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辰山”——连接版纳的绿色

 
 
 文/ 孙万慷      上传:2011-04-30       
 

  “上海在辰山建成了亚洲最大的温室植物园,春节期间参观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最后“人满为患”。政府要求市民从安全的角度出发,错峰游览”。听到这条消息,勾起了我对绿色植物的强烈渴望,希望能尽快一睹辰山植物园的风貌。

  4 月 4 日 上午 8 时,我与云南好友张涛、何嫡棣、袁遵胤等相约,一起前往辰山植物园游览。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我们坐上了地铁 9 号线, 40 分钟就到达了洞泾——辰山植物园的所在地。

  植物园是以佘山山系中的一座孤山“辰山”命名,占地 202 公顷 ,东北与西佘山相望,南邻松江大学城。辰山植物园由中心展示区、植物保育区、五大洲植物区和外围缓冲区组成。中心展示区是最主要的区域,里面建造了矿坑花园、岩石和药用植物园等 26 个专类园。展览温室是整个植物园和中心展区的亮点,目前展示的植物达 3000 多种,品种之多可以与云南勐伦植物园相比。








   我们从一号门进入植物园,首先映如入我们眼帘的是成片的绿地和盛开的樱花、桃花,走过绿地就来到了植物园的清水湖畔,隔着绿水远远望去我们可以看到雨帘中隐隐约约秀丽的辰山。虽然天空飘着细雨,但我们还是兴趣盎然地在细雨、青山、绿水、红花中留下我们的踪迹。有美丽的景色和好心情的陪伴,我们很快来到了植物园最精彩的中心展区——“温室馆”。







  温室馆是由 3 个单体温室组成的亚洲最大展览温室,是金属骨架和玻璃墙构造而成的建筑,卧在一片嫩黄的草坪中,好似几条“蚕宝宝”。 3 个单体温室分别是珍奇植物馆、沙生植物馆和热带花果馆,总面积达 12608 平方米 ,不仅模样与我们概念中的温室不同,而且内部全部采用了自动气候控制系统,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创造着适宜的生长环境,物种之多在全国首屈一指。



  我们首先进入的是珍奇馆,珍奇馆的主题是“生存与进化”,共收集了 1400 多种植物。我们一进门就被一棵“树包石”的云南榕树吸引,虽然没有我们在云南野外看到的这样高大雄伟,但千姿百态的气根造型还是让我们流连忘返。朝前走我们在温室里看到了更需要热度的玻璃小暖房,小暖房里养着各种各样的草本珍奇植物。谁都知道虫吃草,在这里我们还知道了草其实也能吃虫。在玻璃暖房里有一种矮的植物叫作捕蝇草,长的高点的叫猪笼草,它们有个共同的“爱好”:吃肉。植物吃虫,是大自然进化的功劳。因为原生地环境贫瘠,植物经过长期进化,形成了用来捕虫的特殊叶片——捕虫器,可诱捕昆虫甚至小鸟等各种动物,它们因此被称为“食肉植物”。令我们倍感神秘和刺激的要属这里的“绝情谷”。这里长满了各种蕨类植物,张涛和袁遵胤触景生情,充满情感地说,在云南农场时,他俩都是深山中新建连队的队长。建队初期队里没有菜地,同志们全靠山沟里满地的野蕨菜补充营养,度过难关。野蕨菜含有丰富的各类维生素,用现在的话来说,是“最经济、最环保的绿色食品”。山谷中还有一些木本类的蕨类植物,据介绍,它们曾与恐龙一样,同属“爬行动物”时代的两大标志。



  在珍奇馆的中部有一棵黄葛树(大榕树)令我们格外关注,听说是从云南山区的甘蔗地里移植过来的。它的气生根在数十年里绞杀了一棵名为“羊蹄甲”的乔木,随后它自身倒伏,另一组气生根与绞杀根撑起了庞大树身,最终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大门洞,蔚为奇观。上海的植物专家根据它生长的需求,在温室里模拟出黄葛树在原地的原始生长土壤环境。目前这棵树长势很好,树身上又附生出石斛和酸角,石斛开出一串串黄色的花朵,非常漂亮。我们纷纷在这棵与云南有着深厚情结的榕树前摄影留念。

