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陈与          上传:2010-06-05     
 

  公元 222 年建城的意大利米兰,在 14 世的文艺复兴的前沿阵地,以“时尚之都”占据世界服装潮流的大胆、妩媚、向往和颜色眼花缭乱之中,吸引了中国福建、广东的飘海过海者。米兰在 1906 年主办过世博会,并将于 2015 年再次主办世博会,主题是,“滋养地球,为生命加油”。

  公元 751 年建城的上海,上世纪三十年代是亚洲最繁华、最具魅力的城市,被称为“十里洋城”,是中国“海派文化”的发源地,是中国建筑艺术的生命律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意大利人来到上海,发现上海街上走着飘逸的中国旗袍,有标准精神的西装革履、还有绅士的燕尾服。上海 2010 年首次举办世博会,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2010 年,是上海与米兰缔结友好城市 30 周年,一座亚洲流光溢彩新地标的城市,一座 T 型舞台猫步的美丽女郎,它们都是古老和现代的结合体,环境舒适、容易适应,在彬彬有礼中带着都市的世故。从性格上看,米兰成熟优雅,庄重大方。上海年青,英气逼人。两种文化和两种语言,在历史、文化、发展、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的城市,相距 9000 多公里,但显得如此的亲近亲热,就像是一家姐妹,一个是亚洲板块,一个是欧洲板块,但丝毫不影响两个城市的炫耀惊叫。

  在本质上,米兰和上海都是商业文化的代表,街道建筑、布局走向、以及每一棵树与每一枝花都是城市的话语,巨大的广告牌和映射的灯光,把自己最动人的笑意呈现在世界面前,骨子里的高傲并不俗气,反而是婷婷玉立的一只丹顶鹤。

  只要说到服装,米兰的模特就会在一片摄影师闪光的镜头里走来,造型奇异的红配绿或复古主义都是今夏秋冬的颜色滋味。上海在上世纪就是东方的时尚中心,米兰服装在上海找到了知音,延续上海滩的风华时尚,是上海对米兰文化的多元接纳,还有自己个性独立的自由显摆。于是,上海依附于米兰服装商业,商业服装让上海时尚传播得更远。

  米兰商业中心以杜奥莫大教堂为原点,上海最繁华的商业街区发祥于静安寺,凭着教堂钟声和寺院香火,宗教生活对早期发展起着重要的汇集作用。杜奥莫大教堂于公元 1386 年开工建设,历经 5 个世纪完工,是世界哥特式教堂之一。教堂内外庄严华丽,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彩色大理石,这种基本的建筑材料,使整个教堂充满人性味,让人产生触摸、拥抱的冲动,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把杜奥莫大教堂比喻为“大理石诗”。

  静安寺建于公元 247 年,公元 1216 年移至南京西路,在此生根发芽。静安寺被高楼大厦包围,只有院墙上崭新的金漆,标示这是一个香火鼎盛的古刹。香客来到这里,不是拜佛,而是拜天拜地拜四方,祈福的意义大于拜佛?在香烟缭绕中,香客的心灵是安静呢或是有无止境的欲望向前?

  在米兰杜奥莫商业街区,随时可以见到世界品牌服装,衣冠楚楚的绿男红女,在中世纪的建筑语境里,穿越教堂的钟鸣,“当当当”的钟声是时尚服装发源地的原汤原汁。在上海,时尚虽是舶来品,但上海从来没有停止过一天的追寻。 上海的旗袍,也飘到了米兰天空的云彩里了,而上海很好地消化了米兰的时尚文化,希望通过米兰的桥梁,把中国旗袍带给世界。

  在米兰街头,经常可见身披白袍、面抹白妆的卖艺人,他们模仿大理石雕塑,长时间静止在街头,即使空无一人,他们也不会改变姿态,当有人施舍他们时,才会改变动作,以示谢意。让人奇怪的是,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远看以为是一尊雕塑,在米兰中世纪建筑的辉映下,卖艺人穿越时空和历史进行的对话,成就了一道歌剧式的美声唱法。

  上海的十字街头,到处可见交通协管员,苦口劝说行人遵守红灯停绿灯行的指示。从那些协管员身上,是不是堂吉诃德,那位主持正义的迂腐骑士。他们也许改变不了什么?但是应该尊敬他们,日复一日,风雨无阻,用哨音维持着城市基本规则,也藉此维持着老上海的骄傲,或许是这道规则才是都是文明的脊梁,或许一百年后,我们才能听懂他们的轻言细语,看清他们的和颜悦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