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摄 王昌义           上传:2010-01-17  
 

  

2009年12月26日为上海一条老弄堂留影纪实

为这条弄堂留影纪实的原因如下:

1994年1月至1999年1月,我们一家三口住在这弄堂里的一阁楼上;

这条弄堂向南100米之内,可直达南京路的海仑宾馆,

向北是北京路,向东走,不远就是外滩,

向西,新世界第一百货都只是十来分钟的步行时间。

最主要的是——这里有与上海印象完全不一样的表情与温度。

1999年离开后,几乎没有回去过。这天陪朋友去看看,故有了下面这些纪实的照片。

这条弄堂叫五福弄。1999年我们离开时,这里没有铁门。

正好几个摄影爱好者在弄堂口张望。

他们也许会很奇怪,在南京路边上在外滩边上,

竟然可以看到上个世纪70年代甚至更早些的生活场景……


弄堂边里做生意的人正在忙着……(这里以前没有市场)



弄堂里的协管在阳光下看报(以前可都没有)

弄堂的协管装备有对讲机

天气晴好,各家都把衣物晒了出来。

洗得很干净晒太阳的拖鞋与读报人

从弄堂穿过的年轻人


生活在这里几十年的老人

她们最清楚,这些小摊这些协管这些个生意人,是怎么进入这弄堂的。

穿着睡衣刚倒了痰盂罐回来的女子与忙碌了半上午正抽烟女子,
烘托出市井生活的典型环境与氛围

路过的拾荒者

这张路边简易餐桌,一直没空过呢。

老人拿的是张旧报纸

让时光倒退80年或者更多,她这样出现,你也不会认为是虚构……

这是印象中的上海奶奶

停在路边的车,坐坐何妨?

有阳光的冬日,他们就这样在弄堂口度过……

外来的阿姨陪伴老人出行。

买了些水果回家。

餐桌换了老人,将没吃完的饺子打包带回家。
路过的摄影者看到什么或者感叹什么?

2002年吧,读到过一项历时三年,有近百位社会学工作者参与的课题“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

在研究报告中,中国社会被划为“十大阶层”:

国家及社会管理阶层、经理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

个体工商户阶层、办事人员阶层、产业工人阶层、

农业劳动者阶层和城市无业、失业、半失业阶层。

从弄堂里往来的人们,他们在那个阶层,划分或界定许多很难到位,

因为时间与空间让这充满变数与模糊……

其实,在阶层的序列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也许根本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各种序列的迷宫中找到自己希望的出口……

                              2009-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