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返回六分场目录】
 
 
 

谢谢你,给我们的爱

 
— 献给六分场重庆知青赴版纳四十周年大会
 
杭克诚    2011-04-16    
 
 
 

  謩春三月,栁枝翠嫩,桃花艳红,我漫步在上海普陀区甘泉公园的绿树丛中,脑海中还回想起四川知青陈晓明在电话中邀请我出席重庆知青下乡 40 周年大会的事情。“长长的头发,黑黑的眼睛,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一阵歌声轻轻的从树林深处飘来,我 40 年前记忆的阀门再一次被缓慢的打开:

  大猛龙通往 6 分场的泥路上,车尘飞扬,重庆市中区,九龙坡区的知青们来了,黒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就是你们:叽叽喳喳,犹如一群快乐的小鸟,每人简单的行李中必有一只大缸缸。我好奇的望着你们。

  南疆 4 月,风燥日艳,在艰苦的劳动中,六分场一队大部分知青都不同程度水土不服,较厉害的要数上海知青刘伟奇(现任云南新华书局副总)高高的个儿,撑着锄头,一瘸一拐从山上走下来,卷着裤腿,下肢上的几个烂吧已溃烂,淌着脓血,一副近视眼镜差一点留下来,卫生员李光荣(大大的眼睛,黑黑的头发)赶紧迎上去,消毒涂药。每天早上你要查病号发药,煮草药给皮肤过敏知青喝,在远离家人的异乡,你给我们上海知青带来了姐妹般的关心,李庆兰,团支部副书记(甜甜的笑容,快人快语),上海女知青顾敏,闷头干活,不善言语,李庆兰发动另一女知青主动关心她,接对子,使她过的很开心。上海男知青蒋惠定是“孤儿”,性格怪癖,一些人对他另眼相看,李庆兰丝毫没有嫌弃类似的另类知青······。

  曹成贵,瘦小的个子,人称“小兵 ” 干活可不愿意轻易输给任何人。 1975 年下半年某一天,上海知青王华通在水稻田田埂上不幸触电倒地,“小兵”伸手去拉他,在被电流粘连的一瞬间,机灵的向后一仰,借助体重脱险以后,义无反顾的拿起木柄铲数次猛击并挑开了电线,在急送分场医务室的路上,王华通终因伤势忒重去世,临终前,流下一行热泪,既是对人生的留恋,也是对知青战友的感谢。

  傲天莉,(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她的歌声动听优美。髙德义,人称“眼睛“干活利索,炒得一手好菜,画幅油画,像模像样;拉小提琴,有声有色。多少个夕阳的傍晚,劳累了一天的我,只要听到傲天莉天使般的歌声,或“眼睛”悠扬有力的琴声,我的疲劳就消失了一大半。这是我享受的免费音乐疗法。

  郑华健,瘦瘦小小的一个小四川,两眼炯炯有神,他对当时文革后期的政治,经济的分析,对农场前景的思考,给了我今后一个全方位的大脑思维方式。

  赖远荣,一个干活认真,文静羞涩,又喜欢轻声唱歌的知青,那一年过春节,我和知青干部“小钢炮”领到了伙房分的猪肉,情急之下我们交给她代煮一下,她和另一位重庆室友巧手做出“川菜”一肉三吃:红烧肉;回锅肉;粉蒸肉。我们 4 个知青美滋滋的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

  拖拉机手“老张”一个憨厚的上海知青,不善言辞。重庆知青孙莲英以初恋女友的身份,给了他生活上的照顾。(让我羡慕了很久)
善良好客的重庆女知青,仗义豪爽的重庆男知青:你们对我们上海知青的友爱,使我们感到了当年的西双版纳是那么的美丽;贫瘠的红土地是那么的深情;奔腾的澜沧江是那么的激情;茂密的热带雨林是那么的精彩。我从你们善待他人的朴素品质上不断鞭策自己要与人方便。

  又一阵歌声从树林里传来:“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辩子粗又长”愉悦的我不由得跟着哼唱起来:“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谢谢你,给我的温柔,让我度过那个年代”


                                         六分场上海知青杭克诚

 

 

 
 
重庆知青组团回访第二故乡
 

云南东风农场   刁晓明 文 / 图 2011-4-7  

 

2011 年 4 月 5 日 ,原重庆知青组团 250 人回到西双版纳东风农场第二故乡重温故地。重庆知青的到来,受到东风农场干部职工的热情接待,东风农场管委会副主任李平全陪接待工作。

知青回访期间到“龙泉公墓”祭扫了 78 位知青的陵墓;参观了东风农场博物馆、知识青年纪念碑、大勐龙白塔等。晚上重庆知青回访团“红歌队”与农场老体协及当地民族举行了盛大的联欢晚会。农场领导唐保国、李秉成、李平和橡胶分公司的领导戴慧、王俊德等观看了演出。

四十年前,知青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告别都市,离开亲人,来到祖国西南边陲西双版纳,来到当时的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开始了一段风雨兼程的特殊历练,度过了一段激情燃烧的难忘岁月,收藏了一份弥足珍贵的人生感悟。

四十年后,当初风华正茂的知识青年,如今已年届花甲,不管是留在当地的,还是返回原籍的知青,都时刻惦念着这块激励着他们从幼稚走向成熟的热土;关注着她的建设与发展。四十年过去了,无论时代怎样的变迁,知青岁月是他们人生中一段永不磨灭的轨迹,在蹉跎岁月中锤炼的知青精神永远激励着人们。知青为建设我国第二个天然橡胶基地和繁荣边疆所作出的贡献将永远铭记在人们的心中。

如今,重返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已成为步入中老年的知青一种挥之不去的愿望。十年后的今天,他们有的或许己经没有更多的精力;二十、三十年后的今天,有的也许已经不在人世,所以知青格外珍惜下乡四十周年的人生机缘。 所以知青赴滇四十周年的回访是一次圆梦之旅,是一次与第二故乡的情感交融,是对第二故乡情感的回馈。这次重庆知青“红歌队”回访农场,和第二故乡的亲人联欢演出演绎的是知青最真挚情感和感恩的心。

 

附:联欢晚会图片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