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勐龙记忆 ->南疆飞花(返回目录)
 

留在勐龙的足迹

  ——有关东风农场知青的数据摘录

   柳百建  



 

引 言

  1968 年,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原因,整个国民经济处于衰退状态, 400 万“老三届”呆在城里,既不能升学,也不能就业,成了突出的社会问题。

  年底,“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指示发表,全国迅即掀起了上山下乡的高潮。随着“一刀切”、“一锅端”、“一片红”的做法,不少充满热情而又幼稚的青年被盲从卷入上山下乡运动。

  在这场声势浩大的上山下乡运动中,全国共有 1700 万以上城市知青走向农村、走向边疆。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广大下乡知青分担了国家的困难,在农村和边疆艰苦条件下为建设农村、开发边疆经受了磨练,做出了可贵的贡献。许多知识青年在推广农业科技、普及文化教育、引进内地的先进耕作技术和品种、提倡文明的生活方式和卫生习惯等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为改变贫困落后地区面貌做出了出色成绩。青春的闪光永远值得珍视。

  云南西双版纳是个美丽的地方。 1968 年第一批北京、上海知青来到位于大勐龙的东风农场屯垦戍边,种植橡胶树。 1970 年云南农场改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而后又有大批上海、成都、重庆、昆明等地的知识青年相继进入东风农场。

  知青们在东风农场的十来年时间内,付出了宝贵的青春、热血、汗水甚至生命,农场发生了一些什么变化?三十几年后的今天,我感到应当让他们了解。

  我曾在东风农场生产科工作,接触过一些生产类报表,略知一些农场生产情况。为使我们这些已年过半百的知青们了解方便,从《东风农场志稿》中摘录与知青有关的部分数据供大家参考,并以 1968 、 1978 年为两个时间节点。因为 1968 年是第一批知青来东风农场; 1978 年底至 1979 年初是大批知青离别东风农场,这两个时间节点段的数据,大致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知青在这时间段内的生产、经营活动。至于数据所涉及到的一些问题,孰是孰非,见仁见智,请知青们自己分析评说。

      自然地理

  东风农场位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县南端的勐龙坝,北纬 20 度 30 分至 21 度 46 分,东经 100 度 35 分至 100 度 47 分之间。农场东西最宽处约 14 公里 ,南北长约 40 公里 。场界内有各民族居住的 93 个自然村。

  农场处于勐龙坝与高山间的缓坡台地和低中丘陵地带。缓坡台地海拔 600 米 ~ 650 米 ,坡度 5 ~ 10 度,相对高度不大,地段连接成片,如一、二、三、四、五、七、十三等分场。低中丘陵地带海拔 650 米 ~ 800 米 ,最高达 895 米 (九分场二队橡胶林地),坡度 15 ~ 25 度,丘陵明显,亦有高达 35 度以上的陡坡。

气候

  春、夏、秋、冬季在农场只具时间概念,而无气温意义。一般可分为旱凉季、旱热季和雨季

  旱凉季(十二月~二月)是全年最凉的季节,降水 77 毫米 ,占全年雨量的 5.3% ,相对湿度 84% 。年平均气温 15.8℃ ,年最低月均温( 15.3℃ ,一月)和≤ 5℃ 极值低温都出现在本季。

  旱热季(三月~五月)是身体感受最热的季节。降水 278.7 毫米 ,占全年降雨量的 19.2% ,且多雷阵雨,相对湿度 79% 。年平均气温 22.7℃ ,≥ 35℃ 极值高温 平均出 现 8 天,月均最高气温 31.3℃ 。 本季昼热夜凉,昼夜温差 可达 22.5℃ 。

  雨季(六月~十一月),又叫湿热季。本季雨日最多,降水 1092.8 毫米 ,占全年降雨量的 75% 以上,相对湿度 89% 。年平均气温 23.2℃ ,≥ 35℃ 极值高温平均出现 0.3 天,月均最高气温 28.8℃ 。

人口

  1958 年农场初创时的人口以转业军人、下放干部、昆明社会青年及少量家属、小孩构成,年末总人数 1862 人。 1960 年湖南支边人员 3129 人移居农场。

  1968 年至 1971 年,北京、上海、重庆、昆明等市大批知青相继到场,共 13522 人, 1975 年从关坪农场迁入 895 人, 1977 年,人口增至最高峰,达 24364 人。 1979 年知青返城,人口骤减, 1981 年人口 17066 人,目前农场总人口 21878 人。

