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信息 -> 知青联谊(八分场)
       
 
 
 
     
                                【返回八分场目录】  
 
八分场
 
     
 
 
     

 

 

上海之行——久别重逢的喜悦

 

文/摄 兰莲珍  潘沪生    上传:2009-12-02
 
 

  原打算明年我二次退休后到上海看望30年来思恋的上海知青战友,哪知道一次到华西村学习培训的机会让我提前实现了多年的宿愿。 刚接到外出学习培训的通知,我就高兴的在网上告知我的朋友们。从哪以后家里电话就不断,“问哪一天到上海?”“到上海一定要立即通知我们。”......我的心紧紧地以他们贴在一起啦!

  2009年10月28日我早上5点30分就开始做启程准备。按区委组织部的要求6点30分前到达了昆明机场。办好了登机手续,8点05分起航经过2个半小时飞机到达上海的虹桥机场。乘上大巴直奔虹口区的飘鹰大酒店。沿途公路两边都是像昆明郊区的农房和田地,用我们现在职业眼观看,“七小”商铺比比皆是,卫生、绿化也是一般般。公路两旁的行道树迎着我们相反的反向奔跑,一会塞车、一会又继续。大约1个多小时才看到城市的轮毂。吃了中饭到了飘鹰酒店,落实了房间,我立即给潘沪生打了电话,对方传来了“啊啦等得急死了,大家都等侬阿!侬咋个现在才给电话呀,......”并告知晚上5点钟,由吴建平、开车来接我。一连的腾少奇等人又打电话,在沪的昆明知青李红英又来电话、就一会儿工夫电话都忙不过来接。领队领导魏莲花副部长就通知集中了。下午2.点我们就参加了社区干部扑华西村学习培训的开班仪式,西山区委组织部长张震给我们讲了话,听取了上海党校的钱刚教授“学习十七届四中全会精神,认真贯彻科学发展观”的经典课程。学习班要求手机一律关机,我把手机拨到震动档。可是人太笨,王习娟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通,她心急如焚。

  4.30分下课,我们彼此终于听到了分别30年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我立即从605号房乘电梯下到酒店大厅、一眼就认出了我年轻时代的好朋友王习娟。没变、一点没变,她还是那样美丽端庄,没变,一点没变,她还是那样的热情大方。我们相互问候,紧紧拥抱。李红英也来了,我们一起上了吴建平的娇车直奔市中心的大酒店。上海的下午5点钟天都快黑了,就像昆明的7点多钟,街道两旁都亮了照明灯。大约6点多钟到了酒店。哇!在预定好的包席间里早已等候多时的上海知青朋友,他们是沈谨瑾、吴鹤翔、唐玲娣、张解国、潘沪生、孙万康、徐秀敏、耿金华、钱云华、张庆君、凌东波、王文秀、袁遵赢、黄玲娣、......他们为我接风洗尘!

  大家一见面激动万分,握手、拥抱。你一言,我一语,轮番向我敬酒祝词!千言万语难以表达久别重逢的喜悦。30年了,我们从青年时代分手,度过了后知青时代,到现在多数人退休了,逐步步入老年期。几十年的酸甜苦辣、几十年的思念和奋斗来不及交流。我们只觉得时间太短太短。餐后大伙在酒店里合影留恋。

  10点钟大约是昆明的12点啦。大家才依依不舍告辞。我第二天一早就要到江苏的华西村学习考察,吴建平开车沈瑾瑾、耿金华又陪我乘车观景逛了上海的夜景。从虹口区、南市区。黄埔区、从黄浦江下的隧道穿过进入浦东新区,夜幕下的大上海到处是高楼林立。五光十色的彩灯把大上海装饰得美丽时尚。吴建平边开车边向我们介绍上海的发展情况。现在的上海完全可以和美国媲美。车上的姐妹也争着讲解介绍,让我感到大家一颗滚烫赤诚的心。近两个小时仅观光了四个区,应吴建平王习娟夫妇的邀请我和张秀兰又到了他们家做客,并拍了照片。他们又把我送回了酒店。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们感到难舍难分。时间太短太短,我们有多少知心的话要讲,还有多少从西双版纳回城30年的后知青时代的酸辣苦甜来不及倾诉,相聚总有离别时。我站在飘鹰大酒店门口目送他们,直到轿车消失在夜幕中。

