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 阮汝行      上传:2010-01-18   

 

 

  林娣是我的小学同班同学,小时候又同住一个小区,是一起长大的好友。原来只知道林娣会写诗,不知道她会画画,也从没有见到她画过画。在印象中她好像并没有画画方面的“细胞”。猛一看鹤祥的博客中林娣的画作,十分惊喜,林娣还有这方面的才艺!连我先生见到后也连连说:这是唐林娣画的吗?真不错!

  由此联想到我们这一代人大部分已经退休,我们的前半辈子在动荡中度过,政治上的动荡导致我们没有得到很正规的教育而造成文化素养方面的先天不足;经济上的动荡导致我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为基本的生计而打拼,谈不上享受生活;这代人长期受的传统教育又使我们兢兢业业于本职工作,远没有现代青年的潇洒、自在。我们在艰苦、磨难、曲折、寂寞、奋斗中一路走过来,当然,我们也在艰苦中得到磨砺、在磨难中得到成长、在曲折中得到升华、在寂寞中得到进步、在奋斗中感受到喜悦,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

  今天,我们告别了职业生涯,迎来了新的生活,相信我们的后半辈子会是精彩的。在网上,在朋友们的博客中已经看到了精彩,作画、唱歌、跳舞、弹琴、摄影、写博、旅游、聚会,…… 我们正用从未有过的轻松感受生活的精彩!感受生命的美好!

  祝愿朋友们幸福快乐每一天!

  以下是林娣在1973年8月27日为欢送我读大学而作的诗,这是珍贵友谊的写照,我保存至今。

       沁 园 春

        激荡

横断九流,一派风光,伴依东水。
别关吾家乡,和窗八载,
并肩同往,奋战五令,
共浴春光,红心激荡,偏寻恶峰凶顽。
遡千年,青年怀壮志,当今特殊。

望桃源(注)无风尘,欲奋飞穹窿恋慈母,
横溢方遁攀,高唱浩歌;
浩瀚太空,江山多娇,
前程锦绣,黄浦江混,西双版纳景更媚。
迎旭阳,一代新主沉,万代彤红!

                ----林娣
  赠词

     为汝行赴学而作

            于西双版纳

       一九七三 ﹒八 ﹒二十七

注:“桃源”指我们小时候同住在桃源新村。

小学同学合影:


 

                                2010年1月7日
 
 
附《鹤祥的博客》博文:
 
看夫人画菊花
 
 

  唐林娣不是画家,是我夫人,所以她画画,我可以站在一边全过程地看,不必付费送礼。

  她在完全歇下工作后,选择了学画,进社区办的老年大学国画班学习,以此来丰富自己的晚年生活。前后时间不到两年,而且因为老师的敬业程度、执教水平不一,所以她学画也时断时续,起起伏伏,至今连自称“习画者”也还需要鼓点勇气。

  在近两年的学习中,她画了不少花草类的,如牡丹、菊花、兰花、葡萄、柿子、竹子等,也画过鸟、鸡、虾等小动物,但我更喜欢的还是花,尤其是菊花,其中缘由自己也说不清,或许是因为年幼时我曾种过菊花,到云南后,又曾为大理菊着迷过一阵;更或许是因为一些文人墨客留下的题菊诗曾打动过我,不仅让我领略了菊花外在的色彩、清香和花姿,还领悟了菊花内在的品性、情趣和风骨。

  写菊诗中,印象最深的当数黄巢的《咏菊》:“待得秋来九月八,我花开时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在诗中,黄巢既写了菊花冲天之香,又写了菊花满城之色,味色俱全,并夸张地写菊花开时“百花杀”,将菊花的艺术形象刻画得强烈鲜明,以菊喻志,借物抒怀,将作者豪情冲天的英雄主义情怀抒发得充分透彻。

  我喜爱的东晋诗人陶渊明隐居后也与菊花为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凸显了其乐之悠、其闲之雅。南宋元初擅画菊花的书画家钱选有幅《陶渊明像》,画了陶隐士迎风曳杖,昂然阔步之态,就是用菊和松为背景,即便是素雅野菊,也淡泊清华,凌霜自得,以显其不向权贵屈膝的志节。

  其他还有苏轼(宋)的“霜菊有余馨”;梅尧臣(宋)的“唯菊不畏霜,淡艳如有德”;陈道复(明)的“千载白衣酒,一生青女霜”;陈舒(清)的“三径冷香迷淡月,半篱清艳妒繁霜”;恽寿平(清)的“一卷离骚消夜雨,几枝霜菊共秋寒”,等等。这些诗作佳句,常能勾起我内心的一番感慨,因为写菊花,常与深秋寒霜相联,显出菊花霜重枝不折,秋深香不绝的品性。作为国画中被赞为“四君子”之一的菊花,其不媚不俗,风骨逸致,常被喻作君子之风,成为一种人格品性的文化象征,使我对看似平常的菊花总怀有几分好感和敬意。

紫菊

平顶黄菊



宽叶菊


平顶白菊


多层菊


黄菊花与鸟

 

  上面贴出的是夫人几幅菊花习作,还很稚嫩,但终究是起步不久,而且与学画之初相比,有不少进步,特别是通过听课、习画和观赏,对画作的设色、构图也已有了一些心得和感悟,假以时日,坚持不懈,应能取得与努力相称的收获。至于能否在画作中透出菊花些许清新隽永、滋润柔和的气息,显露菊花些许隐逸傲霜、清纯吐香的情致来,则是较高的境界,正是还在努力的。在此贴出,一则作为动力和压力以自勉自策,二则也期待专家教诲、高手指点,所谓广开学路嘛!

  (夫人告诉我,他们老师说了:“一幅画是三分画,七分裱。”以上这些画作是由阮汝行所裱。在此表示十分感谢,这是属于花上添锦啊!)

 

                           2010年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