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 钱华玲       上传:2011-09-25   

 

 

  98 年 , 我们终于搭上了福利分房的末班车。搬进新房后的每天清晨,我和一群老人学打太极拳 , 在那里认识了邻居祝老师。

  有一天 , 祝老师请我去她家玩。进门我看见客厅的书柜里摆着很多书 , 墙上还挂着一副“宁静淡泊” 的隽秀书法。这是她爱人 谢 老师的杰作。

  卧室的墙上挂着 祝 老师在老年大学国画班创作的牡丹水粉画。

  明媚的阳光洒在窗台上 , 窗台上的吊兰抽出五六条弯垂的花葶 , 茸茸的青青的象一个个绿色的小球。花架上摆满了各种绿意盈盈的花卉和盆景 , 翠绿的文竹纤纤细叶 , 片片如翠云 , 清雅可爱。

  陶瓷盆、鹅卵石、水竹工本费才 10 来元。在 谢 老师的巧手下 , 用山泥和水泥制作成一幅逼真的山水盆景。姜太公手持鱼竿 , 坐在假石上悠悠地钓着鱼。

  内阳台和卧室之间的门框上 , 有许多缠绕的藤状绿色植物 , 沿着门框上的尼龙绳不断地生长延伸 , 藤叶爬满了整个框架。

  眼前的植物我好像在哪里似曾见过 ? 一时又想不起来。

  “这是什么植物 ? ” 我问。

  “三七 , 是一位朋友送的。 ” 祝 老师告诉我。

  “真的 ?” 我好惊讶 , “噢——想起来了 , 下乡时在西双版纳 , 我也种过三七。 ” 难道它在室内也能生长 ? 我心里想。

  “你下过乡种过三七 ? 那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 祝 老师感兴趣地对我说

  “好的 ! ”我说 ,“18 岁那年 , 我在云南农场当卫生员并兼职养猪 , 曾在凤凰山脚下养过猪 , 猪棚外面有一垄垄绿色的菜地 , 空闲时间我利用了菜地旁废弃的边角土地 , 种上了三七和卷心菜等。那时 , 农村缺医少药 , 我把老职工给的三七种子种在地里 , 猪粪当肥料 , 再插几根细竹竿让藤叶攀爬 , 叶腋和地上茎基部能长出瘤状类的绿色珠芽 , 多个珠芽簇聚成球状 , 秋季采挖。三七有去 瘀 止血、消肿定痛和活血散 瘀 的药理作用。知青们如在山上扭伤 , 我就把三七捣烂 , 给他们外敷 , 治疗跌打损伤。卷心菜用来烧病号粥 , 如吃不完时腌制成咸菜 , 留在雨季给病人吃。有时食堂吃玻璃汤 , 我也会近水楼台先得月。哈哈 ! ”

  “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经历。 ” 祝老师笑了

  2002 年谢老师退休了 , 他非常留恋家乡的好山好水 , 并说服了祝老师 , 卖了上海的房产 , 在成都老家买了套依山傍水的别墅 , 夫唱妇随地在那里过起了宁静淡泊的田园生活。

  临走时 , 祝老师把那盆藤三七送给了我。

  藤三七迁移我家后 , 我就把它分成多盆 , 用曲枝压条法 , 将枝条先端弯成 180 度 , 将圆弧部分埋人土中 , 三七藤落地就能生根 , 不久便会冒出几处新芽。我经常浇水修枝剪叶 , 不让它疯长而随我心意 , 把它摆弄成造型各异的绿叶盆景。

  三七有五加科、景天科、菊科和落葵科 , 我不知道这棵藤三七归属那科。虽然我从未见它开花结果 , 但始终把它当成凤凰山脚下的云南三七。有时独自在家的时候 , 我会静静地摆弄它 , 欣赏它 , 心中就会升腾起一种怀旧的情感 , 岁月的掠影就会呈现在眼前……

  近年来 , 我们队有些老知青 , 经常托留守在云南的老知青代购三七寄来上海 , 心脑血管等疾病正在侵袭着他们的健康 , 我心头多了一份沉重。

  晚霞灿烂落红美 , 人到花甲正金秋 , 我衷心的祈望老知青们注重养生 , 快乐健康 , 幸福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