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今日东风  东风农场建场五十周年专辑 >寻找十年勐龙人的足迹——上海知青回到原十二分场09-03-01

 
 

 我们回到当年亲手开辟的连队和胶园

—— 上海知青回到原十二分场
 

文/邵国良    上传: 09-03-01

 
 

2008年12月19日,参加农场建场五十周年场庆庆典的十二分场的知青代表们分别看望问候了现在住在农场部的原十二分场前后两任场长张家瑞的夫人以及杨新富的夫人,给她们带去了礼物。看到知青们到来,两位老人家都很激动,拉着大家的手关切地问长问短。她们很怀念知青当年在农场的岁月。当年她们随着丈夫转业到农场,面对着一穷二白,艰难的生活,繁重的劳动,在农场扎下了根,献了青春献子孙,为农场创立了基业。和知青结下了深厚感情。他们为农场作出的贡献永远记在大家的心里。

 

(十二分场全体上海;重庆;昆明知青代表在农场场部与原教导员张振谷(右四)合影留念)

知青们在农场东风俱乐部边露天茶座饮茶后合影:左六是中共湖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建国夫人喻可英

张振谷教导员陪同知青们看望原场长杨新富的爱人
(原十二分场场长张家瑞的军人照;中尉军衔;军官证;部队速成中学毕业证等文物)摄于农场博物馆
在原十二分场担任过教导员的湖南支边老干部张振谷,现在就住在农场部,知道知青来参加场庆,盼了许久,见到我们分场的知青后,高兴极了,他的儿子现在在国家安全局工作,张振谷特地让儿子从景洪赶回来,陪着他和我们见面。19日下午,我们十二分场的知青代表们在东风俱乐部边上的露天茶座里围坐在一起,张教导员问询着他思念的一些知青的情况,知青们向教导员了解一些老工人的近况。分别这么多年,相互间有说不完的话。到张营长和杨场长家,都是张教导员带着我们去的。我们参加知青纪念碑揭幕仪式,张教导员也默默地在一边观看。
    
知青们向长眠在此的战友献上了一束花,点上了一支香
知青们守候在上海知青杜春娣墓前:(重庆知青 王振中先生摄)

  12月20日上午,知青代表们祭奠了长眠在青山绿水;胶林环抱之中的龙泉公墓中原十二分场所属上海知青战友杜春娣;黄美娟;方明海;范仁舟的墓地。为战友扫墓,代表已故知青的家人和全体知青看望他们,表达哀思。向长眠在此的战友献上了一束花,点上了一支香。

12月21日上午八点,东风餐厅门前广场。四地知青代表们聚集在一起,等待着各分场的车辆来接知青下各自的分场,回访看望当年的老连队,老职工。因为农场级重大庆典活动已基本结束,有的公务在身的知青当天或第二天就要先行离开农场了,所以,四地知青们抓住等车的机会,亲切交谈,相互留下通讯地址,合影留念。场地上聚集着农场领导;场庆办公室人员;四地知青以及在农场附近居住的老职工,大家情感交融,热闹非凡。

我们原东风农场十二分场的上海知青代表与重庆知青代表方建华,龚风碧,王培蓉,昆明知青代表李琼华在东风餐厅门前会合(十二分场知青代表中唯缺北京知青代表,所以只有上海;重庆;昆明三地知青代表成行),上了回分场的车。到大勐龙的路现在均为国家三级公路,全部用沥青铺就,一马平川,变化非常大。

 
部分知青和六分场现任书记(左四)在场部合影

十二分场现在和原六分场;十分场合并为现在的六分场。行政上规范称原来的分场为作业区,连队称为居民点。所以,知青们先来到六分场场部,六分场场长书记在场部边的一家小饭店里为知青们接风,鞭炮响起,原六分场;十分场;十二分场的知青代表们入席。大家急着回各自的分场,午饭用得时间很少。送我们去原十二分场的车是一辆“依维柯”中巴,为我们开车的是现在六分场的保卫科宁干事,近四十岁,黑红脸膛,憨厚朴实。车到了大勐龙,宁干事特地驾车沿着大勐龙的街道慢慢转圈,让知青们看一下久违了的大勐龙。大家仔细分辨着印象中的旧景:这里应该是原来大勐龙中心的毛主席像纪念碑,这里应该是新华书店,边上是小商店,对面是大商店,以前的大勐龙,十分钟就可以逛完。现在的大勐龙,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小集镇,商铺林立,基本上什么都可以买到。上海知青吴坚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托着摄像机,忙着拍摄,一边自己配音介绍,留下大勐龙及农场的影像资料,一方面可以留作纪念,另一方面,他着重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看的。因为吴坚;孙扣友夫妇都是农场知青,可以让孩子看一下父辈当年生活工作过的地方。

