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今日东风  东风农场建场五十周年专辑 >寻找十年勐龙人的足迹——感受东风五十大庆09-03-14

 
 

 感受东风五十大庆

—— 记原四分场上海知青参加东风庆典活动
 

文/葛美琴    上传: 09-03-14

 
 
 
 

08年12月18日八时零伍分这是一个难忘的时间,是原云南东风农场部份上海知青前往东风农场参加五十大庆庆典活动而登上上海-西双版纳航班起飞的时间,也是我人生中第二次乘飞机。记的第一次乘飞机是到昆明出差,当有人问我,是否到了昆明回农场去一下。我当时的态度很坚决,旅途的时间太长,不可能去的。因此,这次有幸上海知青有127个代表我是其中一个,所以我选择了乘飞机,下午三时左右我们就到了西双版纳机场,一出机场,东风五十大庆会务组的和傣族礼仪小姐已在门口欢迎我们,上海知青纷纷和傣族礼仪小姐照相留念,此时我的心情是激动的,想想三十年前,我们从上海坐火车要二天三夜才到昆明,坐汽车要五天的时间才到农场,这是正常的情况。记的有一次回上海探亲返回云南时,坐火车到昆明,然后坐汽车,到了元江,由于山体塌坊,公路不通,在元江旅馆我们待了三天,每天待在旅馆里,还好那次小学教师袁为绪和我们一起同行,每天和我们讲故事,是我们度过了漫长的这三天的时间,第四天,路还是没有修好,传来的消息是农场过来的大客车在塌坊那边,要我们把自已随身带的行李带上,然后要过桥,再翻过一座山,山边的小路高低不平,下面就是一条宽宽的江河,再过一座索拉桥,我至今对此事的艰辛,心忧余迹,当时也不知道是咋挺过来的,现在有时想想都后怕。三十年后的今天,只要用一天的时间可以到达农场,坐飞机也很轻松,我们知青大多数都退休了,筹点钱,化点时间,回农场看看,也是一件享受生活的好事。这是我这次参加东风五十大庆的对路途第一感受。

 

 

 

 
 
 

08年12月19日七时左右,在景洪金风宾馆乘上大巴士前往东风农场参加五十庆典活动,四十五分钟后我们到了东风庆典活动现场。上海、北京、重庆、昆明各地知青都举着自己研制的一面旗子排队进入主会场,我们上海知青举的旗子上面写着勐龙在线。沿街上有礼仪小姐、少数民族、各分场新老职工欢迎队伍。当我们顺着欢迎队伍走过去时,突然我看到了三十年前原东风农场四分场教导员邹宜芳,顿时我兴奋起来大叫:“教导员”,并把手伸向他的面前,他一下子不知怎么,表现出不认识我的状况,我立即说了名字,转瞬他马上握着我的手,噢!欢迎!欢迎!这时后面的人都催我,快走、快走。我只好说:等会儿见。跟上队伍,我即刻把此信息告诉四分场参加会议代表,他们都说:“在那里?在那里?”三十年后再次相聚,此时的心情是激动的,也是感动的。

   进入主会场后,庆典大会开始了,主会场台上坐着有我们熟悉的过去领导和知青代表,听完他们的庆贺词后,我们看了大型的方阵队表演,大型的方阵队表演了东风农场五十年走过的历史,场面是壮大的,也是我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见到的。给我的感觉,人是最宝贵的,人集中起来的力量是巨大的,可以创造经济财富,又可以让经济财富转化为文化财富。这次东风五十大庆就是让那些有价值的历史物品和经典语言永远留在世上,留在每个人的心里,这是振憾的。我为自己能够参加这次隆重盛典聚会而感到幸福和欣慰。

  庆典活动结束后,我们都到东风宾馆的餐厅吃午餐,看见了原四分场五队老同志张先立夫妇,他们是从普洱市过来的,夫妇俩热情请我们到他大儿子家去看看,老同志张先立原是转业干部,共有四个儿子,四个儿子个个有特长,一个女儿已嫁德国。大儿子张林现是大勐龙地区公安局领导,管辖农场、少数民族等地区治安工作,将近有10万人口,任务是很重的。前几年农场的政策好,给了他一块自建住房的地,他利用这块地建造了一幢自己喜欢的住房,很漂亮。院子里种了柚子树,木瓜树等,屋内的摆设很有品味。坐在他家,就是惊呔!农场现在的生活是如此富有,与我们知青当年所住的茅草房,以及生活的艰苦是无可伦比的。

