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周公正      上传:2010-10-10       
 

  重庆来人了,上海世博会的举办促成了重庆亲戚结伴来沪旅游,看了世博会余兴节目还要带他们看看上海的风光风情。重庆是山城,巴蜀山水名甲天下,只能带他们看看大海,长江一衣带水、山海相连,他们也都很有兴致去长江吴淞口看看江海一色壮景。长江吴淞口对于上海人来说熟视无睹,但在重庆人的意念中还是有一点新奇感的,长江的一头一尾代表就是重庆、上海,“下江人”和长江口是当年重庆人认识和走向世界的一个窗口,加上后来的《51号兵站》、《长虹号起义》和《战上海》等影视作品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童年的记忆。所以,长江吴淞口对于他们很有一种亲临一睹的神往。

  那天,我们一行9人冒着秋风细雨来到了宝山临江公园,园不大游人不多,挺拔、茂盛的大树,稠密、繁荣的灌丛,碧绿的草坪很是营造了公园的幽静。我们沿着湖岸小道直奔望江楼。这是绿树掩荫中的一组纪念性建筑,迎面一堵毛石墙体上嵌雕着“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几个大字,壁背后是一座通透大玻璃门墙的盒形馆体,庄重、朴实、明净,给人一种肃穆、沉静之感。望江楼就在馆后的髙坡上是一座十层的方塔,与馆形成一耸一臥的建筑布局,周围绿树盛荫、湖波涟漪,映衬在廖阔的雨天之下很有视觉美感。

  我们登楼远眺,海天一色、茫茫苍苍,只见远方长兴島和外髙桥的龙门吊隐约其间,吴淞口外海面江船游弋、一江波涛东流而去。眼前的宝山近景清晰可見,左边是恢宏的宝钢厂区、右侧是吴淞码头的门吊和鳞次栉比的住家楼宇,只是在宝扬路方位顶端的一组半园穹钢壳建筑很为显眼,我后来还特为去看了,真是在建的上海国际邮轮码头,这又将是上海一个标志性的建筑。看来上海建没国际航行中心南有洋山货运深水港,北有宝山国际邮轮母港。南北交相辉映、左右逢源凸显了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又一大手笔风貌。所以,当你站在这塔楼上凭窗撫栏油然而生一种豪迈、爽朗之感。

  下了塔楼就是纪念馆正厅,静悄悄的,不多的几个年轻人在参观。时值中国抗战胜利65周年,正有一个《永恒的丰碑_____上海军民抗战故事》大型图片展。我们先进了影视厅,稀稀拉拉的十几位观众,放映的抗战记录片已接近尾声,断断续续的历史真实画面很揪心、震撼,还有蒋纬国先生对亡故抗战将士的悼念讲话,使人不免有一种凝重、悲怆的压抑。影视后,一般人也就走了,我是一个很注重历史感的人,既然来了还是应该看一看。正厅门前的几句话很有份量:

  他们是谁?

  是山?是海?

  他们是诗篇,叙述着髙山大海的豪迈;

  他们是历史,昭示着我们如何面向未来……

  我知道宝山吴淞口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永远是一个“痛”,1840年的鸦片战争就从这里给西方殖民主义者用大炮轰开了一个文明古国的大门,虽有陈化成等将士以血肉之躯抵御,但腐败透底的大清王朝注定了一败涂地的结局;1932年的“一.二八”抗战是十九路军将士在这里违命抗击日本军国主义铁蹄,掀起上海军民抗日救国的烽火;1937年的“八.一三”抗战同样在这块土地上血战日寇、直至1949年的上海战役_____吴淞口留给了我们太多的记忆。以后的岁月只是在1980年改革开放之初的“宝钢”建设热闹了一阵子,现在这块土地已寂静多时了,特别是眼下静得有点“寒意”,不得不使人担忧难道时代的发展真是要遗忘这片土地、遗忘曾在这片土地上抛洒了热血和生命的人们。

  《永恒的丰碑》展示的十九路军等中国军民在“一.二八”和“八.一三”抗战中的悲壮和上海各界民众支援抗战的英勇事跡。看了不免使人胸闷和“瞎想”,这些抗战将士这么年轻、这么朴实、这么无畏地奋不顾身、血战阵地甚至献出生命,这算什么?是激动、是简单、是愚昧?还是英勇、气节?!六十年后的今天看到这些战火纷飞、血跡斑斑的真实写照,思昔思今真的感慨万千,中国人民多灾多难啊!需要经苦难、洒热血、抛头颅时总是“人民”赴汤蹈火,中国的可贵之处就是有这些“人民”。当然,今天不必讲血啊、头颅的,但当年那种“精神和气节”的价值是否还应是我们民族的一份宝贵财富?!

  说到十九路军的英勇抗战,不仅使我联想起这支部队说不清道不明的沉浮史。大革命时代以邓铿的粤军第一师发展而来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是北伐“铁军”,其中由粤军改组的第十师和叶挺独立团后扩编为第十一军。而中共领导的“八一”南昌起义就是以第十一军为主力,起义军南下广卅途中,陈铭枢、蒋光鼐、蔡迋锴率第十师脱离起义军走“第三条道路”,后扩编为第十九路军,“一.二八”抗战后调防福建“围剿”苏区红军。1933年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发动“福建事变”成立中华共和国革命政府反蒋抗日,失败后陈、蒋、蔡出走香港,部队为蒋介石收编由区寿年统领,后在解放战争的豫东战役中为二野陈赓部队所歼灭。我想其中必有一些原十九路军将士作为“解放战士”进入解放军行列后进军云南。全国解放后,这类背景的解放军官兵大都就地转业云南各工矿企业、农场,現在想来如活着也应“离休”安亨天伦之乐了。而另一部分有“骨气”的十九路军将士在“福?事变”失败后投奔“桂系”李宗仁,后难查其踪。不过,解放战争中“桂系”部队在白崇禧率领下大都顽抗到底,其结局可想而知。

  世事变迁,不是常人所能预料的。个人命运更是谈何把握?特别是在中国政治社会这个大舞台上,国共两党主宰争斗,欲走第三条道路者没有一个走通的。新中国成立后,陈、蒋、蔡都担仼了国家髙位虚职想必他们一定感慨良多,1927年这么一分手,兜了一个大圈殊途同归,但味道已是大不一样了。

  展厅的最后结语:让我们囬眸历史,轻轻地走近那已经远去的战争;让我们聆听囬音,深深地缅怀那中华民族不屈的忠魂……。言简意赅,已去的,该留的,镌刻在历史荣辱柱上黑白分明,就是在我们后人心中的标杆上是否清晰,但愿丰碑永在。

  走出展馆,囬望“淞沪抗战纪念馆”掩荫在绿树细雨中,背依望江楼是那么的宁静而淡然,我又去看了姚子青营牺牲地,一块巨石座臥绿地,背依针松绿荫,一幅静谧园景,我默默地摄了一张影。想必当年此地一定是极其惨烈的……。

  又去看陈化成纪念馆,已到4点要闭馆了,只得匆匆走了一圈。陈化成,又是一位我们不应该忘记的把热血洒在宝山吴淞口的人。

                             2010年9月


 
 





 

 

警世钟

宝山抗敌阵地

童子军救护伤员

十九路军将士

蒋光鼐 蔡迋锴 戴戟

 

姚子青烈士

 

 

中共领导的浦东抗日游击队

 

日本战犯押送刑场

 

陈化成纪念馆

吴淞炮台火炮


毌子仇雕塑

 

吴淞国际邮轮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