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信息 -> 活动链接
       
 
 
 
 
     
 
 
 




  文/图  余杰   来源<滴水湖畔>博客 上传: 2008-10-20

 
 
 
          

  第二届知青文化艺术节于2008年10月18日在上海崇明岛前卫生态村,以第二届知青文化艺术节主题歌“风采人生四十年”拉开了序幕。我们原云南东风农场的上海知青周公正、赵凤巧、邵国良、李林妹、沈瑾瑾、沈百顺、吴鹤祥、刘葆青、林渌依、唐林娣、沈桂荷、瞿金德、陈英、余杰参加了这次活动。(还有我们云南知青的家属,即赵凤巧的爱人,是到江西的上海知青。我们戏称他为“随军家属”,谁叫我们当年是解放军的建设兵团呢。)

  崇明岛前卫生态村,占地300余亩,总面积22万平方米。96年前卫村被联合国科教文卫委评为全球500佳生态提名奖,成为国际级生态旅游区,党和国家领导人给予了高度重视:胡锦涛、温家宝、朱镕基、尉建行、吴邦国、李铁映、姜春云、韩正等先后视察了这个社会主义的新农村。前卫村也赢得了“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中国十大特色村”“全国民主法制示范村”“全国科普教育基地” “全国造林绿化千佳村”、“全国文明村”等光荣称号。

  知青文化中心就处于这区域的中心位置,共有四个部分组成:一是知青艺术馆,展示当年知青学习、工作、生活的场景及用品、用具、学习文献等。二是知青之家:能容纳300多人就餐,有60多个床位,还有歌厅、茶室,会议室等。三是知青活动广场:占地4万平方,可提供万人聚会广场,拥有足球、网球、篮球、乒乓球等体育健身场所。四是配合旅游项目:这里有我国最大的室内世界木化石展馆、中国奇石馆、中华根雕馆。它们穿越生态时空,以文化景观的形式显现出来,展示给游人。

  中国第七届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全国政协委员胡珍,中国作家协会副会长、上海市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 叶辛,中国文化管理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知青文化艺术节组委会秘书长范敬贵,上海文艺出版总社社长何承伟,崇明县政协主席范陈杰,崇明县竖新镇前卫村党总支书记徐卫国等领导出席了第二届知青文化艺术节开幕式。

  中国第七届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全国政协委员胡珍、崇明县政协主席范陈杰为叶辛在崇明知青文化艺术中心的“叶辛文学创作室”揭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叶辛,知青文化艺术节组委会秘书长范敬贵一起接过牌匾。

  艺术节上,吉林珲春知青联谊会、新疆知青代表团分别向上海崇明知青文化艺术中心赠送锦旗

  上海著名书画家林曦明、著名雕塑家陈道坦、著名油画家廖炯模为本届艺术节送来祝贺书法作品

  湖南邵阳知青艺术团赠送了珍贵的“上山下乡”纪念章等。

  文化节搭起了舞台,成为我们知青交流的平台

  我们原云南东风农场的知青是第二次来参加知青文化节了。借助于这样一个舞台,我们欢聚一堂,更多的是在一起交流。无论是在一路前行的车上,还是在入住的旅馆里;无论是在会议的休息期间,还是在码头上等船的间隙,大家的话题始终离不开知青的生活。难得有这样相聚的时间和平台,当年在云南生活的一幕幕都成为我们话题的中心。

  我想,到了12月云南东风农场50大庆的时候,大家一起回去看看,也是一个交流的平台。平时,我们都在各自忙于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所以特别珍惜这样的机会。我和国良兄一直谈到半夜,真的有的相见恨晚的感觉,同样的历程,一次不经意的转折,人生的道路就是这样在转换。当年我们东风农场的“秀才”,退休前上海市委宣传部的吴鹤祥的三次开刀经历吓得我们惊出一身冷汗,互相间都在祝愿身体多多保重。当年我们知青的场长,如今的高级监理人才沈百顺大哥还是那样精神焕发,说起我们临港新城,原来在开发的初期,他还是我们港城道路的建设功臣。赵凤巧回城的创业经历一直是我们知青引以为自豪的榜样,如今还在为我们知青的活动操劳,真的是功不可没。一部《根深叶茂》使我们认识了知青劳模沈瑾瑾,今天虽然退休但风采依旧。作为每次知青活动的“后勤部长”林渌依的服务,使我们深切感受到她的能力和热情。当年的“青年干事”刘葆青还是那样朝气蓬勃,一段段精彩的故事和往事成为我们这个临时团队不可缺少的“兴奋剂”。“长脚”瞿金德的曲折生活经历仿佛是我们知青不平凡历程的一个缩影。这次活动中被大家发现的李林妹还有一手摄像的特长,据说已经更新过三代摄像机了,这次她一展身手,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影像资料。在文化节的现场,最受敬重的是我们周公正大哥,从叶辛到一些知青活动的著名人物都对他报以问候。可见我们周大哥在知青中的地位和成就!不过,与自己的夫人陈英一起来到崇明岛,我们总免不了要与周大哥开开玩笑。人在崇明,单位里的要他过目文章“小样”的电话追了过来。“小样”在我们的玩笑里变成了“小杨”。大家赶紧叫陈英注意,没想到陈英实在是太放心周大哥了,让他尽情地谈“小样”,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我想,因为有了这个平台,有了充裕的时间和空间,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

