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寻找十年勐龙人的足迹
——"根深叶茂"原八分场

原八分场上海知青代表    上传: 09-01-30

 
 
  2008年12月21日,我们回到了三十年前离别的地方——原云南东风农场八分场。

  还记得"根深叶茂"吗?那部电影中记录的就是当年八分场知青的生活情景。今天我们又回来了,在这里,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像去寻找远方的恋人,去找寻当年的足迹……

  
 
原八分场场部
 
视频片断
  
  
  原八分场场部建在小山坡上,现为三分场场部(由原八分场和九分场合并)。
  1970年5月,上海知青刚来时,沿着一条泥路上来,要拐个弯才可以看到原八分场的操场和两侧的简陋房屋。而现在这条水泥路直接对着办公大楼。
一路上来,两旁是职工住房,上面彩旗缤纷。三分场办公大楼正门前五个大红灯笼还亮着灯。
  原八分场操场,即现在的路对着大勐龙坝子。坝子对面的山,我们太熟悉了。勐龙人不会忘记勐龙。
  在原八分场场部、现三分场场部办公楼前,面对大勐龙坝子,八分场上海、重庆知青代表一起合影。
  当年的知青回来了,当年八营办公平房以及知青住房不在了,但会议室、招待所、广播室、财务室、电话间、人事室、架线班、缝纫组……分明还在眼前,知青的笑声又在这里响起。
  八分场小山坡顶上,是八分场场部目前唯一还保留着原来知青在时的建筑物---八营仓库。
  上海知青徐汉雄曾掌管着这个仓库。他没来,所以,仓库的门还紧锁着。
  场庆期间,原八分场第一任教导员牟少福一直和知青在一起。左面的“小伙子”是昆明知青代表吕培根,曾任原八分场一连指导员。
12月21日下午,三分场召开知青座谈会。座谈会上,三分场领导致欢迎辞,并介绍了分场改革发展的现状。
  三分场知青座谈会场上,来自原八分场、九分场的知青和新老领导济济一堂。
    原八分场五连指导员、八分场党委副书记、上海知青沈瑾瑾在三分场知青座谈会上。左一为原八分场场长朱长明。
  在原八分场的东面,现三分场的蓝球场上(蓝球架的位置是原来的小卖部),三分场领导热情宴请原八分场和九分场知青代表。大家举杯共同祝福东风,随后,共享三分场场部职工给我们准备的晚餐。米饭放的脸盆里,一点也不奇怪。
  这是蓝球场上宴请的场面。
  从蓝球场再往东,是原八分场场部的最东面,过去有一排知青居住的草房现已无踪影。这条小路右下方是通向八分场工程连、五连等连队的必经之路,现在已是水泥路。
  在八分场场部,我们第一个见到的老职工是易再生。上图是易再生和上海知青袁遵赢见面时的激动场面。
  八分场场部老职工易德辉因患病,行动不便。这是上海知青丁政祥在易德辉家里。
 
 
 
原八分场十连
视频片断
 
  12月21日,我们到的第一个连队是原八分场十连。
十连的位置在八分场最北面,是八分场离大勐龙公路最远的连队。
1971年1月,八营从五连、一连抽调了十来名上海知青,由上海知青丁政祥带队,开始组建十连。1971年7月上海颛桥知青到达十连。他们都是十连的开辟者。
   原八分场十连第一任领导上海知青丁政祥和现任领导在一起。
  左一为原八分场教导员牟少福、左二为上海知青沈瑾瑾。
   原八分场十连上海知青何德奇和现任领导在一起。
 
 
 
原八分场七连
视频片断
 
  原八分场七连建于1970年6月。和十连一样,当时,抽调了五连的知青和7月5日到达的上海黄浦区知青开始建队,由五连老职工吕有才带队。吕有才是第一任连长。上海知青袁遵赢曾任七连连长,施昌祥曾任七连指导员。
上图为七连的职工住房。  
  
上图是知青代表和留场上海知青刘训龙、姚凤英、原八连副指导员自文举合影。
   原八连副指导员自文举(右一)和上海留场知青姚凤英(中)。
沈瑾瑾、袁遵赢和原八连副指导员自文举、上海知青姚凤英全家合影。
  原七连的老房子,只是多了瓦片。
   原七连菜场,知青来之前是沼泽地。
 
 
原八分场八连
视频片断
 
  原八分场八连正门。门外那条路通向九分场。
 
 
 
原八分场十一连
视频片断
八分场十一连建在高高的山上。通向十一连的那条路上,经过重庆知青康庆渝因公去世的地方。我们永远怀念这位知青,我们永远记住这条路。
在十一连,我们见到了留场上海知青张圣华。
和留场上海知青张圣华合影。
  夏开党(中)原十二连连长,后为十一连连长。
 
