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之行 —— 迎宾篇

来源:上海知青阮汝行的《walk的空间》    上传: 09-01-10

 
 
 
 

2008年12月,云南西双版纳东风农场迎来了建场五十周年的喜庆节日,正巧,那也是我们上山下乡赴版纳40周年的纪念日。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登上南飞的空中客车直抵西双版纳州府----景洪,路上4小时45分钟,其中还包括在昆明休息的50分钟,从景洪到小街----东风农场目前的场部所在地只用了40分钟,18日那天中午还在上海,晚上已经坐在东风俱乐部的礼堂看精彩的迎宾歌舞。真是今非昔比呀!回想当年我们得坐上3天3夜的火车硬座到昆明,再在黄土飞扬的山路上颠簸4天到景洪,经常还要担心山体塌方或泥石流的袭击,最后从景洪到大勐龙要在“突突”作响的拖拉机上“摇”上2—3个小时才能到达。经过40年的历程,东风农场以其辉煌的成绩迎接着曾经为此奋斗过的建设者们的到来,令人欣慰和感动!

  一走进东风场部所在的东风街,一路彩旗飞扬,“热烈欢迎东风知青回家”、“欢迎您--亲爱的知青,东风农场的辉煌记录着您的往日情怀”等大红横幅高高挂起,仿佛回到了久违的家乡。是呀!东风农场是我们第二个故乡,这里曾记录了我们青春的热情、洒下了我们辛勤的汗水、浇灌了我们甜美的爱情、留下了我们难忘的记忆!这片土地永远隽刻在我们心中!

晚上,参加了迎宾晚会。因回农场参加场庆活动的人太多,东风宾馆无法容纳,大部分知青都住在景洪观看西双版纳州著名的大型歌舞“勐巴拉娜西”。我2005年来农场时曾看过,那是一台非常精彩的民族歌舞,说实话,在上海很难得看到。迎宾晚会的节目据说是农场委托思茅歌舞团排演的,同样十分专业和精彩,做了个视频作为《云南之行》的第一篇,与大家分享喜悦。

 
 

云南之行 —— 庆典篇

 
   上传: 09-01-10
 
 
 
 

  12月19日,东风农场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东风街两旁身穿节日盛装的各族人民夹道欢迎,写着欢迎标 语的大红塑吹拱形门横跨马路,显得格外醒目,象征着喜庆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到处可以看到五彩缤纷的彩
旗随风飘扬,整个东风城沸腾了。各路代表团穿着“团服”、排着整齐的队伍向东风广场进发,上海知青应该 是黄色的园领汗衫和黄色的旅游帽,由于版纳冬天的早晨寒意正浓,知青朋友们在黄色的“团服”外披上了冬
衣,与其他代表团相比队伍显得比较凌乱,可热情丝毫不比其他团低。一进广场,仿佛回到了六十年代,身穿黄军装的队伍齐刷刷地坐在广场中央,不知是什么代表团,也许他们以这种方式召回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们的
记忆------

  庆典大会以团体操的形式展现了东风农场的拓荒者们五十年来屯垦戍边、艰苦创业,用勤劳的双手和顽强 的意志,把昔日荒蛮沉睡的山林改造成万顷碧波胶园,把贫穷落后的西南边疆建设成祖国橡胶基地的组成部分。据介绍,东风农场所生产的“东风牌”橡胶荣获了第二届中国农业博览会金奖,被评为云南省“名牌产品,50年累计为国家生产干胶40万吨,累计上缴国家利税46亿元,是国家投资的9倍。这其中有我们东风知青的一份汗水和辛劳。

  庆典大会隆重、热烈、喜庆、振奋,置身在人海中,为曾经是“东风人”而自豪,为东风辉煌的今天而喝 彩,祝东风的明天更加精彩!

