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 G.S.G      上传:2010-01-16   

 

  拜读了叶先生和梁先生的关于咖啡的文章,脑中突然冒出二句话来:生活是一种态度、生活是一种味道。能从喝咖啡中得到这么多的联想,我认为已经从生活中品出了人生享受。

  真的,生活确实是一种态度。由于特定的原因,生活对我们当过知青的这一代人是不公的,但我们要认真的对待现有的生活。生活、生活,父母生出我们来时要求我们活的愉快、活的健康,至少比他们那代人生活的要好。活出精彩那真的是会得到自我欣赏的。我赞美这种对待生活或者也是对待生命的态度。

  关于咖啡的文章也引起了我的共鸣,我也十分喜爱空闲时喝喝咖啡。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会喜欢它的,反正那苦苦的、酷酷的,最后逐渐在嘴里慢慢的变成亦酸亦甜的饮品,是何等的美妙。现在想想起先一定是商务活动上的原因我才接触并且认识它的。那种淡淡的带点苦涩的味道,如同我们的人生。品味人生的不易,读懂它更难。

  我想我要努力学会喝咖啡的真正原因,大概与第一次吃西餐有关。由于当时好像是初次进西餐馆吧,由于我不会用刀叉,由于不懂如何放置刀叉吃了没几口服务生就给你换上下一道了,一道美味的西餐,变成一道道展示菜肴的观赏席。想想真是胸闷,对方请客的外国客户还以为菜肴不对我的胃口了。

  为了不再重覆尴尬,在我出国回访的前夜,认真的做好各项功课。如今也逐渐知道了喝咖啡的小学问了。喝咖啡时如何用糖、奶和使用小勺搅拌的方向,也认真观察过外国人端咖啡杯的手势,当然那也是一种学问与时尚。

  在后来的生活里,我对咖啡有着一种敬畏。其实它真的是一个尤物、一个精灵,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佳品。

  它和茶一样有着生命的灵魂,虽然它不像茶道那么的精深,但它也是有生命的,如果茶是仙的话,那咖啡可以称得上神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葡萄酒要‘醒’才能喝;买来的手工雪茄要‘养’上一段时间才能抽;而上等的咖啡除了选好的咖啡豆品种之外,烘焙的技术是衡量咖啡优劣的重要工艺,所以人们说咖啡是有灵魂的,要‘善待’。如果葡萄酒的‘醒’是为了充分的‘氧化’,雪茄的‘养’要考虑相对湿度的话,而咖啡豆的研磨要考虑精细的目数和烘焙时的温度。一种口感适宜的咖啡,它在烘焙时的焦味度是有掌控的,否则,苦酸度指标就不会合格,反之口感也较差。

  咖啡馆在不同的场合一定会有不同的风格。纽约大街酒吧的奔放;威尼斯广场咖吧的优闲;巴黎香榭丽街头的浪漫;阿姆斯特丹奶酪棚内的香浓。而在北海道小镇旁的咖啡馆窗外,那大片薰衣草随风而来的和着咖啡的奶香的混合味道,又是另一种的美妙。

  但是,每一种咖啡馆都有它的招牌品种。

  如:星巴克的焦糖玛奇朵;
  真锅的炭烧黑咖
  上岛的综合奶咖
  两岸的曼特宁清咖

  咖啡其实还分成男士与女士型的,我们一般不太注意。那种花式型的咖啡大多数是留给你的女伴点的,如:玫瑰夫人、卡布奇诺或者俏佳人等等。当然,在午后的某一天与自己心仪的异性朋友面对面的喝着浓香的咖啡,再和着甜甜的西点、伴着优雅的咖啡音乐,那种惬意是多么的充满诗意的啊。

  冬天,我喜欢有临窗座位咖啡馆,尤其是冬日午后的西斜阳光晒在后背的懒洋洋。我认为,衡山宾馆对面的欧文咖啡馆的落地窗为最佳。

  夏天,我喜欢有着微风徐徐的地方,外滩3号的屋顶咖啡馆的伞座下的黄昏,面对黄浦江上景物,会有最美好的联想。

秋天,当梧桐树叶铺地金黄的时节,我会选择淮海公园边上咖啡馆,静静的听着梧桐枯叶的昵喃。

  春天,我会随便找一个地方依街而坐。一些商务楼内的星巴克也是不错的选择。

  喝咖啡与喝酒是不一样的,喝酒只要有几个哥们就可以了,而且喝的时候会豪饮的。而喝咖啡却不一样,它要有环境、对象、心情和时间,特别在咖啡馆内,好的咖啡音乐,会促进你喝咖啡的速度、数量与质量。

  在舒适的咖啡馆里,我听懂了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陶醉于班德瑞的‘卡布里的日光’;回旋在莫扎特钢琴奏鸣曲中的忧郁。理查德·克萊得曼的浪漫、肯里金(kenny)的优雅、神秘园的天籁之音都曾使我忘情,当然,保尔·莫里艾的离去也曾使我哀伤,并对他的交响乐格外的钟情。咖啡音乐真的有那么一种神奇的力量。在那是是一种心情,一种放松,一种休闲,是人生经历中的另一种灿烂的生活享受。

  好的有品味的咖啡馆内,它的装饰和摆设也是十分的讲究的。它一般在你不注意的地方放上一些仿制品,如:有情调的意景画,或者比较古老的有一些年代的生活用品,让你在悠悠的音乐中,在浓浓的香气中感受生活,仿佛回到过去、回到异国他乡。

  当然,经常喝咖啡是要有成本的,但它和饮红酒、抽雪茄的意境是不一样的。如果喝咖啡能够使时间微逝;思绪凝固;心灵放飞;那性价比还是很高的,是值得的。善待自己,一些生活的成本你还会在意吗?据说每天喝上二杯,如同喝葡萄酒那样,会使血管软化。

  我就是如此。在珍惜生命的同时会珍视生活。上海真的是一个国际的大都市,酒吧、咖啡馆在全市的各个角落密布,每一个咖啡馆都有他们的特色,除了以上我说过的地方外,我还十分喜欢黄浦江对岸香格里拉酒店大堂咖啡厅女子唱歌的声音;花园酒店底层的玻璃状似的西餐厅里精美的点心;金茂凯悦酒店88层空中钢琴吧内的装饰;当然还有临江而建的星巴客的舒适皮沙发。

  我喝过许多品种的咖啡。也知道怎样的方法喝咖啡才能更有味道。自己也喝过用钢精锅煮的上海牌咖啡;速溶的雀巢咖啡、摩卡咖啡、马来西亚的白咖啡,还有在旅行和商务活动中许多不知名的品种。到现在却一直钟情于原产地在台湾的日本悠诗诗(ucc)咖啡。那种淡淡的微带苦、酸的慢慢变甜和特有醇香的咖啡,它分成浓香型和淡香型两种——113、114、117、118四个型号的,不同口味的喜好者,在那里会找到你喜欢的那种味道。

  咖啡真的像一个尤物、一个精灵,它如同茶一样也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佳品。如果你不放糖和任何奶制品的话,原汁原味的咖啡醇香会使你陶醉。当然,如果你会喝酒的话,适当的放上一些‘威士忌’或者适合你口味的洋酒,那味道会更加的美妙。

  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那么多的道道来吗?因为许多年前,曾经与朋友投资过咖啡馆,当然最后由于种种原因失败了。但是,我还是喜爱它。

  因为喜好,所以也验证了那句话:痛,并快乐着!

 

 

                                20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