职工

1958 年,农场初创时的原东风、前哨、大勐龙三个农场的职工 1527 人, 1968 年始,大批城市知青来场,至 1971 年,共接收 13522 人,其中北京市 1525 人、上海市 6598 人、上海郊县 1339 人、重庆市 2938 人、昆明市 1122 人。年末职工人数增至 18402 人,是农场历年来的最高值。

橡胶树栽培

  从 1958 年试种 80 亩橡胶实生树,到 1987 年大面积橡胶树宜林地定植完毕,农场累计定植橡胶 216933 亩,实有橡胶林 142736 亩,有效种植率为 65.79% 。这过程主要分五个阶段。

  一、摸索试种阶段( 1958 ~ 1962 年)

  建场当年,开垦定植橡胶实生树 80 亩。到 1962 年累计定植 17126 亩, 507232 株。由于“三年自然灾害”等原因,这些胶树包括 1964 年大田芽接改造的在内,现存 5087.4 亩, 113453 株。

  二、高产无性系发展阶段( 1963 ~ 1968 年)

1963 年,根据云南省农垦总局对橡胶林“三化”要求(梯田化、覆盖化、良种化)大面积推广优良无性系。 1963 ~ 1968 年 6 年共定植橡胶树 39135 亩, 888212 株。合计 43404 亩 1185396 株。这些橡胶林是农场大面积高产林区之一。

  三、灾害橡胶损失阶段( 1969 ~ 1975 年)

  “文革”期间,农场生产秩序混乱,仅 1969 年一年内,橡胶林地牛害 1393.1 亩, 19115 株,火烧橡胶林 6109 亩, 17101 株。

  1971 年,全场万人上马,进行梯田开垦大会战,由于开垦定植指标与当时的宜林地资源及人力差距较大,又片面追求定植数字,近万人一哄而上,很多山地不规则,阴坡、阳坡、坡顶、坡脚一律开垦。有的队不砍坝,只挖穴定植,芽接桩苗不够定植,就栽实生苗凑数,一直拖到 8 月才勉强完成定植计划。这 35000 亩“会战胶林”现仅存 2538.5 亩,保存率只有 7.25% 。

  1973 年底至 1974 年初, 1975 年底至 1976 年初,农场遭受两次特大寒害。第一次气温下降至 0 ℃ 以下,全场橡胶受损失 39833 亩。第二次降温时间早,低温期长,冷湿交加,全场橡胶受害损失 9586 亩。两次寒害共损失 49419 亩。

  1969 年至 1975 年, 7 年共定植 75140 亩, 2030651 株。但由于胶林管理不当,寒害又造成橡胶生势差,缺株较多。现仅存有 14600.4 亩, 302860 株,面积和植株的保存率分别为 19.43% 和 14.91% 。

  四、小区规划和品系对口配置阶段( 1969 ~ 1975 年)

  两次特大寒害后,农场对大勐龙地区的自然环境和气候情况重新加以认识。为此对全场进行橡胶宜林地小区规划,分为三个等级。

  1 、甲等宜林地 海拔 700 米 以下的南坡、西南坡、西坡、 50958.9 亩,占宜林地总面积的 34.9% 。

  2 、乙等宜林地 海拔 700 ~ 750 米 以下的东南坡、西南坡、西坡和海拔 700 米 以下的东坡、西北坡、 52317.1 亩,占宜林地总面积的 35.8% 。

  3 、丙等宜林地 海拔 750 米 以上的南坡、西南坡、东坡和海拔 700 米 以上的东坡、西北坡、等 42707.8 亩,占宜林地总面积的 29.3% 。

  1976 年后选择对口品系,发展抗寒品系, RRIM600 占总面积的 63.65% , GT1 占总面积的 6.79% 。 1980 年 RRIM600 占总面积的 51.05% , GT1 占总面积的 30.7% 。

  1976 年至 1980 年 5 年内种植橡胶 55747 亩, 1489377 株,橡胶树生长良好,林相整齐,开割率高,成为农场第二批高产林区。

  1979 年知青回城,部分生产队的生产陷入停滞状态,大片胶林无人看管。据不完全统计, 1979 年火烧胶林 4658 亩,牛害 257 亩。 1980 年火烧胶林 951.4 亩,牛害 1121 亩。两年共损失橡胶林 6987.4 亩,为 5 年定植总面积的 12.5% 。

  五、林地整顿和宜林地开垦结束阶段( 1981 ~ 1987 年)

