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 陈近仙      上传:2009-12-06   
 

  茶,远古时曾叫荼。其被发现和饮用与炎帝神农氏有关。史书记载:“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公元八世纪,唐朝的陆羽在撰写《茶经》时,亦以为“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同时,将一字多义的“荼”字减去一横,从此,这“茶”的音、形、义便固定了下来,一直沿用至今。

  我国被誉为“茶的故乡”。独特的地理优势和适宜的自然环境,使茶的足迹遍及天南地北,茶的品种之多,种植面积之大,居世界之冠。尤其是大江以南的广大区域,则更是名茶纷呈,极品荟萃。有茶联赞曰:

  龙井云雾毛尖瓜片碧螺春,
  银针毛峰猴魁甘露紫笋茶。

  还有那福建武夷的大红袍和安溪的铁观音;云南勐海的滇红工夫茶和西双版纳的普洱茶……

  几千年来,茶素以其“色、香、味、形”之外美而为炎黄子孙所称道,而其“释燥平矜,怡情悦性”之内美则更使龙的传人有口皆碑。然“茶之为饮”之清幽雅趣,若非善饮者不得其个中之味也。

  鸟语花香的仲春,你不妨邀上三五知己去古色古香的茶楼临轩小坐,每人沏上一杯地道的西湖龙井。当你端起那氤氲缭绕、清香四溢的青花瓷杯时,切莫急于喝茶。首先,得细细观看一下那清波碧水中的翠芽:一旗(叶)一枪(芽),簇立其间,如春兰破绽,似嫩竹争锋;而后,将茶杯送至鼻端,深深地吸上一口气, 那雨前“旗枪”的嫩香,直沁入心脾。看罢闻罢,然后徐徐作饮,细细品啜,清香、甘甜、鲜爽之感顿时而至。宋杨万里诗“汤嫩水清花不散,口甘神爽味偏长”描绘的就是这种妙境,为众品茗者神往。

  丹桂飘香的金秋,悠闲地坐在明窗净几的家中,听着“彩云之南”的葫芦丝小调,泡上一壶正宗的陈年普洱,那琥珀色的晶莹,带着远古的幽香,浓浓的扑面而来,几杯之后,不经意间,思绪就会随着茶香悄悄地飘逸开去,悠悠地回味起人生入秋的苦乐甘甜……慢慢地,便升腾出一种感悟:人生亦如普洱茶矣。越是经年的“熟饼”,也就越是醇香浓郁,甘味悠长。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感悟的次数多了,免不了要去附庸风雅,舞文弄墨一番。于是,便有了这一段饮茶者的岁月心语:请带着微笑 / 走进人生的秋天 / 心园里 / 枫叶红了 / 果实累累在枝头上 / 尽情地摘吧 / 那是你一生的辛劳。

  与酒不同,茶不会使人在瞬间就“热血沸腾,豪气万丈”,也很难立刻造就猛张飞、黑李逵式的英雄豪杰。然则,其清净高远的君子风度和深得华夏文化精髓的深邃内涵,却相伴着历代的文人雅士、哲人思想家,与他们的琴、棋、书、画和思想交相辉映。

  春秋末年,倒骑青牛出函谷关的老子先生,也许就是一位极善品茗者,不然,他如何能将一部《道德经》写得如此充满智慧和人生哲理?现代茶道的“道”字是否源于其《道德经》中的“道”字?不得而知。不过,茶与“清净无为”之间确实存在某些相通之处,这,只能去意会;那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想必也是在品茗之后,清醒地看到东晋官场上的腐败,才毅然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其怡然自乐的桃花源中一定植有名茶;“从来名士能评水,自古高僧爱斗茶”。同郑板桥一样,历代的“名士高僧”在品茗之余,总喜欢留下点什么,于是,便有了风格迥异,璀璨斑斓的茶诗茶词,茶联茶画,以及那雅趣横生的茶事茶话,将一座茶苑点缀的山明水秀,清香袭人,至今令人回味。

  “柴米油盐酱醋茶”。自唐朝开始,饮茶蔚为风尚。茶也由奢侈品而进入寻常百姓之家,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普通饮品。茶不仅满足了人们的生理和健康的需要,而且成了人们社交活动的媒介和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的高雅享受。于是,雅俗共赏的中国茶文化应运而生,源远流长。发展至今,早已是“茶香飘四海,茶道传五洲”了。

  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茶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尤其经高科技手段“查出”其不但具有人体所需的多种微量元素,而且还具有减肥、保健之功效和一定的抗癌药效之后,茶更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风靡于全世界。其中道理,不言而喻。

  有朋自远方来,敬一杯清茶,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