  从珍奇植物馆走进沙生植物馆,景色陡变。刚刚如同热带雨林一般的绿色,顿时被黄绿色取代。沙生植物馆的主题是“智慧用水”,面积 4320 平方米 ,是全球面积最大的沙生植物馆。主要包括美洲植物区、非洲植物区和澳大利亚植物区等,集中展示三大洲各类多肉植物 1000 余种。

  在沙生馆门口迎接我们的,是一组组黄色的仙人球和长的半高的各类仙人掌。朝里走,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十多株高达七八米的“巨人柱”仙人掌,令人如同置身美国好莱坞的“西部片”中。我们纷纷在这些“巨人柱”前拍照留念。

  我们边走边看边议论,路边有一片沙石地上盘着一棚棚黄色的枝藤,上面零零落落地长着两三片绿叶和开着不多的小红花,虽不起眼但也非常漂亮。我俯身观看,原来是沙漠玫瑰,我们被它们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中能不屈不挠的展现美丽的顽强生命力所感动。






  令我们感到惊奇的是澳大利亚昆士兰瓶树,上下皆细中间肚圆,形似一只大花瓶,又像弥勒佛的肚子。它的肚量可不小,能装下 2000 公斤 的水。可以说,世界上再没有比它更能存水的植物了。

  路边一个可爱的名字吸引了我们——“猴面包树”。它的故乡在非洲,它不仅可以提供淡水,甚至还能改造成独木舟或小屋,被当地人称作“生命之树”。园内还有很多千姿百态的沙生植物,令我们目不暇接。我们深深地感到:虽然沙漠是生命的禁区,但不断进化的生命却能够以各种方式战胜沙漠,从自然中汲取养料,与环境和谐相处,这是值得我们欣赏与思考的生命奇迹。




  吃了中饭,我们马不停蹄继续游览三座温室中面积最大的花果馆。它的总面积达 5521 平方米 ,由风情花园、棕榈广场和经济植物区组成,收集展示植物种类 600 多种,其主题是“花与果”。一进门,我们便看到了高大的鹤顶蕉开着美丽的鹤顶花,舒展着长叶欢迎我们。朝里走是鲜艳的凤凰木、国王椰子和霸王棕,搭配着各种颜色的花卉,形成了一片南国风光;再向里是一帘瀑布从“山洞”中倾泻而下,人们可以沿路一直向上,再沿着透明的天桥回廊登上温室的高处,从顶端另一个角度欣赏整个温室的热带风情。










  在园内假山旁,我们惊喜地看到了在云南西双版纳生长的橡胶树、番木瓜和黑心树。虽然这些树在花果园内其貌不扬,但在我们眼里却是最漂亮和最有感情的,因为在云南近十年时间里,它们每天都陪伴在我们身边。

  在假山台阶旁我们发现了一棵不起眼的鸡蛋花,何嫡棣望着它深情地说:“在云南时,我在卫生所工作,与傣族老乡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每次去傣族老乡家作客,他们都会用鸡蛋花炒菜招待我,以表示对我的尊敬。叫它鸡蛋花是因为它开出来的花外圈是白的,内圈是黄的,就象一个煮熟鸡蛋的切面,味道非常不错。因为喜爱它,我和小方医生在营部卫生所门口也种了一棵鸡蛋花树”。




  假山顶上装置了人工瀑布,一帘清水飘然而下,在温室的中间形成了“小溪”和“湖泊”。在瀑布的周围种植了许多带有佛教特色的菩提树、无忧花和贝叶棕,使人们在美景中体会佛教文化的意境和美。听介绍,菩提树、贝叶棕和见血封喉、油橄榄是辰山植物园的四大“镇馆之宝”,也是植物王国的珍稀物种。







  在一天的游览中,我们虽然没有看到西双版纳茂密的原始森林中野象悠然漫步,孔雀和白鹇鸟在林中飞翔,没有看到美仑美奂的田园里凤尾竹姿影婆娑和槟榔树的亭亭玉立,没有看到傣家妇女婀娜的身姿沐浴在勐龙河畔,却实实在在地看到了植物王国的缩影,看到了连接我们情感的“西双版纳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