  1981 年以后开垦定植的林地,多为乙等、丙等类地块。至 1987 年 7 年间共定植橡胶 29785 亩, 828043 株。但由于建立完善经济责任制,抚管质量较高,现存有效株数 797626 株,保存率为 96.33% 。

割胶

  农场每年平均割胶期为 231 天,年割次为 95.1 刀。开割时间多为 3 月中下旬,一般在 11 月份停割。割胶生产按投产规模和经济效益,分为三个发展阶段。

  一、试割投产期( 1966 ~ 1969 年)

  1966 年 6 月四个分场八个生产队试割。 1969 年,全场已有割胶生产队 25 个,胶工 113 人,开割面积 3511.2 亩,开割胶树 35100 株。四年累计产干胶 34.93 吨,平均亩产 5.3 公斤,株产 0.58 公斤。每个胶工平均年产干胶 152.5 公斤。

  二、大面积开割期( 1970 ~ 1978 年)

  1970 年,胶林投产面积 10400 亩。此后除 1974 年因寒害开割面积骤减外,其余各年投产胶林都逐年递增。 1976 年,全场开割面积 35286 亩,开割胶树 306367 株。年平均亩产 23. 1 公斤,株产 2.02 公斤,胶工人均年产干胶 360.4 公斤。

  1977 年至 1978 年,干胶产量大幅度提高。两年共产干胶 3717.06 吨,年平均亩产 49.7 公斤,株产 3.32 公斤,胶工人均年产干胶 841 公斤。

  三、稳步发展时期( 1979 年~)

  1979 知识青年返城,致使割胶工缺员 60% 。农场采取“抓胶保苗”等措施,稳住生产秩序。

  2003 年实现了历史性突破,总产干胶 22125.21 吨,同比增产 1273.27 吨。

制胶

  农场制胶生产以固体生胶为主,品种有烟片胶、绉片胶和标准胶等。知青十年间制胶情况大致如下:

  1966 年,农场第一个日产 0.5 吨的简易制胶厂在二分场建立投产,产干胶 2.12 吨。 1968 年在一分场和四分场, 1970 在二分场、六分场和农业中学, 1971 年在十三分场,先后建立同样规模的简易制胶厂 8 个,但生产设备较少,制胶量小。各制胶厂均靠凝固盘,小凝固槽凝固,用脚踏压片机及组合式压片机压片,烟房面积小,挂片、出片,人工操作劳动强度大,生产效益低。 1971 年农场重新选点定址,分期分批动工兴建 6 座日产 2 ~ 4 吨的制胶厂。采用小槽或长槽插板凝固,组合式机动压片机压片,配备轨道式挂胶车挂片,洞道式烟房烤胶。由于胶乳高产季节各胶厂无法及时加工,部分产品一级率较低。云南省农垦总局检验站 1975 年抽样检验,我场烟片胶理化性能达到一级品的仅 28.6% 。

  1975 年,农场绉片厂建成投产,将胶园凝胶和变质胶团加工成褐绉片, 1985 年绉片厂停产。

  1977 年,全场已有 0.5 ~ 4 吨规模的制胶厂 8 座,日产能力累计达 16 吨,制成干胶共 1659.17 吨(未包括 211.34 吨杂胶)。

  1978 年 3 月,农场引进橡胶快速凝固生产工艺,缓解了加工能力低的矛盾。 1978 年下半年,农场引进快速凝固标准胶生产工艺,建成一条锤磨生产线和两个单元的干燥柜,干燥生产周期从 4 天减为 8 小时,产品一级率 90% 左右。

农作物生产

  农场的农作物生产以粮食、油料、饲料和蔬菜为主,供职工消费,为橡胶主业服务。

  农场从建场的当年就必须设法自给,认真抓好粮、油、饲料等作物的生产。 1958 年,开荒播种农作物 3045 亩,收获 2527 亩,粮油饲料总产 15.5 万公斤。翌年,扩大粮食面积,总产粮油饲料 15.9 万公斤。

  1969 年,大批城市知识青年来场,全场粮、油、副食品需求量大幅度增加,当年农作物播种面积骤升至 15753 亩。 1970 年播种面积翻了一翻,达到 30658 亩,创历史最高纪录,但由于播种面积过大,缺乏农业技术,平均亩产仅 37.5 公斤。 1971 年平均亩产更降至 30.5 公斤,是本场农作物平均亩产的最低纪录。 1969 ~ 1973 年, 5 年间全场农作物播种面积累计共达 106240 亩,总产量 441.9 万公斤,平均亩产 41.6 公斤。

