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寻找十年勐龙人的足迹
——“夹皮沟”中的原九分场

原九分场上海知青代表    上传: 09-02-06

 
 

九分场当年可称得上是东风农场的“夹皮沟”。1970年6月,九分场的第一批上海知青到达时,连能通车的土公路都没有修好,我们是背着背包从稻田的田埂上一步一滑地跌撞了将近三、四个小时,在天黑后才到达九分场的。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住房是篾笆墙、茅草顶,四周是一片黑黝黝的参天大树,屋内是数盏鬼火似摇曳的油灯。


  我们用近十年的青春年华,修通了公路,建造了土坯房,开拓了层层梯田,栽种了大片的胶林。三十多年了,九分场的山山水水时常出现在我们的梦境中。2008年,我们结伴回到了九分场,寻找我们留下的青春足迹。

今天的三分场(原八、九分场)是东风农场的生产大户,橡胶产量首屈一指。看着这些茁壮的胶林和农场职工的小康生活,我们的梦圆了,牵念了了。我们的付出没有付诸东流,我们的青春不算浪费虚度,我们留下的足迹是东风今天腾飞的基础,为此,我们感到欣慰。
 
 
 
 
 
原九分场场部
 
视频片断




照片1

    当年九分场场部的一排土坯办公房后来成了一座漂亮的三层办公楼,这在当时的知青生活年代是根本未曾梦想过的。机务连的黄上明(左)和上海知青原九分场场长沈百顺(中)、原九分场党委副书记朱建民在办公楼前合影。



照片2

    当年的知青老师与当年的学生、现在农场建设的生力军合影。左一是原机务队钟明文的二女儿钟南芳,左二是原副业队副队长文求富的二女儿文湘萍。

照片3

  工程连原指导员吴兴安高兴地与上海知青、原机务连副连长徐长根重叙旧情。

      
   
    
 
 
原九分场一连
视频片断
 

照片4

  担任了二十年东风农场党委书记的卢明康(中)原来是九分场场部干事,一队的队部建设是他在任期间抓的一个典型。一队虽然保持当年四合院的格局,但院子中间的绿化和健身器材可以和城市的住宅小区媲美,院后的山坡上就是我们栽下的橡胶树。

 

照片5

  原九分场二一队和原九分场三队现合并为三分场十一队。上海知青与现任支书、云南省优秀共产党员兰加华(左一)及队长(左三)合影。
照片6

  上海知青原九分场党委副书记黄寅敏(左一)、朱建明(左三)和原一连副指导员丁家义(左二)、原一连知青徐长根(左四)在他们曾经住过房子(原来是土坯茅草顶)前合影。

照片7

  一连上海知青谢军、袁明兰等和重庆知青、原九分场军务干事眭京玲兴奋地回忆、辨认当年的生活场景。三十多年的时间过滤了我们的记忆,沉淀在心里、闪现在眼前的仿佛都是些有趣、温馨的人和事。

照片8

  一连原副指导员、退伍兵杨安友激动地拉着上海知青袁明兰的手

照片9

  杨安友翘着拇指夸赞当年的知青。

照片10

  原八连的连长老王现在是一队的退休职工,看到知青们高兴万分,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
 

 

 
原九分场二连
视频片断
 

照片11

原九分场二队和原九分场六队现在合并为三分场八队。二队的队部风景宜人,屋前秀丽的槟榔树和屋后挺拔的橡胶树拥抱着白色的砖瓦房。从十一月到次年的三月是胶林的休割期,职工们在院子里锻炼、玩耍,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原九分场六连
视频片断

 

照片13

  上海市特级语文教师王昌义是九分场六队的重庆知青,担任过六队的司务长,回到亲手建设的连队,看到刻在记忆中的山河草木,感慨万分!

照片14

  六队的重庆知青代表王昌义(左四)、上海知青代表陈道坤(左九)等与原六队的队长老王(左八)、九分场领导卢明康(左五)、沈百顺(左六)、蔡俊(左十)、蔡俊的夫人老魏(左二)、儿子蔡新旺(左三)及杨安友(左七)等老职工在六队的院子前合影。

 
 
 
 
 
 
 
 
 
【关闭窗口】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