 
 

云南之行 —— 欢聚篇

 
上传: 09-01-11
 
 
 
 

  12月21日,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40年前我们第一次告别父母、远离上海,奔向遥远的西双版纳。而40年后的今天,我们奔驶在景大公路上,迎着西双版纳清晨茫茫的浓雾,急切地向记忆中熟悉的梯田、胶苗、草房、山路驶去,向纯朴、慈爱、真诚、曾经授予我们踏上社会第一课的老工人们走去。

  我们的风光七队地处勐龙口,原来是沿着一条山路,翻过一个山坡,在山顶上远远的就能看到我们队的全景,然后顺着直直的下坡山路就能到达,过去我们经常盼望着邮递员的自行车从山坡上飞下来,给我们带来家乡的信息、亲人的嘱咐、同学的的问候,给我们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带来欢乐、希望和期盼。我们千百次的走过那条山路,上山挖梯田、下山背柴火、休息天去大勐龙赶集、到总场部参加会议等,凡要外出,那条山路是必经之地,我还记得山坡上有一棵很大的芒果树,每逢雨后,我们赶紧拿着脸盆到山坡上拾芒果,或背着书包去山上摘鸡枞,我们对那条山路上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以至于在40年后的今天,那条山路仍然是那么清晰地保存在记忆的深处。

  今天,到风光七队的路早已改辙,路过勐龙口时特意寻找,山路早已被杂草淹没,取而代之的是离勐龙口。约几百米远的一条小路,一路平地,也没有那么长,走起来比过去省力些,看到房子时七队也到了,少了那份看着家越走越近的温暖感。农场的体制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变迁,原来的风光七队现在被编为四分场十三队。老七队的老人马在这里早已不见踪影,听说只有一位老工人在这里退休,前几年退休后住在一分场闺女家。


  当我们的车驶入老七队,喜庆的鞭炮声“劈劈啪啪”地响起来了,全队人员都夹道恭迎我们的到来,篮球场上早已摆放好桌椅,诱人的南国水果摆满了桌子,“老家”人以接待贵宾的规格欢迎着这个队的“元老”们(应该称得上元老,老七队是我们来时新建的)回家。“啊!老彭,彭若虎,比过去发福多了”,终于见到一位熟人,老彭一早就赶到这里,作为老七队老工人的全权代表在“老根据地”迎候我们。由于有老彭在,我们知道了老七队的原址,那里早就成了一片胶林,由于种植的时间晚些,很明显比旁边的胶树小许多。抬头看着我们亲手栽下的小树苗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回首望望当年十六、七岁的我们都已经是两鬓染霜的退休工人,真是百感交集------。 要走了!回头再看一眼我们的风光七队!要离开了!再看一眼风光七队的橡胶林!

  从勐龙口左拐后,经过勐龙河桥,穿过傣族寨子,路两旁的棕榈树几乎连接起来,形成了拱形的绿色走廊,车仿佛行驶在花园中。转眼到了四分场场部,老七队的老工人们早已聚集在那里。看到一张张饱经沧桑、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激动的泪水情不自禁地直淌,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与一张张变得有些陌生的脸慢慢融合在一起,哭着、笑着、拥抱、握手,千言万语在此刻都变成一句话:你好!大家相拥着先到位于四分场场部的徐志云家,然后又到熊启才家。最后在场部吃了团圆饭。老七队原来共有14户老工人,有2户夫妇两人都已过世,有2户在早年调往勐腊,其他10户中只有一半家庭夫妇双方都健在。这次除了1人因在景洪未能通知到以外,其他人均到场,这要感谢黄海辉和黄怀忠,他们分别特地从景洪和昆明赶来,联系、通知、带路,帮助做了很多事,才能使我们的这次大会师得以实现。临走时,老工人们拉着手依依不舍,有的还哽咽着说,你们再待上两、三天,我晒的芭蕉干就好了,你们可以带回去。朴素的话语流露着一片真情,令人动容。

  制作了《欢聚篇》记录了当时的情景。

 
 
 
 
 
【关闭窗口】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