  我们一行都为张林所创造好的环境而赞许,真心希望东风的所有人都有如此好的环境。随后我们又到了在四分场当过场长张家富、谢文成的家,见他俩的家都很大,周边的环境也很好,老年生活也不错,我们一行都祝他们健康长寿的安度晚年。

  晚上8点是东风庆典联欢会,由于我们几人参加排练唱歌,在去的路上正巧碰到原七分场的领导唐君标聊了几句,所以晚到了现场。此时联欢会现场是人山人海,几乎没有一个口子可以进入,我们走到距演出台较近的地方,我们高喊:“我们是演员,请让一让”在我们高喊和硬挤下,终于进入了会场。一到会场,没有我们可以坐的位子,我们只好站立在首排前,上海知青代表团团长蔡家顺见后,马上通知维持秩序的人,搬来许多小凳子,我们终算坐了下来。接着联欢会的演出开始了,整个演出节目无论是专业的、还是四地知青的都是真实而感人的。我们参加上海知青的合唱演出,由于我们在音响效果上没有象北京、四川知青考虑的那么周全,听反应在那宽广露天会场上声音很小,这也是一种遗憾。但是上海知青演出的诗朗颂“我爱白塔”,男领颂人袁为绪的登台,通过东风有线台直播,原在四分场学校他教过的学生互相告之,我们的体育老师来了,第二天,二十几个学生来看老师们。

  庆典联欢会晚上的焰火五彩缤粉,十分光焰和美丽,这么近距离的观看,也是第一次,摄影的、摄像的知青纷纷的将那瞬间的光彩夺目的场景摄下来,而我们在脑海里感受那瞬间的幸福和兴奋。东风五十大庆展现不容易,这是几代人时间的累积,努力的累积。

  大勐龙晚上和中午气侯是格格不容的,中午穿短袖,而晚上像零度,冷的我们将衣服都穿上外连小黄帽都戴在头上。庆典联欢会至晚上十二点才结束,回到景洪金风宾馆已深夜1点了。
    
 
 
 
 
 
 
 
 
 
 
 
 
 

 

  

08年12月20日东风庆典活动中的第二阶段,早晨8.30时我们到了龙泉公墓,叁加全体龙泉祭典活动,我们找到了刚建好的原四分场上海知青张东民的墓地,献了花,默了哀。后我单独去找原七分场教导员刘芳政的墓地,正好碰到上海知青任卫国也在找,在他的帮助下找到了。我和七分场上海知青共同向刘芳政的墓地献花、默哀。在默哀中我沉思;三十几年前,他是那么的关心我们,关心七分场的建设。而三十几年后,我们只能在其墓地献花,人啊!真是很悲哀。人啊!在有限的生命历程中真的要保重,要开朗。


  龙泉祭典活动结束后,东风庆典活动按排我们是观看思茅专业队伍的演出。但我们刚到东风宾馆门口时,原四分场学校的二十几个学生来找他们的老师袁为绪、卞扣兰以及原农中老师吕奇娟。学生中现一分场的场长李世民,他热情邀请我们到一分场聚餐。我见到了原四分场女工干事黄清兰(从昆明来),原四分场场部事务长的儿子徐建平,李秀奇的夫人和大女儿李继红(从湖南来),巫辉标的女儿巫仙玲等等。这样的相聚是难忘的,也是难得的。聊不完的三十年后离别的情况,大家都认为健健康康的生活是最重要的。

