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 李勉      上传:2010-01-09   

 

  读近仙先生近作“烟”,获益匪浅。我不嗜烟,对烟史知之甚少,该文章使我大开眼界,也由此联想起有关“烟”的一些野史和趣事,因未作考证随意而叙,权作各位茶余饭后的笑谈。
先说“特制烟”,大家都知道,一代伟人毛泽东嗜烟如命,战争年代,囿于环境,只能将就,建国后条件改善,可中国制烟工业落后,伟人依旧无奈。也是天随人愿,上世纪50年代末某次开会时贺龙元帅将自己抽的雪茄烟介绍给毛泽东,伟人吸之,顿觉神清气爽通贯肺腑,好生受用,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于是有好事者(有关部门)急招制烟匠人携原料设备悉数入京。至此,中外烟史上的“专供”特制烟应运而生。此烟入京后,经专家和卫生部门改进,除保留雪茄的原味外还添加了香烟的醇芳,各取所长,相得益彰,使此烟达到了中国制烟史上的极致。由于属专供无市售,因而也无名牌,只在内部称曰“特供1号”“特供2号”,有严格的供应范围,常人难以染指,故而“养在深闺人未识”。斗转星移,伟人逝去,樊笼打破,此烟得以流散人间,因其原产地是四川,而四川又盛产大熊猫,故而取名为“熊猫”烟,牌子虽响,出身也高贵,然“宫廷贵妇”一旦流落民间“烟花柳巷”,良莠难辩,任人采撷,其沦落命运也就可知了。不过值得中国烟民自豪的是,和十八世纪法国贵族相比,我们的“特供”完全可以和他们的“宫廷御品”媲美,只是时代变了而已。

   再说“天价烟”,此名何来,皆由因此烟落马的南京某房管局长周某而起。“高价烟”“极品烟”本是市场经济大潮的产物,是国人凡事推崇“至高至极”心态的反映,但如将其做为礼品馈赠,性质就会发生变化,周某以其公务员身份长期收受这类礼品,其暧昧和可疑性就不言而明了。因烟招致东窗事发而获罪,田某可谓中国烟史奇闻第一人。烟分“高中低”挡,烟民有“三六九”等,人们按照自己的消费能力,选择各自的消费层次,此谓“罗卜青菜各人所爱”,可如果人为将某种商品推到“天价”“极品”地位,罩上神秘光环,那这种飘渺于云端的东西离坠地也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