车沿着回老连队老单位的路蜿蜒前行。从大勐龙到分场的路变化不大,仍旧是土路,只是路上铺了些碎石,尽量予以硬化。车行在上面,还是比较颠簸。穿过原来0301部队84分队驻地,转弯后前行路过便桥,车窗外闪过原十三营八连,曼龙坎寨子。大家都贴着车窗,看着窗外既熟悉又陌生的道路河流,建筑,村寨。寻找标志性的地标。连路边的飞机草都引起知青们浓厚的兴趣。

我们先到了九连。九连的现任支书热情地迎上来招呼我们,场院里一群年轻人正在打牌搓麻将,农场用工制度现在和内地一样,呈多样化,这些年轻人多数是从宣威,景东景谷等地前来打工的,因为现在是胶树停割期,比较空闲。伙房里正在准备为庆祝农场建场五十周年的会餐,摆开的阵势和当年农场杀猪时的场景差不多。伙房边架起了行军灶,台子上摊着葱姜蔬菜豆腐,箩筐里的非洲鲫鱼还是活的。知青们见煮饭还是用湖南式的木甑,连忙问有米汤吗?做饭的师傅还真的端出了一盆米汤,大家一涌而上,围着面盆喝起了米汤。找回了以前在农场的感觉。

 
九连的伙房边,支起了行军锅,正在准备庆祝晚宴,颇有些当年杀猪过年的味道
知青们一涌而上,围着面盆喝起了米汤。找回了以前在农场的感觉。

书记领着我们一起上山,刘计一;吴坚;朱言敏;王海光都曾经是九连的知青。见到当年自己亲手开垦出的原始森林现在变成了连片的胶园,都欣喜万分,激动不已。知青们在胶林里漫步,拣拾橡胶籽,抱着橡胶树留影。孙扣友是从原来四分场调到十二分场的,以前割过胶,她热心地为大家演示割胶技术,这么多年了,还一点没忘。

在十连,我又见到了湖南老工人钟玉莲,我给她带去了礼物。我们曾经在一个班。这位湖南支边老工人,平时话语不多,心地善良,待人厚道,对每位知青都很好。我永远忘不了,我在分场小学做老师时,因她大儿子是我的学生,我前去家访,钟玉莲煮了四只糖水鸡蛋,硬让我吃下去。现在的人根本理解不了当时农场条件下四个鸡蛋意味着什么……。我叮嘱钟玉莲保重身体,安度晚年。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2005年。我回到十连时,那时钟玉莲的爱人夏启云还在,这次去,就已经逝世了......。

 
(我在钟玉莲家里:左起:昆明知青李琼华;钟玉莲大女儿夏金萍;重庆知青方建华;钟玉莲的小儿子)

   车先后到了四连和一连,从一连返回时,路经二连,三连已撤销,五连因时间关系没有去。回到各自的连队,知青们向思念已久的老职工赠送礼品,拥抱合影。农场现在每个连队的房屋大同小异,建筑格局一般以四合院形式,再也见不到竹笆房,代之而起的是整齐的二层楼房,绿树红墙掩映,很多家庭用上了太阳能热水器,每户都有家用电器。晒场上还有健身器材。和城市里的居民生活小区相仿。见到知青回来,无论干部群众,都表现了极大热情。遗憾的是:知青大返城已三十年了,老职工经过调动,还有自然原因,熟识的老同志已经不多了。
 

我和罗医生一家在十二分场场部

原十二分场卫生所罗医生;钟医生夫妇特地从大勐龙赶来看望知青代表。在农场期间,罗医生夫妇给了知青们很多照顾。我的博文“我的一次死里逃生”曾经介绍过罗医生夫妇,在那个艰难困苦的年代,知青们和这些善良忠厚的人们相互搀扶,走过了那个不平凡的岁月。
 
