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传承、创新——田子坊

 
 

 文/孙万慷      上传:2011-06-11   

    

 

  这几年,上海泰康路上的田子坊名声鹊起,享誉中外。去年来上海参观世博的中外朋友,都会抽空去田子坊游览。期间,我也曾带云南来上海的同事游览田子坊。朋友们都对田子坊的传承和创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年年初我去南美考察交流残疾人工作时,接触了一些外国友人,他们也向我提及了上海的田子坊,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反映上海历史文化、充满创意和现代气息的好去处。

 

  今天的田子坊,已经从当初的一条弄发展到现在的一个块而享誉上海、中国和世界。田子坊也被称为“上海的苏荷”、视觉产业的“硅谷”。 2005 年被评为“上海最具影响力的十大创意产业集聚区”, 2006 年当选 “中国最佳创意产业园区”, 2007 年入选“上海工业旅游年票”, 2008 年被评为“国家 AAA 级旅游景点”。

  出于对田子坊的厚爱, 5 月 8 日 下午,我陪云南农场的好友张涛、袁遵胤、何嫡棣一行 4 人到田子坊游览。我向他们介绍说:“其实田子坊和上海其他老城区的弄堂没什么大的区别,它由一片在上海最常见最普通的老式弄堂组成。人们在这里可以看到清朝时期的乡村民居,看到新式里弄和一些国外风格的建筑,其中以石库门建筑最为丰富。

 

 

  1997 年,我在卢湾区劳动局工作时,分管的区职业介绍所就在泰康路上。当时根本就没有把泰康路和艺术街联系在一起,更不知道还有田子坊这个名字。 1998 年底,上海一路发文化发展公司首先进驻泰康路,不久又有著名画家陈逸飞、尔冬强、王劼音、王家俊、李守白等艺术家先后入驻田子坊,使原来默默无闻的上海小弄堂渐渐吹起了艺术之风。这些名人和艺术家利用废弃的小仓库、小厂房打造了自己的艺术工作室后,这里如同被艺术重新点睛,焕发出新的格调与气质。

 

 

  2001 年,画家黄永玉探访陈逸飞工作室时,为这里取名为“田子坊”。这个名字来源于《史记》,其中记载我国古代最长寿的画家叫田子方,田子坊用此谐音,并在“方”字旁加个“土”,意喻此处是文人、画家、设计师集聚的土壤”。

 

 

  来到田子坊弄口我们首先进入一家非常有特色的木雕工作室,店名“自在艺术品公司”。一进门,我们就被店内栩栩如生、琳琅满目的各类木雕艺术品所吸引。何嫡棣指着面前的的两件根雕说“这不是毛泽东和朱镕基吗?”,袁遵胤说“那几件非常像里根、克林顿和希拉克”,张涛在旁边说“还有阿拉法特呢”……这些根雕作品虽然有些夸张,但非常精细和传神,牢牢地抓住了这些人物的基本特征。店主张克诚是一位 50 多岁满腹经纶、热情好客的木雕艺术家,听到了我们的赞美声,从里屋迎了出来。他指着屋内古今中外的各类艺术品,,滔滔不绝地向我们介绍他的创作思想。他说,只有他喜爱的人物,他才会去创作。在这里的每一件作品都是有个性的,都是与中外历史和名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每件作品都有一个属于它自己的故事。

 

 

 

 

  进入田子坊后,我们首先来到了陈逸飞的工作室。工作室是利用原上海食品工业机械厂木工间改建而成,体现了古朴、凝重的特点,休息室内的壁炉不仅仅是摆设,还真的能生火。在隆冬时节,围在壁炉边喝上一杯咖啡或红茶,谈论艺术,你的灵感一定会有最好的发挥。陈逸飞虽已去世数年,但工作室里仍陈列着不少大师的遗物,还有他的名作复制品《占领总统府》等。我们知道大师的作品 “东方少雕塑”作为亚洲唯一的华人作品在巴黎的世界雕塑展览会上展览,得到了世界各国艺术家的好评。我们怀着对大师的崇敬和思恋的心情,纷纷在工作室门口拍照留念。

 

 

 

 

