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今日东风  东风农场建场五十周年专辑 >寻找十年勐龙人的足迹——胶林趣事  09-03-12

 
 

 胶林趣事

 
 

文/叶铁淳    上传: 09-03-12

 
 

13营7连的黄纪宝和罗成妹是老职工的后代,我们在的时候,他们要叫我们叔叔阿姨,现在是一家子。老工人的子女相互配亲,即踏实,又少麻烦。

  以前站在勐龙坝,能看到帕冷乡起伏的山峦。收获季节,远望总是一片金黄色的旱谷。30年风尘一抹,都成了墨绿色的胶园,小黄和小罗经营的一片林地也在其中,还颇具规模。场庆完毕,小黄和我又驾车行色匆匆地来到帕冷,巧遇全乡干部开会,使我记忆犹新。乡里开会的习惯:杀猪、进牢(喝酒)、聚餐。欣闻我来了,70年邦漂的队长、通讯员都来看我。惊奇的是,僾伲魔雅(医生)帕却竟还健在,已经100岁了,他的名声远及景洪三县。那时我常常发疟疾、拉痢疾,幸亏他使我在山里熬过了两年。相拥一时,难尽阔别之情,他们拉我们一道聚餐。同路的吴国平因不习惯僾伲口味,我们的车转而向山顶爬升。客人来了,山间五六只小狗前呼后拥,一路跟车蹦进小黄的胶园,一时杀鸡、升火。

  小黄在山里雇佣杨姓景谷人家,主人身体结实得象树桩,以前在14军当过兵,中越战争还立过功,退伍后回老家当过支部书记,生活仍旧贫困,所以到这里来种橡胶,倒也富足。全家七八个人,屋前装有两只盆形卫星天线,桌上摆着南瓜和花生,边上烘着包谷,随时享用。屋后养着猪,屋里烤着酒,门前的树上挂着四只鸟笼,男主人蹲在一边吸水烟筒,女主人在一边用一种类似砂皮的树叶擦钢精锅。一家人吃在山上,住在山上。踩着云雾上工,拂着云雾下工。坐在这里看叠叠层层的橡胶树尽收眼底,听鸟语泉声,观云雾此起彼伏,惬意极了,我不禁想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饭罢,主人邀我为刚出生的孙子起名,是金字辈。当地的说法,由远方来的客人为孩子起个好名,能享用一辈子,也是心灵的图腾。以前,我连有个沧源的退伍兵叫方老二。机务连开东方红75的有个刘老三,是佤族。营部种菜的有个景东人叫马老四。开斯大林100号的有个叫宋小五,人挺厚道的。云南人就是这样,无忧无虑地过日子,随意为孩子起个名,管他成龙成凤,就象在山里随便咬一口瓜,把籽吐在山上,也会开花结果,用现在的话来说,也是一种潇洒。现在生活好了,他们对名字也有了新的追求、对文化有了新的意境。我环顾四周,此山坐北朝南,腹地有一股山泉清脆有声,恰似一条龙脉,终流不息。极目东南方,无限开朗,眼下群山如一盆盆元宝簇拥胸前,一轮红日欲将喷薄,一派风水宝地,也许藏龙卧虎。望着他们一家淳朴而期待的目光,我吐出一个字,“玺”。主人连忙跑进屋内,找出一本斑驳的新华字典,对着483页连读几遍,“玺”,“杨金玺”。一脚跨出屋门就说,“好!好!”

  就这样,我一个没喝过多少墨水的人在帕冷山中竟然充当了一次秀才。

 

 

 

 

 
 
 

 

 

 
 
 
 
 
 
 
 
 
 

 

 

 
 
 
【关闭窗口】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