知青向十二分场全体职工赠锦旗,孙扣友代表知青讲话
十二分场庆祝会餐现场
知青们参加了分场举行的庆祝晚餐,当天下午5点,原十二分场场部鞭炮齐鸣。这是整个东风农场下属分场职工和知青统一聚餐联欢的时间。书记发表祝酒词,他豪爽地说:在农场大庆的日子里,迎来了知青朋友,非常高兴,今天是农场大喜的日子,在这个美好时刻,向为农场作出过贡献的知青们,向战胜自然灾害的全体分场职工致敬!感谢大家!他让大家共同举杯齐呼:水;水;水;水水水……。上海知青孙扣友代表知青讲了话,她代表知青们首先感谢农场各级领导职工的盛情接待款待,祝愿农场的明天更美好,并给大家拜早年!十二分场的昆明知青李琼华来农场前特意做了两面锦旗,一面以昆明知青名义,一面以四地知青的名义,赠送给全体分场职工。一面锦旗上写着:“东风今日翻新页;再展宏图又后人”。还有一面是:“辉煌五十年;再创五十年辉煌”。李琼华在讲话中热情地祝愿农场兴旺;职工身体健康。李琼华说,我们时刻牵记着农场,明年是知青来农场四十周年纪念,回家的知青会更多。分场领导回应:农场随时欢迎知青们回来看看,这里永远是知青的家。他们的讲话受到了大家的热烈鼓掌欢迎。上海知青带了大白兔奶糖,巧克力,五香豆等上海特产,分发到每一位参加会餐的职工。分场领导职工群众和知青们相互敬酒问候,亲密无间。时间很快过去,知青们当晚要返回农场所在地,大家相拥相抱,难舍难分,车开了,还有老职工跟着车一边跑一边挥手,双方都流下了热泪。情景感人。我因为既要摄像,又要拍照,有时两头顾不上,没能完整地记录下这些感人的镜头,留下了不少遗憾!
 
车开了,车窗外,分场领导和职工们挥手向知青们告别
 
“回到了十二分场”的补充照片
 
由于我还不会制作视频相册,所以在后面的几天内,我将补发一些有关场庆期间知青代表返回十二分场的相关照片,让未能参加场庆的知青朋友们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下场庆和连队现在的情况,连同这篇文章也算对十二分场未能参加场庆的知青朋友们的一个汇报。
  现在我将下连队时所拍的照片整理了一些,这些照片虽不能反映出各队的全貌,有些单位如五连等因时间关系,也没去成,只能通过现有的一些照片,让怀念农场的知青朋友们聊补思念之情。不足之处,请知青朋友们谅解!
 
(下面是一组有关十连林地的照片)
从十连出发向"五七班"方向的小径,左面是二号林地,右面是六号林地,目光所及是三号林地
从三号林地远眺十连,左面是六号林地,右面是二号林地
二;三号林地间的鱼糖又放满了水,里面养着很多非洲鲫鱼
 鱼塘的承包管理者是:云南景谷人周木友;巧的很,当初知青在时的养鱼人是湖南老职工周顺友
十连场院的一角
(下面是一组关于四连的照片)
现在的四连住房最美,多数是二层楼房,和知青在时完全不能比.
从篮球架后面的这排房子还能依稀见到原来四连的影子
四连被胶林所包围,晒场上晾晒着包谷
 偏远的处于山沟中的四连,现在胶林成片,到处郁郁葱葱
由于是胶林停割期,所以职工们比较空闲,图为场院里正在打牌的人群
换个角度看四连老房子的原址
四连一景:农场现在也讲究在庭院里种植观赏植物
知青们正在与原来的四连连长老王攀谈
从四连出来,去十二分场的路
 
当年十二分场的九连;十连是从五营划归过来的老连队,离大勐龙相对近些。场部周边依次为卫生所,工程连,机务连,稍再远点为三连。一连是当年十二分场生活工作条件最差的连队,老工人很少,草排竹笆房东倒西歪,完全处于山沟里面,距离营部也是最远的,看场电影,一连的知青和同样处于山沟里的五连的知青们走得路最多,到大勐龙去一次,更是要往返达16公里。如果从大勐龙吃了两碗米干回到一连,肚子早就饿了
(下面是一组关于一连的照片):
这是现在十二分场一队的场院,大部分的房屋相对其他队还是比较差
同样,一队的周围也被胶林所包围
同样,一队的周围也被胶林所包围
这是一队的一排二层楼房,留场上海知青陈蓓芬的家就在其中
知青们正在协助布置一队的庆祝会餐
(下面是场庆期间原十二分场场部的相关照片):
这是现在的十二分场场部
在院子里会餐的场部直属单位职工群众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会餐现场气氛热烈
返回十二分场参加场庆活动的全体上海;重庆;昆明知青?
左起:吴恒娥;李琼华向分场职工敬酒,表达对农场的祝福
欢乐开怀
这是我和我们原十连副指导员张天庆(右二)夫妇合影
原十二分场场部后面新增加的人工湖

 

 

 
                              
 
 
 
 
 
【关闭窗口】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