  聚餐后,原四分场场部事务长的儿子徐建平现是大勐龙高级中学的校长邀请我们一行到他家,这小伙子真不错,剃了一个小平头,一脸笑呵呵的待人,你见到就感觉到那么的可亲可爱。记的79年1月我离开农场时,他才十岁的孩子。然而三十年后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在大勐龙地区有影响的人物。徐建平和我们谈起他的工作经历,前几年,领导调他到大勐龙中心小学当校长,当时他去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学校的环境卫生,第二件事,关心老师的生活质量,第三抓教学质量,通过三抓大勐龙中心小学有了很大的起色。由于工作出色,上级党委又将他调到大勐龙高级中学当校长,他始终把关心老师的生活放在第一位,专门请人养猪,到了过年过节给老师改善生活,老师生病或有事,他第一时间关心等等,这种亲和的领导方法,我们听后很感动。我们为东风有这样的后代人而赞美。

离开徐建平的家,他又开车陪我们一行游玩白塔,在白塔我们一起照相留念,途中,路过白塔旁边的傣族寨子,他还和我们介绍了傣族的富裕状况。

游玩白塔他又开车陪我们一行到了约好的原四分场工会主席李天学的儿子李进家(在大勐龙中心小学附近),李进现在是四分场六队队长,是个很能干的实干家。一走进他的家,就见到他的爱人,他的爱人是原四分场保卫干事谢永政的女儿,其女儿和谢永政很像,他告诉我们,谢永政因为生病,前几年已离开了她们,母亲前一个月到湖南的小女儿那儿去居住了,她现在大勐龙中心小学当老师。这时李进忙进忙出,拿出许多水果,他说:“柚子是自己种的,特甜、水分多”。我们一看,绿色食品,都吃了,真是太香甜了,我们享受好了他的劳动成果后,又参观了他的种植水果的小园子,哇!里边还有一个养鸡小屋,数数有二十几只乌骨鸡,真是太精彩了。看到这些,回想到我们在农场时,谁家如果养鸡或养猪,马上就要受到批判,称这种行为是小农经济等等,也是不允许的。而现在农场改革开放后,经济搞活了,农场职工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用自己的时间创造物质财富,故而生活也越来越富有。

   随后,李进夫妇请我们一行到大勐龙街上很有名的傣妹火锅店晚餐,那天留在四分场的上海知青刘明德也参加了,原先刘明德在上海,听说我们一行参加农场五十大庆,他马上购火车票回农场,我们是在12月19日晚在11接到电话他刚到景洪,我们四分场知青代表都很感动。晚餐时大家互叙三十年前在农场的点点滴滴,我们一行也为上海知青刘明德三十年在农场的坚持而敬酒,上海知青袁为绪在与其敬酒中,而醉了。所有的敬意,所有的感呔,都在醉中,都在无言中。

    
 
 
 

 

 
 

 
 

08年12月21日东风庆典活动中的第三阶段,农场组织知青回到各分场,此时我们一行安排是住在东风的休闲中心,然而各分场的领导要知青回分场住宿,为这一问题,知青们和现分场领导讨论了1小时,最终以原来的安排而结束。

  我们在现四分场的领导的安排下乘上了规定的小巴士,现四分场是由原三分场、四分场、五分场组成的。我们原四分场的北京知青代表1人、四川知青代表5人,上海知青代表8人同乘上小巴士,前往四分场场部。到了四分场场部,我们见到了久别三十年未见面的老同志,有三十年前曾任四分场教导员的邹宜芳,副场长陶富昌,技术员陶正安及爱人姚医生,工会主席李天学,行政干事张家佑及爱人,还有连队干部徐之云、李来宝、黄莆连、徐春德等等;徐之云已是八十几高龄了还从家里出来一一和知青握手,和老同志刚见面时,那种瞬见的陌生、惊呀!通过互报名字后,转眼间马上变成熟悉和亲热,说明潜在三十年前的记忆太深刻了,这一生都不会忘记。握手、握手、再握手。回忆、回忆、再回忆。拥抱、拥抱、再拥抱。大家的热情和开心顿时表现的那么热烈。随后,在现四分场的领导的召唤下,我们大家依依不舍暂时分别。