  两届文化节,云南知青为活动增光添彩

  第一届知青文化艺术节,我们云南知青周公正写了一首《以知青的名义》的长诗,作为文化节的压台节目。这次我的一首诗歌《我想告诉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享受了这个待遇。我们同去的知青朋友都到场捧场,使我感到十分不安。其实,这首诗是应组委会的约稿即兴而作,诗的艺术性和思想性都存在不少的不足。我们云南的知青总算为二届知青文化艺术节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下一届的任务不是吴鹤祥,就是邵国良了,不知大家是否赞成!

  文化节期间,我们还有幸碰到了著名的知青作家叶辛。大家和叶辛一起合影留念。(可惜,我的相机拍的很模糊,这里就不拿出来了。大家可以去看邵国良的博客。)我们感谢这位知青作家,特别是一部《孽债》,写出了我们云南知青的真实生活和情感。也使我们云南的知青“名扬天下”。包括我们当年大返城的壮举,我想我们云南的知青这一辈子可以很自豪!

  留下印象较深的是湖南邵阳市知青艺术团的演出。这些“演员”都是知青,年龄最大的已经有65岁了,平均年龄60岁。她们演出了《好日子》、《大姑娘美、大姑娘浪》的舞蹈,丝毫看不出都是这番年龄的人了。留住了青春,留住了美好,是我们知青这一代人共同的心愿。

  崇明交通的不便,凸显国良的组织沟通的才能

  我们这次到崇明去参加第二届知青文化艺术节,最大的感受是去崇明难!

  18日早上,邵国良专门借来一辆依维柯面包车并亲自开车送大家去参加活动。我们一行在8点就到了石洞口码头。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拥挤的车辆把一条小路挤得水泄不通。好在邵国良早在前两天就做足“功课”,与组委会联系,与石洞口码头联系,终于使我们的车子可以走“绿色通道”。就是在这样“便利”条件下,我们还是在码头上等了1个多小时。看着小路上一眼望不到底的车队,我们都在感叹到崇明之难。

  19日回来也是一样。我们是在下午2点就到了码头。邵国良、周公正、林渌依一起去码头办公室联系。因为有了组委会的打招呼,算是让我们从所谓的“绿色通道”上船。邵国良不停地与组委会和码头有关方面联系,周公正与林渌依在拥挤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才买到船票。一直到4点我们才上船回家。

  这次崇明之行,好在有国良的联系和沟通,否则是当天到不了,第二天回不了。崇明的交通现状实在是令人担忧。也许不久要通车的长江大桥能够缓解这样狼狈的局面!

  突如其来的大雾,成就我们森林公园里的欢乐

  19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给我们带来的是回家的担忧。码头已经停航了。怎么办?大家一商量,只好听天听天由命了。于是我们从生态村出发,来到了崇明岛上著名的东平森林公园。

  一进门,我们就被路边停放的自行车吸引住了。原来这是免费提供给游客的代步工具。我们这些奔60的人纷纷骑上自行车,在森林公园的小道上畅游起来。好多年没有骑自行车了,当我们行进在绿树成荫的小道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别有一番心旷神怡的感觉。大家呼喊着,欢笑着,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惹得周围的年轻人都在好奇地观看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大自然给了我们神奇的力量,一路欢歌一路欢笑,大家唱着当年的歌曲,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上山下乡的岁月。李林妹为大家拍摄了录像,记录了这次难忘的森林公园之行。

 
 

 
 
 
 
 
 
 

 
上一篇:2008《知青·上海》秋之韵读者联欢会
下一篇:参加第二届知青文化艺术节纪实 — 开幕式篇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zjieguo@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