 
原八分场四连
视频片断
 

   八分场四队早已不在初建时的位置了,原来的四队因当时要组建副业队搬走了,后副业队也搬走,改建成工程队了。
   我们进队还没下车,就看见一堆人围在一角烤火,操场的一边晾晒着准备腌制的冬菜。现在四队的职工都是79年后来农场的,听说“原汁原味”的老职工只有岩英(傣族)一人,现住在寨子里。他和普光忠(曾任四队队长)是亲家,岩英的女儿——一个白白净净的现代傣家女嫁给了老普的儿子,现在5队。

 
这是四连的一角
重庆、上海瑞桥知青合影。
  在原八分场四连,没见到一个熟悉的人。他们是现在农场的主人。
 
 
原八分场六连
 
原六连现在已撤消,改为三分场的“农家乐”。
  这是通向六连的路,六连外面的那条熟悉的河,现在变得很小。
“农家乐”的鱼塘。远处是我们知青种下和橡胶树。
  “农家乐”由三户人家组成,又称“三家村”。这是“农家乐”中的厨房。
这是我们在“三家村”午餐的情景。沈瑾瑾还在忙着拍摄。
 
 
 
原八分场五连
视频片断
 
   
  原八分场五连,现在像花园一样。
  
农场干部以隆重的仪式,欢迎我们回家。老连长普光忠和妻子李莲珍,更是激动地和我们一一握手,嘘寒问暖,我们感受到浓浓的战友之情。
  三十年的岁月流逝,让我们感受到时代的变迁。当年我们种下的树苗如今已成为粗壮的橡胶树,每年给连队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而花团锦簇的连队环境,更让人感受到生态农场的优势。

  1970年初上海知青沈瑾瑾从风光八队调五连,开始组建这个连队。当时,五连周围覆盖着原始森林。
1970年5月3日,上海闸北区的知青来时,五连路没有通。五连的全部,实际上是山沟沟里是二排没有盖好的草房。男知青住的草房如同上海当时的小菜场,有顶没有墙。根本不是来上海动员的人说的,住瓦房,有电灯,还会“跌一跤,捡起一把花生”。天渐渐黑了,山沟沟一片哭声。后来每一年4月24日(五连知青离开上海的日子)的晚上,五连的山沟沟里总会传出哭声。

  上图沈瑾瑾后面的住房,就是当年男知青草房的位置。
 
  
五连的知青指导员沈瑾瑾(右一)、吴建平(左二)和五连原连长普光中(左一)、现任领导(左三、四)合影。后排是原五连上海知青张解国、沈炜,后调到营部工作。
合影所在位置是五连当时正面的山坡。刚到五连时,上海知青带来的行李是从这坡上滚下来的,到小街买米也是从山坡顶上背下来的。
五连的知青以及后来到七连、八连、十连、十二连的知青比到老营的知青,所面临的条件要更艰苦。

 

 
 
 
 
原八分场三连
 
  重庆知青刘红鹰林地。
  重庆知青刘红鹰。
   上海知青朱建民(原三连指导员)和重庆知青刘红鹰。
  知青代表在刘红鹰林地留影。
  在原八分场三连,知青代表和三连老职工合影。
 
 
 
 
原八分场一连
视频片断
 

八分场一队原为风光八队,又称“老八队”。1968年底第一批上海知青39人(男19人、女20人)来时组建,有5家湖南人,3家云南人,还有3个小伙子,在党支部书记朱长敏的带领下,挖井、平操场、开荒种橡胶。

  如今虽然仍是“四合院”,但砖瓦房早已代替茅草房。路边是一幢用白色外墙瓷砖装饰的二层楼房,四周山上都是茂盛的橡胶林,当年我们种植的橡胶树有的还在出胶。

  我们进去后,职工们出来迎接。“元老”只有当年的小伙子徐明光在。四十年过去,他和当年没多大变化。(小伙像老头,老头还是老头。)

  我们返城时任队长的老尤和小包一家也在,还有老罗、老胡等。据说:老八队当年5家湖南人家的男主人,现在只有邓绍贵还健在,住在场部医院的女儿家。让人感动是老尤家在景洪工作的大女儿和三女儿特地赶来和我们会面。老尤家的孩子有出息,大女儿在景洪商业局当人事干部,二女儿是景洪中学的高级语文教师,三女儿在景洪农业银行任付行长,儿子则在昆明搞旅游。

  现在农场职工的生活十分稳定,优哉游哉!

 
 
原八分场工程连
 
 
 
 
 
原八分场九连
 
 
  八分场知青代表在在原八分场九连老职工杨家义的儿子杨忠华家(左三)合影
上海知青陈静芳和原九连老职工杨家义
 
 
 
 
 
 
【关闭窗口】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