  走进会场,我们听了现四分场的领导谈了三十年来农场的发展情况。随后,我们到了240界碑,中午又到了大勐龙街上傣妹火锅店吃饭。直到下午1点才乘上小巴士开始回四分场。原来我们想法,到四分场所有的连队去看一看,四分场陪我们的领队说不行,因为农场规定晚上五点农场各分场、各连队统一聚餐时间,以此也作为东风庆典一项活动。这样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去了五队、十队、九队、路过十一队、六队,远远的看到四队,到四分场场部已是四点多了,这时我们一行分成三路,一路留在场部,一路到三队,二队,一路到八队,一队。(具体的在勐龙在线65工作室博客2009.1.5终结篇影视片有详细纪实报道)

  我和北京知青原分场广播员蔡念思,四川知青原四分场十队指导员龚学龙一起到了原教导员的邹宜芳的家里,邹宜芳已退休,其爱人和他都很健康,现在的家是在原机务队的位置,前几年有个儿子在北京工作,他也在那儿生活了一段时间。邹宜芳和我们说:“07年年初四原四分场工作过的上海知青现是国家旅游总局局长邵琪伟到四分场,邹宜芳接待邵琪伟时与他反映,分场现在的路很不行,希望将路搞的好一点。”这次我们去看后,看到五队、六队、二队、三队、以及场部旁边的知青路都已修建成水泥路,中央领导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08年二、三月他和四分场的老同志们一起又接待了原四分场六队44位知青,三队二十几个知青。今天中午刚接待原是四分场七队上海知青现是上海市委组织部长的沈宏光,以及农垦总局的领导,陪他们一行参观三队的橡胶林。东风农场将在四分场原工程队这块基地建造一幢现代化的橡胶加工厂。我们听后很感动,希望他保重身体。此时,在北京知青蔡念思的提议下,我们在一起照了相。这次农场五十大庆,是我们四地知青和农场老职工相聚,是感人的,这种情感的释放,金钱是永远也买不到,深思这段记忆,也圆了我们几十年的梦想,这梦想是美好的,这梦想最终变为现实。

  随后,在四分场场部和老职工共同会餐,四分场场部领导祝了欢迎词,我们共同举杯,岁岁声不断,大家互祝身体健康,祝生活天天美好,祝东风更大的发展。时间过的很快,到七点多了,许多知青因住宿还未落实,我们一行在原四分场技术员陶正安的家里只待了几分钟,则得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们曾经工作过的东风农场四分场。

  到了东风农场休闲中心,稍休息一下,四分场上海知青代表陈洪根、袁为绪和我们一行开会,原四分场陶正安夫妇一定要我们明天到其家吃饭,而原四分场场部管理员的大儿子崔马东也约好在景洪陪我们一行到热带作物园,并帮我们购好了12月23日西双版纳到昆明的飞机票。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明天到陶正安家吃饭,因为这是我们三十年所需的共同的愿望,这顿饭是需要用三十年的时间换来的。
 
 
 
 
 
 
 
 
 
 
 
 
 
 
 
 
 
 
 

08年12月22日东风庆典活动中的第四阶段,农场欢送参加五十大庆的各地代表。而我们一行按照昨晚的决定,上午10点左右到了四分场场部老陶的家里,老陶、爱人姚医生、女儿陶虹、儿子小陶都已在家等侯我们,老陶一家将自种的水果,柚子、雪梨等摆了一桌,他们家的房子很大,干净,整洁。前面的自留地,他还种了许多品质优良的橡胶苗,这些优良的橡胶苗,对一些有志承包橡胶林的承包者是有很大的诱惑力的,懂行的人纷纷都要到老陶那儿去取经或取苗。所以70岁老陶虽退休,但对橡胶事业执着,热爱,他仍然在研究橡胶苗的培育,故而其身体也不是最好,再此,我们真诚希望他要保重身体。还好其爱人是医生,也退休了,但姚医生仍为当地的的职工和老百姓看病。开了私人诊所,她还不间断的到山上去采中草药。特别对不孕妇女的病,她自研秘方,被她看好病的不计其数。甚至她到上海旅游,也不忘给上海知青的下一代带来中草药。我们一行都为老陶这对夫妇尽心的为大家服务而感到敬佩。谈着谈着,吃饭的时间到了,老陶带我们到了四分场场部私人开的饭店,用自己种的菜,自己养的鸡,自己做的腊肉,请厨师烹饪。当厨师将鸡汤满满的一砂锅端上来后,这可口美味的鸡汤,吃的我们知青个个叫好吃、好吃。接着自制腊肉、自制咸菜炒肉丝、笋干、云南菌菇等等,吃得我们都绝口赞赏。自种的山药,上海我们吃的是白的,而老陶家自种的是红色的,非常好吃,这真正是绿色食品。我们连连向老陶一家的邀请表示感谢!这也是我们参加东风五十大庆的最难忘的。席间,现任四分场的领导也到场,他为大家敬酒,在岁岁的声音中,祝大家身体健康,美满幸福。

