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生活在困境中的知青

文/图  叶培明      上传:2009-01-01

 
 

我们作为知青的代表,受到东风农场的邀请, 参加东风农场建场五十周年庆祝活动, 依照农场安排, 场庆的第三天(十二月二十一日)是各自回到原生产队的日子。

我们一行人中,其中有五人是原十分场七队的知青。一路上,我们怀着急切的心情,希望早点见到扎根在边疆农场的重庆知青袁锡民,他是十分场北京、上海、重庆、昆明四地知青中,唯一还在生产队的知青。

我们一进七队,只见平整的、水泥地的操场两边,竖立着篮球架,四周是漂亮的瓦房,房前花团锦簇,绿树成荫,屋后的山坡上,满满的橡胶林盖住了山头,一山连着另一山。到处生机勃勃,一片繁荣景象。由此看来,人们的生活必然美好。

在操场的一角,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衣衫脏旧不堪,蓬乱的头发盖住头顶,多日未剃的胡子散落在满脸的污垢中,藏在污垢后的眼睛,仅露出半是呆滞,半是迷惘的目光,我们细细的打量着,搜寻着,回忆着,终于找到某些记忆中的特征, 噢, 他就是袁锡民。

走进他的屋子,一眼望去,黑乎乎的、 空荡荡的、一贫如洗,满目疮痍。大约二十于平方米的屋子里,进门的一半,仅有二三个破旧的,缺腿的凳子斜歪着,中间一排零乱的矮柜,屋子的另一角,不知是土坯还是砖头上,铺着几块木板,再上面,看上去似鸡窝,就是袁锡民的床了。

出了后门,眼前是一个东倒西歪的遮雨棚,他们说是厨房,可是,这里既看不到灶头,又没有任何锅碗瓢盆,也没有可供炊事的柴米油盐。还好,在屋后门与遮雨棚的露天空地上,放着傣族家里烧火的铁架子,旁边的地上有一口小铁锅,几只半大的旱鸭子,用扁扁的嘴巴试图在锅里找点东西,可是锅里什么都没有,只发出咚咚的敲击铁锅的声音。

据说袁锡民的哈尼族婆娘早在一年前去世了,他自己已经在农场内部退休,每个月的内退工资,缴纳养老金等七扣八扣后,到他手上的工资已经所剩五几,每月的生活费基本上依靠他唯一的女儿接济他,实在没有吃的了,就用野猫死狗充饥。

看到这些,我们一行人不禁潸然泪下,纷纷解囊相助。但是,我们深深的知道,我们只能救急,不能解困。能彻底解决袁锡民困难的,只能依靠企业和当地政府。我们在农场遇到不少已经退休七、八年的、身体健康的中年人,他们拿着退休工资,衣食无忧。然而,由于袁锡民智力有障碍,无力争取自己的应得的利益。在十分场并入农场第六作业区时(原六分场、十分场、十二分场合并为农场第六作业区),还把他的年龄和工龄改小了。(前几天,在原七队的重庆知青代表的努力和农场的配合下,此问题已得到解决)。

我们看着眼前这位扎根于农场的重庆知青袁锡民,追想着他心酸的往日生活,想着他以后的艰难困苦的日子,我们的心沉沉的,紧紧的。。。。。

五十周年场庆,到处彩旗飘扬,莺歌燕舞,东风农场处处生机勃勃,欣欣向荣。在举场欢庆之际,大家都将焦点都聚集在农场的飞速发展,日新月异上,您是否也可以将您的慷慨目光,用您的社会良知,以您的大爱之心,关心一下一个处在生活极其贫困和艰难中的、为农场建设献出毕生的重庆知青-袁锡民呢!!!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