  1974 ~ 1978 年的 5 年中,全场农作物播种面积年年稳定在 20000 亩左右,田间管理得到加强,单产大有提高。 5 年累计,农作物播种面积总共 98817 亩,总产量 695.1 万公斤,平均亩产 70.3 公斤。

  1979 年本场万余名知识青年返城,当年农作物播种面积骤减近 2/3 ,降至 7794 亩。 1980 年播种面积回升,达到 10480 亩。 1981 年以后,各年播种面积稳定在 6000 亩左右。

房屋建筑

  建场之初,职工的第一件工作是盖竹木草房。草房怕风、怕雨、怕火。

  1968 ~ 1971 年大批城市知青来场,职工人数从 5000 人骤增到 18000 多人,生产队从 61 个发展到 191 个。此时只能盖草房安置,三年内瓦房宿舍仅增加 15394 平方米。 1972 ~ 1978 年,每年新建 2 ~ 4.5 万平方米的瓦房,多为生产队群众性突击,质量很差。

农机队伍与设备

  1958 年 7 月,东风、大勐龙两农场共派出 9 名转业军人到省农垦局接受农机专业培训,年底,省农垦局拨给 4 台机车,随车调来数名拖拉机手。 1959 年初, 3 个农场共有机务人员 24 人。

  1970 年至 1978 年,补充了大批知青,是农机队伍的鼎盛时期,最多时为 940 人。

利润管理

  农场的利润(亏损),根据国家和主管局的规定,几经变更。 1977 年前执行亏损由上级弥补,盈利全部上交主管局的办法。 1978 年实行计划利润上交,超计划利润提取企业基金,减亏留企业使用。

  1958 年~ 1970 年,我场连续十三年亏损,共计 524.3 万元,其中 1958 年~ 1965 年橡胶林地尚未投产。 1966 年~ 1970 年由于“文革”动乱,亏损 246.45 万元,占十三年亏损的 47% 。

  1971 年开始盈利。由于 1973 年按中央规定调整低工资支出。 1974 年初遭受特大寒害,橡胶林地损失万余亩,又连续两年亏损共 314.87 万元, 1975 年开始回升,略有盈余。但年末又遭寒害,致使 1976 年盈利只达 1.06 万元。

  1977 年起,气候正常,盈利达 300 万元以上,并逐年上升。 1979 年知青回城,全场停产达三个月之久,还支出知青返城费用 396.5 万元。

  截止 2003 年,东风农场形成一个以生产天然橡胶为主的大型农业企业,拥有土地 25 万亩,其中橡胶林 18 万亩,开割投产 14 万亩。有 22 个分场级单位, 210 个生产队级单位,其中,有年产 0.4 万吨以上的标准橡胶加工厂 4 座,年产 0.3 万吨以上的浓缩胶乳生产车间 1 个。 2004 年干胶产量 20851 吨,其中,浓缩乳胶 1500 吨,位居全国第二。实现利润 350 万余元,年均上缴国家税收近 1400 万元,其“东风牌”标准橡胶畅销国内市场,是中国农业博览会认定的首批全国名牌产品之一,省级定检合格率连续 8 年保持 100% ;在国内天然橡胶加工行业首屈一指。

回顾思考

  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是纬度和海拔接近极限条件下的雨林类型,古代傣语为“勐巴拉那西”,意思是“理想而神奇的乐土”,这里以神奇的热带雨林自然景观和少数民族风情而闻名。与广东的万绿湖、肇庆的鼎湖山齐名,被称为北回归线上“沙漠腰带的东三奇”。据统计,该地区有植物约 5000 种,约占全国的 1/6 ,珍稀植物 341 种,经济植物 565 种,药用植物 1074 种,动物资源有鸟类 427 种,分别占全国和全省总数 33.8% 和 52.1% ;兽类 67 种,分别占全国和全省总数的 16% 和 26.5% ;两栖动物 47 种。爬行动物 68 种;鱼类 100 种;昆虫 1437 种。列为国家重点保护的珍稀、濒危动物 99 种,其中一类保护动物 20 种。它虽然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荟萃多种动、植物,但其生态系统极为脆弱,易蜕变,破坏后难以恢复。

  由于经济发展和种植业的开发,西双版纳州垦区橡胶有了较大的发展。至 1999 年,全州橡胶林面积达 214.77 万亩,年产干胶达 13.5783 万吨,不愧为中国的第二个橡胶基地。