  到了中午12时,由于四分场的老职工李天学、邹宜芳等人热情邀请我们,经商量陈洪根、桂国建留下。我们其他人则分别坐上了由老职工王怀立的儿子小王和巫辉标的女婿扬明辉的车离开四分场,前往景洪。上车后我和袁为绪一辆车,我就和小王说:“是否到七分场弯一弯,那是我从上海到农场的第一个地点。”小王说:“走老路还是新路?”由于我的老概念,认为顺路,就说:“走老路”。于是小王就往老路开了,后面一辆车紧更跟着。三十几年未走的路,而今天此路仍是那么颠陂,那是我没有想到的,路开到一半,路越来越颠,我是心中越来越不安,因为后面那辆车卞扣兰的身体不好,但此时,再颠也只好往前开。到了七分场的场部,原先我在时造的三楼以及大礼堂仍在,由于时间关系,温泉招待所也没好好看,就上车了。此时走的是二分场的新路,平坦和宽的水泥路,一下子回到舒适的感觉,此时真希望东风农场将平坦和宽的水泥路修到每一个连队门前,这才是造福于农场每一个职工,为东风人的子孙后代造福。

  下午二时三刻左右我们到达了景洪,原四分场的管理员崔守成的大儿子崔马东已定好金版纳宾馆并等着我们,我们一到宾馆,小王和小扬马上分工,小扬帮我们将礼品、书藉等托运。而小王和崔马东陪同我们到西双版纳热带作物园游玩,这热带作物园我们在农场时听说过,但从来没有去过。进了这热带作物园,它的美丽,树木的千姿百态,真是永远也是忘不了的,这些千姿百态的树木有许多我们都是第一次看见,看的我们则是惊喜,看到西双版纳的人安逸,舒适、享受此美景,我们都动容了,袁为绪说要在景洪找份工作,我开玩笑的和马东说:“给他继续找份教育工作。” 马东说:“可以呀!让袁老师到西双版纳最高级的幼儿园的当校长,为西双版纳儿童教育作努力。”我们边看边聊,想想四十年前,我们到景洪时,景洪则是一条街,商店很少。而如今的景洪是巨变。

  崔马东—东风农场转业干部创业先躯者崔守成的大儿子,真是继承了其父亲的优良品质,对教育事业的执着,对自己所承担的责任都是认真的,而且做的有成绩。他和我们聊起知青大返城时 ,他刚初中毕业,到六分场没多久,就调到农中教书,他凭着知青老师教给他的基础知识和自己的努力,当了好几年的农中校长后又调到西双版纳洲教育局工作。他对我们的热情接待,我们终生难忘。他是一个对生命有着深刻的感受的人,这是我们晚上到他家后所意识到的,我们一进他家的门,就看到对面墙上挂着其父亲穿着军装四张大照片,大照片下是只玻璃的陈列柜,里面放着其父亲历次战争中所获得勋章。在里屋他还放着一只知青在的时侯用的小桌子。我们目睹这些被感动了。这么一个有品质的东风后代人,对父亲老一辈的尊重,对历史的尊重,是值的我永远学习的。很遗憾,我这次未见到其母亲,则是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在此我从内心祝福其母身体保重,祝崔马东在教育事业上有更大的发展。

