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走进“上视”,参与“新老娘舅”电视节目的制作

 
 
 文/ 原东风二分场工程连上海知青李勉      上传:2011-04-23       
 
 
  近日在好友邵国良的介绍下,到上海电视台协助制作了两集 “ 新老娘舅 ” 节目。这档颇受上海市民关注的民事疏通调解类节目,近日拟将改版,除保持原有模式外,做了一些改进,将观众参与的场外电话联系改为场内观众直播。于是,经好友介绍,我和知友 “ 华克勤 ” 等一行六人,有幸踏入了由沪上名人柏万青领衔的节目制作现场。

    当天上海气温高达 28 摄氏度 ,一路汗湿淋漓进入演播室,在十数只高温高压聚光灯照射下,更是热不可耐,好在不久开启了空调,大家的情绪才逐渐安定了下来。

    当天计划制作两集节目,第一集的当事人是一对去年离婚的四川来沪谋发展的中年人。两人是再婚,此前各有一子。男子皮肤白皙戴副眼镜,一表人才。曾在四川某造纸厂任高管,因产业调整工厂倒闭而失业,在火车上偶遇女方,女方虽相貌平平,但在铁路局工作,两人一见钟情,在各自单身的情况下,暗许终身。婚后在女方一力斡旋撮合下,将其也调入铁路局并升至 “ 调度 ” 。本来一场称心如意 . 和和美美的婚姻生活就此展开。孰料好景不长,男子处世不慎,得罪小人,某次工作时间偶搓麻将,即被人举报由领导当场拿住。旋即被开除。女方虽痛心疾首,但仍全力相助,倾资助其来上海某 “ 电脑城 ” 做电子产品生意。两年后,男子生意虽大有发展,但两人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俗话说 “ 男人有钱要变坏 ” ,男子耐不住寂寞,到处寻花问柳。女方发觉后虽辞掉工作,也赶来上海,但为时晚矣。去年虽已判定离婚,但尚有一套共有住房的归属争闹不休。此次即是请老娘舅来调解定夺。

    在正式调解前,主持人先请我们这些特邀观众发言,因首次 “ 触电 ” ,大家不免有些紧张,但还是坦率谈了各自的看法。随后由大家熟悉的柏阿姨做了精彩的劝导和调解。因篇幅有限,详情大家可关注每晚的 “ 新老娘舅 ” 节目。

    嗣后登场的是一对年龄相差六岁的 “ 姐弟恋 ” 。男方今年二十七,苏州人氏。女方面容娇好,身材曼妙,衣着时髦,是东北齐齐哈尔人。两人在上海驾校学车时认识。开始时以姐弟相称,后在男方执意追求下,终于同居,不久即怀上孩子。为取得男方父母同意,两人一同回苏州拜访公婆,没想到公婆俩冷面相待,并恶语相向。女方一气之下流血不止,连夜冒险赶回上海医院,竟成 “ 小产。男方虽家长不同意,但情义缱绻,悉心照料。女方虽恨恨于心,然终抛甩不掉,于是两年前终生育一女,只是两人无合法手续(未登记结婚),殃及孩子,现成 “ 黑 ” 人。问题焦点集中于 “ 结婚登记 ” ,男方摄于父母压力,无意登记只愿同居。女方则坚持如没有对方家长的祝福,结婚一定不幸福。故而相持不下。两人经济条件尚优,女方并有房有车。此番登台请老娘舅调解,无非是想解决孩子户口以及向男方家长讨个 “ 说法 ” 。

    主持人杨蕾请大家发言时,我谈了自己三点看法:其一,男孩虚长二十七,但至今未长大,虽离家在外打拼,但事事须向家里请示。其二,女方条件优越,但不知珍惜自己,将婚姻大事随意处置。其三,女方意识过于 “ 前卫 ” ,在小姐妹们的怂恿下,居然想模仿欧美流行模式,做 “ 单亲妈妈 ” 。此后柏阿姨的调解言轻义重 . 苦口婆心,说的男女双方频频点头。至于最终结果,我想大家会从屏幕上获知。

    两集节目做完,已是傍晚 19 点,又累又饿的我们谢绝了节目组提供的晚餐后,走出了电视台。南京西路的傍晚华灯初上 . 霓虹闪亮,整洁的马路上人群摩肩接踵 . 熙熙攘攘。虽说大半天下来已身心俱疲,但想想年近花甲的柏万青和节目组还未下班,还在忙碌,心中不禁释然了许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