  1982 年,因在北纬 8 ~ 24 度地区大面积种植橡胶成功,所以还获得国家创造发明一等奖。

  尽管橡胶的总产量在不断增加,年均亩产和单株产量保持相对稳定或略有上升的趋势,但是,是否应在西双版纳大面积发展橡胶事业,目前仍然在争议之中。

  在橡胶林的开发中,许多天然森林遭到砍伐,单位森林覆盖蓄积量急剧减少。 50 ~ 90 年代间,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消失了 1/3 。据气象显示,橡胶林区的气候正在从湿热型向干热型方向转变。 1950 年前,景洪市有雾日为 165.7 天;至 80 年代末期,每年有雾日仅 60 多天; 60 年代至 90 年代,空气的相对湿度从 84% 下降到 77% 。研究表明,橡胶林的水流失量是同面积天然热带雨林的 3 倍,土流失量则是同面积热带雨林的 53 倍。研究还表明,多种植物共存,才形成了生物多样性复杂的种质基因库。而橡胶林因植物单一,地表覆盖的植物少,破坏了物种的多样性。资料显示, 50 年代,西双版纳的森林面积是整个州面积的 80% 。 70 年代以来,由于西双版纳地区的森林和大部分沟谷地区被开垦成种植橡胶,加之非法砍伐、森林火灾等,森林面积以每年 33 平方公里的速度减少。到 1984 年,森林面积减少到 34% ,也就是说,有占整个州面积 46% 的森林不见了,西双版纳森林面积损失了 1/3 ,数字令人心惊。同时,南腊河的水位也在每年下降,水流每年在减缓。经调查,上游热带雨林已被橡胶林取代,因橡胶树须根稀少,地表覆盖植物也少,留不住水,这是南腊河缺水的主要原因之一。还有一个现象是橡胶林附近的山峦原来有地下水流出,现在都干涸了,造成了当地坝子的严重缺水。

  农场所处的大勐龙坝子过去是水流交错,山清水秀的水坝子,当地居民就是在水坝子里种植水稻。现在成了干坝子。种水稻、生活用水都有困难了。只有请地质队来钻井取地层深处的地下水,这又产生了负反馈。

  雾,是热带雨林的重要气象特征,原来在西双版纳到处都有云雾山中的感觉,现在只有云而少有雾了。

  80 年代中后期,自然环境的改变引发的生态变化,特别是缺水,迫使人们去认真研究思索,初步确定,大面积开发橡胶林是问题的主要症结之一。

  回顾当时席卷的全国上山下乡运动,除了少部分知青到农村插队以外,大部分知青都奔赴东北、西北、西南、内蒙古等边远地区的建设兵团。这些兵团各有一个主要目标:进驻西双版纳的是砍了热带雨林种橡胶;进驻东北三江平原的是干涸湿地种水稻;进驻内蒙古的是开垦草原种庄稼。橡胶林的开发,其代价就是有一亩橡胶林,就失去一亩森林。当然,森林面积的损失还有刀耕火种、乱砍乱伐,如“万亩梯田开垦大会战”等例子。

  这些不可持续的“人定胜天、改天换地”确实是把天改了,把蓝天白云、风调雨顺改成了沙尘暴的天、蝗害弥漫的天、非旱即涝的天;地也改了,改成了荒地、沙地、盐碱地、泥石流地,破坏了大自然的生态格局,也破坏了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因为热带雨林也好,湿地也好,草原也好,胡杨林也好,都是大自然创造的非常重要的生态系统,是生物多样性,也是人类必不可少的自然环境。

  橡胶林再无限发展下去,严重的生态变化后果将不堪设想,人们开始醒悟了,并开始了积极的行动。

  1990 年,西双版纳州政府取消了种一亩橡胶林补助人民币 50 元政策,并限制种橡胶。原有的橡胶林要缩小面积,培植其它植物。品种不好,产量不高的橡胶林要铲除,使其自然恢复出雨林。出台了《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天然橡胶管理条例》等一系列的保护措施。   在最近 20 年内,由于森林得到切实保护,西双版纳森林的绝对面积增长了约 3 万公顷,增长幅度达 20% ,其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增加了约 2 万公顷。这里还保存着我国目前最古老的一块热带雨林,面积达 24 万公顷,其中 7000 公顷是未被破坏的原始森林。随着森林保护措施的进一步实施,估算到 2010 年,西双版纳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 75% 。

  用科学发展观回顾和思考我们所走过的路,摘录以上数据,知青同志们,我们了解和认识到什么了吗!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