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今日东风  中国农垦通联会议侧记

 
 


中国农垦通联会议侧记

文/ 云南东风农场 曾令德    2010-10-16
  上传: 2010-11-06

 
 

  2010 年 9 月 13 至 17 日,我有幸参加了中国农垦在上海举办的通联会议和新闻摄影业务培训班,在培训班我和全体与会者一样,聆听了有关领导对新闻工作的指示和专业人士的辅导,进一步明确了新闻工作的重要性,学到了新闻采访、写作和摄影等宝贵的知识。同时,我还有会外不寻常的收获——我感受到一种想象不到的热情——原来在东风农场工作过的知青给予的热情接待。

  9 月 14 日 晚上,在中秋佳节即将来临之机,受上海知青耿金华、沈瑾瑾、朱建民等邀请,知青吴建平开着自己的轿车在夫人黄锡娟和潘沪生的带领下专程接我和同来参加会议的景洪农场宣传科长陈国祥,让我和原东风农场八分场和九分场部分上海知青相聚在静安寺的“上海人家。参加聚会的还有来沪探亲的东风农场再就业办公室主任欧阳孝清和夫人陈庆如和已经熟识的孙向荣老师,还让我有机会认识了原八分场上海知青张解国、唐玲娣和部分《勐龙在线》编委周公正、吴鹤翔、沈百顺等。他们热情宴请我们,对我们以很高礼节的接待,我们已经是感激不尽。因我是第一次来上海,晚餐后在黄锡娟和潘沪生陪同下,吴建平还驾车带我和陈科长游览了南京路,外滩、陆家嘴,使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领略了上海繁华地段的风貌。亲切的聚会,盛情的款待是我终生忘不了的情。我是东风农场最普通的一员,知青能对我这样热情,在上海,我成了东风农场的代表,他们对我的热情代表着上海知青对第二故乡和所有东风人的深情。在交谈中知青们字里行间都流露了一种割不断的情。他们让我转告:上海知青希望,并热烈欢迎当年在一起生活过的老领导、老工人和现在的农垦各级领导到上海来和他们一起相聚。

  “知青”这词原来对我是一个生疏的词语。因为,我来农场时,绝大多数知青已经回城了,根本不了解知青生活。我与知青的缘分是从东风农场建场 50 周年场庆开始的。场庆时,农场要出一本书宣传创业者对农场做出的贡献,我接到农场工会、宣传科和场史办的任务,要求我写曾在我分场因公殉职的北京知青王开平的事迹开始的。在工作中我结识了义务为东风农场场庆服务的上海知青孙向荣和在我分场工作过的上海知青潘沪生。通过他们我与“勐龙在线”取得了联系,得到了编委的支持,在《勐龙在线》网站发表了几篇文章。在与知青的进一步接触中,我才慢慢去读懂“知青”的深刻含义。在此,我再一次感谢勐龙在线编委和上海知青给我人生旅途填补了这精彩而珍贵的一页。

  以前,我对知青的回访农场看得很平常,通过目睹近 30 年来知青回访农场和与留场知青交谈了解,觉得知青回场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知青,特别是上海、北京离场更远的知青,回一次场很不容易,光来去路费就要花费一大笔资金,收入低的家庭就更不需说了,只有深深地情谊才能驱使在繁华大城市的老知青——在农场工作过的知青最小也是近半百的人了——花费较大的财力来边疆看望曾经在一起工作过的老工人老领导,亲眼目睹第二故乡的发展变化。,分享农场变化的欣慰。他们有的甚至是全家出动,寻找几十年前留下的对农场的眷恋。他们深情地抚摸曾经亲手栽种的现在粗大的橡胶树,感慨万千地表达几十年来的思念,同时想延续这种情感。我在勐龙在线 2010 年 6 月(制作)的《浦江欢歌》——东风农场四地知青联谊会上看到原东风农场工会主席 刁光明 先生的讲话,我很受感动。他说:“知青是什么?我说:知青就是有文化知识的,有理想抱负的,敢作为的,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留在东风农场的,什么都没带走的一个青年群体。他们不仅是为东风作出了贡献,还为东风后代做出了榜样。”说得多好啊。我这个曾与服务场庆的上海知青孙向荣短暂的接触,我都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可贵的东西,相信原来长期与知青工作、生活过的老工人、老工人子女会比我体会的更深、更透。多年来,虽然来场探亲的人较多,表面上显得比较平凡,但实质上他们不仅仅是个人的为了忘却的纪念,通过他们对过去的追寻,再现当年风采,写出大量的回忆录,这是为农场、为边疆建设补写历史的彩页,是在完成一个具有历史性的、有很大意义的光荣的使命。为此,我认为农场永远是知青的温暖的家,知青永远是农场的亲人,是农场的财富。农场的世世代代会记住这段难忘历史的。知青精神永存,东风农场和知青的友谊长在!

 

 

 

 

 

 

 

 

 

 

 

 

 
 
 
 
 
 
 
【关闭窗口】
 
 
 
即将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