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 梁志敏      上传:2010-01-06   

 

  咖啡从美州非洲到欧州再传入亚洲到中国大陆,可谓风靡全世界,咖啡的浓烈芳香不知迷倒了多少人,咖啡的文化我也略知一二,以至于我对它也是如痴如狂,每天一杯咖啡是不可少的,如果今天不喝它,就会浑身难过,六神无主,像有一件事没做,非要完成了心里才觉得安逸踏实,后来总结下来,可能是咖啡因上瘾了,不然怎么会这样呢,不过上瘾也没关系,咖啡终究是个好东西。

  咖啡--我认知它的时候是读初中,在外国文学著作里读到的,那时候觉得很好奇,不知咖啡究竟是什么东西。后来我家隔壁的邻居的一个亲戚从香港回上海做客,带来的咖啡在厨房里煮,那真是芳香四溢,只见一只不锈钢的咖啡壶,壶盖上有一个玻璃球,煮的时候,那咖啡在玻璃球里上下翻腾,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香气随着蒸汽不断的往外冒,那时我还不知道是咖啡,只觉得很香,是一种很诱人的香,整个厨房都充满了这种香气,邻居们都打听是什么食物这么香,等到这家的主人下来拿咖啡,于是就问他了,他很自豪的说是亲戚从香港带来的咖啡,然后问大家香不香,大家纷纷点头,问他这东西好喝吗,他说好喝,引得大家妒忌不已,羡慕不已,这时我才知道咖啡的庐山真面目,它的颜色,它的芬芳,它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如此深刻,是如此美好,我迫不及待的查字典,懂得了一点咖啡的知识,并且暗暗下了决心,等自己有钱了,也要买个咖啡壶煮咖啡喝,心里想着这东西这么香,肯定是个好喝的,其实上海这时可能还没咖啡呢,我还特地跑到商店里去了解,那个带玻璃球的咖啡壶多少钱一个,现在仿佛还记得是八块多点一只,在那年代价钱算是很贵的,差不多是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一个小姑娘的天真想法还没等到实现,等待她的却是上山下乡的命运。

  在外地艰苦了差不多将近十年,咖啡也离我远去,满眼都是山峦和橡胶林,咖啡在脑海里渐渐的被淡忘,回到大城市,走在南京路,一切又觉新鲜,休息天,口袋里揣着几个钱跟小姐妹逛南京路,走进食品公司,一圈兜下来,突然眼前一亮,一听听的上海咖啡罐头整齐的排列在柜台里,唤起了我小姑娘时的记忆,那是八十年代初,上海已有咖啡了,好像还没有伴侣,当时物质还很匮乏,有咖啡已经不错了,还有上海可可粉,上海麦乳精,一并排列在那里,我对咖啡的欲望慢慢的升腾起来,想象着咖啡的诱人香味,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了一听,具体价格已忘了,好像也要十几块钱一听,接着买了一只小的铝壶,壶里面有一只漏斗,其实是喝茶用的,也不懂,拿来就煮咖啡了,真是香啊!那年代还是有不少人不懂咖啡,问我是什么啊,这么香,我也很自豪的说“是咖啡啊,你们知道吗?这是外国人喝的”,再问他们香不香啊,边说边自己拿只杯子搁点糖,冲入咖啡,然后悠然自得的品尝起来,这是平生第一次喝咖啡,因为满足了自己多年的奢望,因为是自己的钱买的,所以自我感觉特别好,真的可用妙不可言来形容,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甜甜的,对咖啡的那种痴狂,别人是无法理解的,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常常买上海咖啡听头的,质量也比以前好了,更醇更香了。

  有一段时间我没有喝咖啡是因为有了孩子,没有时间去欣赏咖啡的美妙,整天操劳家务,操劳孩子,一直到孩子渐渐长大,才慢慢又恢复我的嗜好,我会带着孩子去肯德基,麦当劳,看着孩子啃鸡腿,我自己只要一杯浓浓的咖啡即可,有时我也会一个人去咖啡馆小坐片刻,来上一杯咖啡,慢慢的,悠悠的,让咖啡滋润我的咶尖,滋润我的咽喉,滋润我的心田,我觉得这一天就很满足,咖啡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以前我会在食品公司买点哥伦比亚的咖啡豆或是巴西的咖啡豆,让商店里的营业员磨成粉,然后带回家,那时的咖啡豆要一百五到几百元的不等的价格,我总是买二百五十克左右,价钱贵的买个几十克,总在一百元不到点,相当于两个月的工资,后来有瓶装的咖啡也会买回来冲着喝,方便,但口感总不如煮出来的浓烈,也没有满屋的香气,总也不能尽心,瓶装的咖啡,一只日本的,一只西班牙的“巴诺”咖啡还可喝喝,其他的就差了,倒还不如上海咖啡罐头的,现在买咖啡更方便了,网上就可订,快递马上就会送上门。我自己买了一只手摇的精致的咖啡磨豆机,每天闲暇时,倒出一点云南咖啡厂出厂的“圣诺亚”蓝山风味的咖啡豆,小磨片刻,然后煮上一小杯,让满屋子都充满香气,浓浓的,烈烈的,这时候的我充满了幸福感,惬意感,有时候自己动手真的也是一种享受啊,就这一小杯咖啡可让我忘掉所有的一切烦恼,这人世间居然有这么美妙的咖啡也真是我的幸运。

  呵呵!朋友们,大家一起来喝杯咖啡吧!让咖啡点缀我们的精彩人生吧!

 

                                2009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