手心里,一边用傣话含蓄地数着:“能,双,山,吸,哈(一、二、三、四、五)。”玉娣看出了我的心思,终于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古哈来奥拜恨啦(你们都很想回家了)。”借着月光,我看到她的眼眶里霎时闪起亮光。我沉重地点了点头,怅然地凝望着浩瀚的星空,无言以对。

  那夜,觉得小路越走越长,玉南香穿着紫红色的毛衣,玉娣穿着翠绿色的毛衣,上海产的大毛巾照样搭在头上,在月光的衬映下一闪一闪的,那是她们留给我的最后的色彩……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