  我们的晚餐是在西双版纳傣家园,是由崔马东的弟弟崔青云安排的。当我们到了傣家园不久,现西双版纳洲规划局局长崔青云就来了,一看这个极富个性的洲干部与我们离开时则是小学生真是无可想像的。我们在一起,聊起了在农场时互相的记忆,聊的阵阵笑声,聊的连美丽傣族姑娘的表演都没有认真的看。在席间,我们很幸运,崔青云局长三句不离本行谈起了今后西双版纳发展的愿景。他说:“近几年,西双版纳的建设重点要放在谰沧江的两边,谰沧江的两边要矗立着世界上最优秀的建筑物,在谰沧江中要有豪华的游艇,在谰沧江的南边要造最好的别墅。要创造顶级的、美好的环境,吸引世界上的人到西双版纳来旅游或居住。在街上,要将原写在书本上的美好词句,如到了西双版纳就是头顶芭焦叶,脚踩菠箩,滑了一脚手抓一把花生,变成为西双版纳沿街的绿化。最重要的是西双版纳的气侯宜人,在中国是少有的,它一年四季都是春,是人们居住和旅游的好地方。特别到了冬季,此时到西双版纳去旅游,那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崔青云现担负着建设西双版纳的领导责任,我们都相信,西双版纳一定象他所描绘的发展规划那样,将建设的更美丽、富饶。成为世界上最亮丽的东方明珠。

 
 
 
 
 
 
 
 

08年12月23日上午9.45是我们从西双版纳飞昆明的航班的时间,在这之前我们在崔马东的陪同下,观看了西双版纳谰沧江北边一群群的新建的建筑物和联体别墅,此时真正感受到西双版纳的美丽和翻天覆地的变化。到了机场,崔马东又送我们两袋当地的种子米,吃着又香又甜种子米,我们又想起三十年前在农场种种子米的情景和连队发种子米事宜。说不完的话,但最重要的话是我们要感谢东风五十大庆,感谢东风后代人对我们的热情款待,感谢东风人对我们的真诚交流。我们相约,在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相聚。

  中午11点左右我们到达昆明,由于时间没有,昆明的风景点都没有安排。还好陈洪根与在昆明的原现役军人四分场十一队指导员李阿来联系,他帮助我们联系昆明的海天宾馆。

  出了飞机场,我们几人化了15元,坐了一辆面包车就到了海天宾馆,休整了一下,就商议去吃最好的云南过桥米线,然而走了几条街也没找到,这时大家走的也累了,看到有一家也不错,吃的人也不少,果然,这羊肉米线很好吃。吃完后,我们几人到了金马街的小商品市场,购了些普洱茶和小商品,随后我们又到了药材市场,卞扣兰说:三七粉不错,对人体有滋补保健作用,于是我们几人购了三七和天麻,现场打成粉,回到上海食用后果然有用。

  晚上5.30分,原现役军人四分场十一队指导员李阿来及其夫人已在海天宾馆对面的饭店等我们,于是我们徒步走到对面饭店,在陈洪根的介绍下,我们都和指导员李阿来及夫人握手、问好。袁为绪、卞扣兰与指导员的夫人原是在四分场学校一起工作的老师,三十几年未见,他们的这次相见更是激动,互相询问双方的近况,以及小学校其他老师的情况。大家说:年轻的时候在一起工作,而现在大家都步人退休年令了,再次相聚,真是有缘的欢聚。我们纷纷的讲了这次东风五十大庆的状况,他们夫妇俩听后也很兴奋。他们夫妇俩现在生活的很好,一个儿子在公安系统,一个女儿在银行系统,工作都很有成绩。女儿是在东风生的,所以对知青的老师情感很深,因工作忙没来,她还特地从昆明花市叫快件送每人一份康来馨。我们面对指导员一家对我们的热情,友善。真正感到心灵的振动。

  08年12月24日上午8.50分我们坐上了昆明-上海的航班,于下午二点多回到上海的家。短短的七天时间,经历了东风五十大庆,这是我生命时间中感受最深刻的人和事。为此,特将自已感受到的形成文字作为永远的记忆。

 

 

 

 

上海知青---葛美琴
2009.3.8
 
 
 
 

 

 

 
 
 
【关闭窗口】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