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  发

文/图  哈荑 王昌义 钱建明     上传:2008-12-17

 
 

十二月十六日晚上,六点左右,参加东风农场五十周年场庆的上海知青朋友,从上海的四面八方陆续来到南站。不同的岗位,不同的职务,现在都淡去,此刻我们共同拥有一个曾经那么熟悉而又早已远去的称谓——知青。

夜幕中,我们呼朋唤友,我们相拥拍照。沈百顺一个个电话,联系尚未到来的人。此次乘火车出发的共44人,但是到车站的可不止这些。十八日乘飞机出发的也来了,他们是十三分场的曹以望,二分场的王良超,十四分场的孟恒华,十分场的赵凤巧,这次因工作不能成行的四分场的周菜滨也匆匆赶来摄影……在写满沧桑的面目中,一些年轻的脸庞格外青春,他们是来为父母送行的,知青的孩子。

在我们成行的四号车厢前,近十米长的红色横幅已经展开“上海知青赴云南东风农场庆典代表团”,斗大的字分外引人注目。所有的成员,汇聚在红幅后面——从青春到白头。十年知青,三十年非常人生,此刻汇聚在红幅后面:太多的感触,太多的艰辛,荣耀与苦难,期盼与坚韧,此刻在闪光灯下,化为我们挥舞的手臂,化为一个个象征胜利的V。赵凤巧特意带来一方大旗——“上海知青勐龙在线”(这已成了上海知青的精神象征)。回到农场后,回农场的知青将在这面旗子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我们将会把这面承载过去的经历,现在情感的旗帜,留在农场,留在那片我们挥洒汗水青春的红土地上。

  铃声轻轻响了,送行的双臂已经挥起。赵凤巧与朋友相拥“十八号见”,门口一片遥远的乡音(云南话)“版纳见”“景洪哟……”“多哈(我)过拜了”(傣家语,我走了)。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