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信息 -> 知青联谊(十分场)
       
 
 
 
     
                                   【返回十分场目录】  
 
分场
 
     
 
      

 

 
文/ 金宗宝  摄影/吕忠荣 赵凤巧 陈庆忠 上传/2008-11-07

 

  今年10月24~28日,十分场19名上海知青一行,相约去了一趟重庆。

  当波音737机客机盘旋在江北机场上空, 在此等候多时的重庆知青李蓉、刘莉、于宏、周建丰、沈蜀华、刘爱国、陶正义、封侦祥等20余人,早已翘首以盼迎接上海战友的到来。

  一出机场,30多年未曾谋面的知青战友相见,那种喜悦、那种激动、那种热切、是无法用语言所能形容的。千言万语、千思万念化作了紧紧地握手、深情地拥抱。

  当晚,重庆知青在江北新区的阿兴记大酒店设晚宴,为上海朋友接风洗尘。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欢语笑声的两地战友,频频举杯。令人感动的是,当得知我们一行要去重庆的消息后,原十分场七连重庆知青刘莉不顾腿部受伤,忍着伤痛与其他几位重庆知青一起,四处奔波为上海好友联系落实下榻的宾馆、为我们重庆之旅日程作了精心的安排。她们对上海战友来渝的吃和住事先都一一进行了考察与品尝。这样的热情着实令人感动。

  听说我们要来,目前仍在云南高速公路投资管理公司任要职的原十分场六连重庆知青曾庆光,从非常繁忙的事务中挤出时间,于24日乘飞机从云南思茅赶到重庆,亲自到机场迎接。当晚曾庆光没有回重庆的家,第二天一早作东陪我们一行游览了天赐温泉风景区。他来不及参加重庆知青封侦祥在“陶然居”农庄为上海战友设的午宴,就匆匆忙忙地赶回思茅了。这样的精神、这样的情谊,只有在最纯真年代才会产生,战友情、知青情,真是刻骨铭心。

  或许是受此景此情的感染,或许是蕴藏在心底的感情积蓄、沉淀的太久。曾担任过十分场四连连长的上海知青任卫国终于抑制不住奔涌而来的诗情,他随手找了一张纸,写下了一首《感受温泉》。诗云:坐一个车/ 唱一首歌/ 泡一池水/ 。。。。。。沉浸在暖暖的泉水中/ 分明感受到的是重庆战友滚烫的心。/ 啊,38年不了情。/ 从没有像今天这般坦然、炽热和赤诚。/所有的苦与乐、悲与喜、情与思。/ 所有的说得清与说不清的故事和感受,/ 都溶化在这一池泉水中,/ 化作泪、化作酒 / 让我们举起杯,/ 干掉手中这杯酒。

  10月25日下午,我们参观了曾经关押革命英烈的渣滓洞,看到那些年仅20来岁的热血青年为了新中国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壮举,不由想起当年曾经充满豪情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热血永远属于年轻的一代。

  离开渣滓洞,一行人在重庆战友的陪同下,去了山城著名的古镇——瓷器口。穿过拾阶而下的古镇街道,两旁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店。有站在店门口真人扮演的张飞牛肉、有重庆有名的怪味胡豆、老腊肉、麻辣凉粉。有人工现做现卖的糍巴糕、花生糖。各色点心、小吃、五彩缤纷看得人眼缭乱。重庆的特产不仅特别丰富,而且还颇具山城人的特点——又麻又辣。

  10月26日。我们一行租了一辆凯斯鲍尔大客车,去了位于重庆市大足县境内的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尽管天下着细雨,但以佛教题材为主的北山摩崖造像还是吸引着游人的眼球。人们纷纷驻足拍照留影。游完大足石刻,一行人品尝了具有巴渝特色的重庆火锅。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是30多年没有去过重庆了。留在记忆中九龙坡、黄角坪依然是潮湿的空气,低矮破旧的房屋,狭长的弄堂小道到处是:“咯老子,干啥子、砍脑壳。。。。。”充满火药味的四川话此起彼伏。

  今天,当我们从南山公园的山顶餐厅外,在浓郁的夜色下,俯瞰重庆市区,带给我们的是震撼与惊奇。到处是高楼林立、到处是耀眼的灯光。南滨大道的双排灯光环绕渝中区,形成一个璀璨无比的椭圆体。嘉陵江和长江两江交汇处的朝天门码头,在夜幕与江水灯光倒影中挺立着,像一艘即将起航的军舰。

  位于九龙坡区的杨家坪,俨然如大都市一般繁华无比,高楼矗立,灯光四射,步行街上宽大的电视屏幕折射出这座城市的活力与生机。据我的重庆战友说,杨家坪的步行街还是上海人设计的呢。

  改革开放的30年重庆人民用自己的辛勤劳动、用自己的智慧与魄力,将山城从一个灰姑娘变成了一位充满魅力、惊艳四射的美夫人。

  10月27日。十分场三连、四连、工程连、六连、七连等连队的重庆知青分两场安排在四连知青周仁寿开的饭店里与上海知青聚会。据说,周仁寿的饭店已经成为重庆知青经常聚会的场所。周仁寿这个曾经在云南农场非常渴望弄个班长当当,但最终未能如愿的山城汉子,回城后把他的知青情结充分体现在他们夫妇所开的饭店上了。饭店的菜不仅烧得非常好吃,而且价格也非常便宜,尤其是对云南知青。当听着战友们相互倾诉衷肠,周仁寿终于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当场流下了滚滚热泪。

  为了和上海的战友见一见面,十分场的重庆知青从山城的各个地方赶来。阔别30余年的战友首次相见,那种念想、那种期盼、那种激动溢于言表,有说不完的话,有讲不完的在西双版纳共同生活的故事。从中午到晚餐、从餐桌到卡拉OK,歌声、笑声、碰杯声和“要得、要得”的应答声响彻饭厅、徊旋在黄角坪的上空。

  在访渝期间,赵凤巧、张玉华、吕忠荣等分别走访、探望了三连重庆知青张方良和因工烧伤的一连重庆知青陈志贵,给予了慰问与关心。

  相聚时难别亦难。几天的重庆之旅就要结束。短暂的相聚,难以倾诉彼此的思念。28日中午,上海知青一行,在江北新区的满庭芳大酒店,设宴回请十分场各连队和场部机关在重庆的知青,感谢连日来重庆战友的热情接待。与会知青大约有100余名。会上两地知青放声高歌、载歌载舞登台表演。同声高唱《美丽的西双版纳》、《兵团战士之歌》,欢庆久别后的重逢,祝愿与憧憬未来美好的生活。

  原十分场党委副书记赵凤巧代表上海知青,在答谢午宴上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原十分场四连连长沈蜀华代表重庆知青作了发言。赵凤巧在讲话中说:“亲爱的战友们。短暂的相聚就要结束。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多么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30多年前那段青春岁月,多么希望时光停留在真诚无暇的知青情谊中。祝知青的真情永恒,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再见了,美丽的山城——重庆;再见了,我们永远的兄弟姐妹。

  我们期盼着你们来到上海,让我们在黄浦江畔、在东方明珠塔下再相见。

 

                              2008年11月4日


 
 
     
 
 
 
 
 
 
 
 
 
 
 
 
 
 
 
 
 
 
 
 
 
 
 
 
 
 
 
 
 
 
 
 
 
 
 
 
 
 
 
 
 
 
 
 
           
 
     
     
   【返回分场目录】                       【关闭窗口】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zjieguo@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