  出了陈逸飞工作室,我们来到了艺术家、摄影大师尔冬强的工作室。它体现出后工业革命时留下的痕迹,两台吊车不仅是摆设,它能正常启动,而天棚的进口透光板更能体现现代建材的运用,这是工业革命的成果,而版画的手工制作,使你在时光穿梭中来回奔跑。物质可以经过人们的加工、提炼产生另一种物质,艺术的生产则充分把人们对现实美好生活的向往,自己的思想融化在作品中。尔冬强工作室每月一次的歌剧演唱会高朋满座,吸引了各国朋友前来参与。这是一种创作,同时也是一种物质和精神的生产。张涛、袁遵胤和何嫡棣在充满神奇色彩的尔冬强工作室里摄影留念。

 

 

 

 

 

 

   在尔冬强工作室的对面,我们走进了一幢由厂房改建成的工业楼宇,在 5000 多平方米的楼宇内,引进了 1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艺术人群。他们在这里开设了各自的工作室,就像一个小型的国际艺术博览会,中西文化在这里交融、碰撞,闪烁着光和热。我们在这里参观了一家又一家的工作室。张涛说:“真不知道在普通的上海弄堂里还会闪耀出如此奇妙和绚丽的光彩”。

 

 

 

 

 

 

  在田子坊弯弯曲曲的深巷里藏着无数令人眼前一亮的时尚宝贝,共有来自世界 23 个国家和地区的老外和华人在这里开设了 200 多家艺术工作室以及时尚小店。服装、藏饰、陶艺、剪纸、油画等应有尽有。在田子坊的弄堂里到处可以看到中外游客一边品着咖啡和糕点,一边悠然交谈的场景。何嫡棣说:“这里的食品看似很普通,居然还能吸引这么多的中外游客”,袁遵胤说:“他们来这里不单单是来品尝的,更主要的是来体验文化和享受环境的”。

 

 

 

 

 

  我们路过一家名叫“丹”的咖啡店,店主是位日本物理学博士,他将自己调配精准的各地咖啡荟萃一堂,自信经受得起最挑剔的味蕾检验。据品尝过店里食品的年轻人介绍,这里有上海数一数二的提拉米苏。端上来的提拉米苏是方方的一块,很湿,一入口,芝士香、奶油甜、酒的一点点辛辣与可可粉的微苦一齐向味蕾袭来,丰富得让人一时间回不过神。这里的知床拉面也让人对日本拉面有了重新认识,汤是酱油汤,淡淡的,有点虾米的鲜甜,越喝越鲜;面则是混了昆布的面粉制成,很弹牙。整碗面清清淡淡的,却又有神奇的鲜美在里面。我们看到店里的位置虽然不很宽敞,大家都挤在小小的厅堂里品尝,却多了几分家庭作坊的味道。

 

 

 

 

  当我们逛过一家名叫“泰迪之家”的小店时,我情不自禁地告诉朋友们我曾经去过这家店。一楼是泰迪熊售卖区,不仅可以买成品,还可以亲手做一只自己的小熊;二楼则是用餐区域,在沙发里坐定,可以左拥右抱两只大熊,好不奢侈。小熊卡布奇诺是招牌,奶油泡沫在咖啡表面拉出一张憨态可掬的熊脸,令人不忍下嘴。更可爱的是巧克力蛋糕,被做成熊掌的形状,陪着卡布奇诺,满嘴都是温婉的甜蜜。这里还供应美味可口的泰国饭菜。我对朋友们说这里的老板是一位富有爱心的商人,我区淮海街道的阳光心园有两名学员就在这里就业。前些天老板与我们商量,扩大爱心助残的规模,吸收更多的残疾人来泰迪之家工作。

 

  田子坊已是上海一张新的城市名片,已经可以和新天地相提并论,但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它依然没有褪去迷人的市井气息,在田子坊,你不仅能找到最前卫、最精灵古怪的实用创意,也能看到多元文化的水乳交融和中西风情的完美结合,还能体验到一店一世界,一店一风情的创意和原汁原味的上海民居。这里有文化,有建筑,更有生活,纠结缠绕在石库门上面的电线、弄堂里排满的自行车、阳台上迎风招展的毛巾拖把、吱吱作响的木楼梯。在弄堂里,原住的老人搬出自家的竹椅晒太阳,艺术家模样的人在门口张望,店主在门口的长桌上剪纸,生活,艺术,浑然天成……其实,这些也正是让老外游客真正追逐的元素:原汁原味的上海气味。

 

 

 

 

 

 

 

  半天的游览很快就过去了,我们深深地被田子坊的传承和创意所感动。这里有很多故事、很多典故、很多名人、很多记忆,它们都与上海的石库门亭子间、旧厂房、小弄堂紧紧地相连。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文化的传承,没有标新立异的创新,就没有今天的田子坊。