  2009年10月29日我们就到江苏江阴华西村、30日到苏州 、31日到杭州参观了居委会、湿地公园。最后一天又参观了上海闵行区的九星村。完成所有学习培训任务后,11月1日我没又回到了上海。那天一连二连的上海知青朋友,为了欢迎我的到来。前一天就打听我住的任然是飘鹰酒店,安排人先来踩点以先订好包席,安排好我们的相聚活动内容。上海一个区都很大,要集中在一块很不容易。有的从早上就得出发 到我住的酒店已经是下午了。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先到了现在世界吉尼斯之最的国际经贸大厦,乘电梯上了100层楼的观光大厅,欣赏了半空中浏览黄浦江和沪的前景。又才往酒店赶。那天他们在酒店等我两二个多小时,我在车上不时听到电话询问“你们到哪里啦?什么时候到?”。车从 上海闵行区出来,我总感觉到路程太远,直到快五点钟才到飘鹰酒店。我第一个下了车,向酒店奔去。看见了看见了,多少久别的知青战友 也在焦急等待、眺望。马路中间的交通红绿灯暂时定格我们的步伐。但是我们的心早就连在一起了。腾少奇不时地招呼“别急!别急!注意安全,等绿灯亮了再过来。”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大家都觉得这红灯乍半天不放行啊!绿灯一亮我们几乎同时向对方涌来,站在路中间握手、拥抱后手拉手、前呼后涌的到酒店大厅。大伙的问候、以及送礼物那种高兴激动的心情已让我们热流盈眶。此场此景无不为之过路人和我们一起学习考察的同伴们所感动、所羡慕!来不及认房间,我就和大家到了他们早订好的酒楼,有的朋友在那里等候多时。那天见面的是腾少奇、王永春、徐云霞、黄绍云、杨晓凤、朱华凤、崔桂英、刘龙英、汪海宏、蒋金度、大勇、汤云...... 我又一次受到了上海知青战友们的热情款待,席间我成了他们的座上宾 ,大家只忙于说话却冷落了一桌的美味佳肴。朱华凤一个劲地往我的碗里夹菜,徐云霞(小玉子)把最好吃的海鲜喂到我嘴里。吃好饭,我们一起到了我住的酒店房间,床上、凳子上、连电视机柜上都坐满了我们的战友。相互问长问短,说不完的话啊!王桂珍拨通了陈佳奇的电话的电话,我的心情又激动又紧张,我最该去看望的是我们班的这个“大喇叭”。他患肠癌刚做了手术出院不久不能来,但是时间那么紧、上海那么大只能是电话问候啦!陈佳奇问候我,使我最感动的一句话是:“南京路上好八连我们东风农场八分场有个好八班!侬是阿拉班长,阿拉不会忘记最亲密的战友的!这次没时间,下次来上海多住几天哦!”。还有汪海宏,他也是患胃癌做了手术很少出门,平时我们在网上问候和交流。这次我想见他可能也难。但是他说“你在昆明我无法见你,你来到上海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来看你的。”这些多么真诚无华的语言.........太让我感动!酒店里我们尽情地聊天回忆我们的过去,还来不及相互多问工作、生活、家庭、孩子,时间 已经很晚啦!大家回到各自家里可能就是半夜三更了。我们在酒店的大厅合影后分手。

  11月2日我们就要乘飞机返回昆明,早上8点钟滕少奇、刘龙英就来酒店接我到老城皇庙与徐云霞、朱华凤他们会面,他们陪我逛逛大上海。南京路、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海洋水族馆、卢浦大桥,还去乘了地铁到徐家汇逛了大商场。据他们介绍城隍是道教中城市的保护神,相传明永乐年间(15世纪初)上海知县张守约将方浜路上的金山神庙(又名霍光行祠)改建成了今天我们所见的城隍庙。哪里人气最旺,我们在那里拍照、合影留恋。

  时间很短,逛的地方都是“走马观花”。他们把我送到酒店。等侯车来接到虹桥机场。离启程还有半个小时,潘沪生又风尘仆仆的赶来,送我礼物和我们的合影照片。谢谢了上海知青朋友!谢谢了我亲爱的兄弟姐妹!此次上海之行使我留下了永远的记忆!你们的情、你们的意,我和我们昆明的知青朋友永远不会忘记!欢迎大家有空到昆明来!

 
 







 

 

 

 

 

 

 

 

 

 

 

 
 
 
 
     
 
 
 
 
     
     
   【返回八分场目录】                       【关闭窗口】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