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后的战斗

    作者:苏其华       上传:2011-08-14   

 

 

  说最后,是因为这天是我退休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言战斗,这次事故的发生还有一点惊心动魄。

  2011 年 7 月 29 日 ,中午 11 点 03 分。应该是午饭时间了,有几位来看我的工友、领导刚走,就晚了一会。

  就在刚要出门的当口,总配电房里发出一阵“吱吱唦唦”的越来越大的声音,接着“嘭”的地炸了个脆响。我随即冲进去,一般青烟从电容补偿柜里不断涌出。门上方的闸刀操作孔里发出了红色焰光,起火了。“吱吱”声在继续,青烟在日光灯的照射下妖魔般地连同焦糊的臭气还在往外涌,火苗也越窜越高…… .

  情况紧急,已不充许打电话汇报、找人了。我只身一人,马上退回来拿了工具,再次冲进去。火焰己从操作孔向外窜。一伸手拉脱控制回路,将操纵杆插进操作孔,并告诫自己要沉着、冷静,动作准确,一次成功而且要快。因为带负荷拉闸是有很大风险的。电切断了,火焰也小了。又跑到对面墙上开启了两台引风机,将室内的烟雾排出去。

  打电话通知找人,不在。抄手机直接找到了组长,他飞跑过来。一起打开柜门;二只 32A 的熔断器支架还红红的仍在吐着烟丝,边缘己经变成白色的灰烬。一只熔芯爆裂,拴扎在一起的导线也已燃成黑碳。我把当时的过程向他述说了一遍。他说;多亏你在,要不然这些导线一旦绝缘烧穿,造成相间矩路,总开关掉闸。今天就热闹了。正值高温时节,用电高峰。大中午的整个邮政大厦没电了,那就更热了。

  领导来了。查看了现場,告诉我们尽快处理好,不要声张,不留痕迹。 ( 可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吧,跟 7 · 23 事件的作风一样 ) 我对修理工说,赶紧去吃饭。再准备一下材料工具,正好等它凉不来我们再处理。

  下午 3 点左右。电容补偿正式恢复运行。一切如常,也没有更多的人知道,符合了领导了意图。一场不大不小的战斗结束。对我而言是一场很有意义的值得留念的最后的战斗。坐定下来,眼前的一幕幕不免有些后怕,余悸阵阵。从业务上讲是可以避免的。而且我就是考虑到是最后一班岗。一大早高峰来临之前,就逐一查看了所有的设备,结果还是起火了。好在处置得当没有造成影响也无后果。

  我分折了原因;是因为这种熔断器支架的质量大不如前;弹片对熔芯没有压力。日久,经大电流冲击后电阻渐大而引起。当然检查了没发现,不能说没有责任。发热的外观不易察觉,这是很客观的。电容器组经常故障,可能转移了注意力。 04 年 8 月的一次,主开关刀口温度烧到 270 度就是用红外测温仪发现的。为此申请购置,但数年无果。我敢肯定早点配置,这点小事不会发生。现在面临事故,领导当即拍板马上送到。

  从理论上讲,发生事故是绝对的,所以我们从上到下有无数条专线,就是为了保平安,尽管如此各类事故仍层出不穷。事故是有其客观规律的,而我们的责任是全面撑控事故发生的规律。在动态中早发现、早解决。将发生事故的周期尽可能地拉长一点。我搞变配电运行管理二十几年,经历多次重大改造,并且都是在运行的间隙中进行。从未出过什么故障。

  领导不懂业务很正常,但要懂情理,会找规律。希望现在培养起来的管理者,操作工。不仅要业务熟,还要大胆心细,情绪稳定真所谓“热烈而镇定……,紧张而有次序……。”

                                       201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